父 亲(云卷云舒)
分类:现代文学作品

生日闲言

那时我刚中学毕业,种地对我来说还是非常的陌生,我什么都不会,到地里割麦子,我总是远远地被别人撂在后面;我父亲一把水,一把汗,总是干个不停;他把自家的几亩土地看作是命根子,平时除了吃饭,他所有的时间都是用在劳作上;每当他看到自己的辛劳换来丰硕的收获时,脸上便会露出欣慰的笑。

盛夏来临,总得添几款新装吧?故上周日,便与老公上街购物,我们距离街并不太远,步行大概只需刻把钟,路过银行,老公准备取款,被我一把拉住,问他身上现金多少?老公看了下钱包说才三四百,我说包里有多少我就购多少,多就多买,少就少买,不让取钱。
品牌店我一般是不进的,消费不起,大众化点就可以,我这人一向对穿着无所刻求。相反提起买衣服倒觉得心烦,非要到打开衣柜发现“穷途末路”非买不可的地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当然也不另外。上装易买,原因只为一尺九的腰围实在难觅,试了一款又一款,我自己也不好意思了,最后干脆提着裤子直问腰围?可笑,脚上都磨水泡了,最终还是败兴而归。
直到昨天,二妹与我驱车去市场买辣椒面,说笑间,不知谁先拐进一家时装超市的。老板正忙着将新款上架,几套素雅的裙装我很满意,得体大方,面料和做工均可,另一货架上的短装及牛仔裤很显眼,就用眼睛量了下腰围,非常接近,机会难得,取下两套进试衣室,哇!我从里边出来时恐怕在场所有眼睛都为之一亮,本来就是魔鬼身材,那曲线就甭提了,今年的盛夏,不知有多少姐妹会因为嫉妒而消沉呢?嘻嘻!老板忙给打包,要下了。伸手一摸钱包,糟糕,我的手一下僵持在那里,匆匆出门,不打算买东西,没带钱,问二妹也没有,就带了辣椒面的钱,多少尴尬的场合,放弃,舍不得,犹豫了片刻,有主意了,对面那家水果店是我隔壁邻居开的,我去开口借来六百,在付帐时我的脸上总算褪去了绯红。会做生意的老板到现在才说没事的,没事的。

文学风家园欢迎您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 文/编 素心问月

他穿着是简朴的,夏天,为了让鞋子多穿一些日子,在田里耕作总是光着脚板和膀子,强烈的太阳光时常把他的背部晒得起泡。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align=center border=0>

那些陪读的日子
云梦泽荷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他真的是一个庄户人,也不识一个字,自然也就说不出一句非常好听的话,平时言语是很少的;和他同辈的弟兄为了逗他说话,往往是变着法儿。

文学风网站欢迎你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在失望和不甘心的煎熬中,我们迎来了2011年。那段时间心累了,哪怕是新年也没带给我们丁点的希望。望着心爱的儿子一步一步地偏离希望和理想,我们茫然无措,心如刀割。
终天有一天......
那天是星期天,我和老公回家打扫房子,安排儿子上午做一张理综试卷,儿子爽快地答应了。等到我们打扫回来,已经是11:30了,我们都认为儿子早已完成任务,推开儿子的房门,他还在做试卷,而且仅仅做了两道选择题!“你一上午在做什么?”老公愤怒地问。儿子说太累了,倒在床上不小心睡着了。老公烦燥地说那你快点接着做。 木然的我看了看儿子的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不像是有人睡过,况且这么冷的天不可能不盖被子睡得着,于是一再问他到底在干什么,儿子一口咬定是在睡觉。老公已经走出了房间,背影是那样孤独无助。我的愤怒终于象火山样爆发了,我夺下儿子的试卷说:“今天不把这件事说清楚,也不用做题不用吃饭了!”我强硬的态度让老公有些吃惊,鉴于儿子爱看小说的特点,我命令老公开始搜查。书包里没有,枕头下没有,抽屉里也没有,正当我们快要放弃的时候,老公一眼瞟见了儿子的手机,“打开看看!”老公不容质疑地命令,儿子磨蹭地拿起手机,掀开盖板,迅速地调整桌面,老公一把夺过手机,桌面上是整段的文字,原来儿子在用手机上网!
这部手机是开始陪读时给他买的,是担心他午休起不了,虽然买了闹钟,还特意买了部手机,每次到点了在单位上班的老公都会给他打个电话,以防他按下闹钟又睡着了。就是这部手机,让我的儿子沉迷于网络小说,睡不好学不进。这么长的时间,我们怎么就没有发现呢?其实这一切都是有蛛丝马迹的呀。回想起来,有一次我的充电器不见了,两天后又自动出来了;还有一次抽屉里的一部旧手机在儿子房间里,两个月没用了还有电;又有一次他对我说妈妈你不能对网络小说有偏见;还有,儿子钱包里整整齐齐放着每次交话费的单子,每月100元。这个钱包我无法次从他的裤袋里掏到另一个裤袋里,却从来没有打开看一眼。我们明明知道儿子出了问题,但就是没有怀疑过他会在这样的关键时候犯错误,我们是不是太迟钝了?
儿子像下了很大的决定,慎重地说还是你们保管手机吧,我确实控制不住了。我可怜的孩子!有多少次你躲在被子里看小说?有多少次以作业为由拒绝爸妈进你的房间?在担心、诱惑、自责之下你是怎样度过的这四五个月啊?
拿着儿子沉甸甸的手机,我们一时无语,好半天,老公才说了一句:“好好备战下周的全市联考吧!”可我知道,一周的时间用来戒网瘾都有些紧了,这次联考注定是失败的。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嘻嘻-借钱买衣

他不爱吸烟,更不爱喝酒,唯有的只是一日三餐;他是从来不和别人争长论短的,所以他也很少的生气;即使别人说他的坏话,他只是笑笑而己;这在外人看来,倒是个优点,但别人都说他没脾气,成不了大事;这点我很默认,却也没有见到在他的一生中做出什么丰功和卓越的事情来。

于2009年1月4日13:00

他有一个在别人看来是最大的毛病,每顿饭的饭锅都有刮得干净,饭桌上的一个米粒都要捡起来放进嘴里,这点就是我们做子女的都看不惯的,每当这时,我总是说:“你这样的会过,也不见你发财,不还是过的这样清贫吗?”

文:阿修箩/编:云想衣裳

今天生日耶!37周岁了,那就是进入38了哦,俗话说,八九不离十,晕,那就是40了耶,怕怕!嘻嘻!
揽镜自怜,薄妆之下,容貌较之30岁时并没多大改变:额头光洁饱满,皮肤紧致细滑而有光泽,只是白而不皙了,嘻嘻。最骄傲的眼睛还是顾盼生情,目光少了清澈却多了柔和,但眼角已不似年轻时候上扬,眉梢也不是斜飞入鬓了,一句“谁把流年暗偷换”不禁浮上嘴角。
其实并不是个很在意自己年龄的女人,这些年混沌的过着,常常忘记自己多大了,偶尔有人问起还掐指算半天,这跟自己大化的性情有关,亦是内心还保留着浪漫情结所致,很多时候感觉自己还是个任性的孩子,还年轻着,不知道早已经步入中年的行列了。
一直庆幸身为女人,进可以独当一面成就一番小事业,退亦可以蜷缩在爱人的羽翼下千娇百媚婉转生情。记得读书的时候风风火火办文学社慷慨激昂竞选学生会干部,那时候谁都预言这将是个能成就大事的铁女子,谁能想象,当初的女强人如今蜕变成一个可爱的小女人内心极尽温柔极尽平静极尽满足的躲在一个小小的茶庄里敲打着知性的文字呢。但我把命运操纵在自己手里,选择自己最合适最满意的生活方式,焉不是另一种成功呢。只可怜了一直叫嚷着要做家庭妇男的我的先生,被我役使到生存战场的前沿,打一场并不适合他也没多大胜算的战争。好在我们都是很知足的人,不想大富大贵,对物质,不虞匮乏已经足够。
早起先生缠绵着不肯撒手,不轻易表达的他居然不自觉冒出“如胶似漆”四个字,这二十年不换汤头的特别的生日礼物让我忍俊不禁且心生柔软。这个抠门到家的家伙,二十年来从来不曾送我一支玫瑰,(这样说可能有失公道了些,他若知道定然要说送过一支的,但我必须澄清,那是因为花童抱住了腿,为求脱身而无奈买下的,)他说有那闲钱不如买一把洪山菜薹,这样至少还能丰富我们的餐桌。幸而我们都不是很在意外在形式的人,无论什么方式,只要能愉悦彼此的心灵融洽夫妻感情就满足了。
网络很多人,网络没有人。没有网友知道或者记得我的生日,想起两年前曾经热闹的在网络过过一个生日,当初的那些朋友如今不知道流落到了何方。其实明白是自己在厌倦在沉寂在疏远,经历如许,早已经淡看花开花落人来人往了,知道生命只是个过程,网络亦是如此。
活着,珍惜该珍惜的,就是无悔的人生;享受该享受的,就是无怨的人生;承担该承担的,就是无愧的人生。
回首来时路,我以自己满意的方式行走,无悔,无怨,亦无愧。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父 亲

2010年5月29日

晚上,皎洁的月光照在树梢上,吃过晚饭,他便做起他的另一件事,那时农家的灶房里除了一个灶台,一个风箱,一堆木柴,两只水罐,再没有别的东西了;他刷刷锅,烧火温着猪食,不知什么时候是谁把烟囱给堵上,弄的满屋子烟气,最后,他好像大发雷霆的叫嚷:“你们这些东西,咋就这么的坏,非叫我生气不成”。这时,在外面玩着的孩子们也惹得开怀大笑。

他的性格是“牵着不长,拉着不短”,这是街坊邻居对他的评说;不过也好,从来的不生气使他有着一个好身体,无论严寒盛夏,他都没有生过什么病。直到去年中秋,才偶感身疾,离开我们、、、、、。

但我父亲却不是这样性格的人,他只知道走自己的路,过自己的日子,好像他的大脑完全的原始化;好像他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但我们全家人也不那么的和他较劲,因为我们都熟知了他的性格。

文学风家园欢迎您

我的父亲并没有和别人的特别之处,他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也许是身处环境和年代的原因,他那瘦瘦的身材总是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耕作;土地和他有着不解之缘。

我兄妹五人,我最小,但我常常感觉他并非怎么疼我,他从来是不问我的一些事情的;也从来不考虑子女的未来,总是认为做一个庄户人,只要种好地,别饿着,就是他最大的满足。

那时,全村上下的人都靠种地过日子,似乎没有几个出去闯荡世界的,偶尔有谁在外挣了钱,街坊邻居都夸这人能干,有出息;有的就套套近乎,希望帮帮忙,拉他一把。

生活是简单的,从来不计较饭食的好坏,那时的日子也许都是这样;家家户户也只能是填饱肚子,我们山东人,每天只要有煎饼卷大葱,外加一点咸菜或辣椒,那也就吃的是津津有味;我父亲更是如此。

作者.泥土/编辑.琴心


“玩龙玩虎不如玩咱这二亩土”,这是我父亲时常在我身边最爱唠叨的一句话。有时听得烦了,还不由的和他抬起杠来,并且是挣得面红耳赤。

于是,我父亲就瞪大眼睛的看着我:“你可知道这一个米粒是我一颗汗珠摔八半才换来的吗?”这时我母亲在一边纳着鞋底笑着说:“好了、好了,吃你们的饭吧”。

本文由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发布于现代文学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父 亲(云卷云舒)

上一篇:夏日韶山情(文钊)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画眉天畔为君研磨(妖桃)
    画眉天畔为君研磨(妖桃)
    文:愚民 编:小荷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世人凡俗,朝拜皆有所求,智慧、功业、学识、名利,在我看来:与其说朝拜,不如说归宿,佛性是红尘中人缺失的
  • 回   家(傲雪)
    回 家(傲雪)
    阿 爸 远航的帆,在秋天里启程 秋风瑟瑟中 身影模糊,只看见挥动的手臂 有力,苍劲 穿越了多少条江河 远离北方的故乡去寻找梦中的炊烟 人生如梦 scr
  • 为了忘却的纪念——梧桐花开(笛音天涯)
    为了忘却的纪念——梧桐花开(笛音天涯)
    真的好脆弱,想到再也见不到你失落和忧伤在瞬间击 溃了我。人说电脑是洪水猛兽,网瘾是无法医治的病。故一直排斥网络,直到一个月前合作的厂家执意
  • 寻梦湛江(向楚辞)
    寻梦湛江(向楚辞)
    向南眺望,沅水滔滔北来,由于大洑潭修了电站,这里的江面变得很宽,江水变得非常婉约。才下过雨,江水泛红,更显悲壮。 悲悯的情怀满溢,仿佛屈原
  • 若这是一个快意恩仇的世界你们会怎样活着?
    若这是一个快意恩仇的世界你们会怎样活着?
    你不愿低头看身边的风景 却把自己打扮成一道靓丽的风景 不屑铅华却看透荣华 钱财于你如粪土 而你也被人视作不能生钱的粪土 自己开花,自己妩媚,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