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忘却的纪念——梧桐花开(笛音天涯)
分类:现代文学作品

真的好脆弱,想到再也见不到你失落和忧伤在瞬间击
溃了我。 人说电脑是洪水猛兽,网瘾是无法医治的病。故一直排斥网络,直到一个月前合作的厂家执意送来一台。才第一次接触电脑,我是纯粹的电脑盲,什么也不懂。朋友要我在上面写小说,可我不会打字,五笔字根太难记,何况俗事繁多,哪有时间?加之以目前的经济状况,也失去了为五斗米折腰的心劲。曾想不需要为稿费而写作是一种多么伟大的境界。但真的到了这一步,却感觉失去了写作的动力,原来写作也是逼出来的。
忙里偷闲,学着跟人聊天。一分钟放不出一个屁来,别人闷自己晕。没意思。便玩游戏,其它的玩不来,复杂。手下的工人教我玩QQ农场。玩QQ农场要加人,越多越好,便按查找,想到自己的客户四川人居多,好友便从四川加。自己就将奔四,当然要加年龄彷佛的。自己会写点东西加好友便要求对方有日志,当然不是转的。于是便遇上了你------梧桐。
偶然进入你的空间,于是-------悲剧开始了。
看到你的文字我立即惊为天人,一直不相信世上会有像你这种充满才情的女人。中国的女作家我只佩服张爱玲,即便如她也没有心情看完整篇作品。我们欣赏作品,除了文字·情节·意境。更重要的是作品锲合自己的心情,使自己产生一种身临其境如在其中的感觉。这样才会有阅读的快感。老实说你做到了。也许相似的人生经历,所处的环境(农村),天生的多愁善感,有点抑郁自闭的性格。才会产生如此多的共鸣。
早非钟情怀春的年龄,但我好像回到了多情的少年时代,只因一直苦苦寻觅的文学知音突然出现了,茫茫人海你是唯一。
你为什么要将相片发过来呢?那一刻我呆住了,世界上没有相同的两片树叶,你却如此地像她!
我心如春花怒放。
昆明没有春天,一年四季永远的绿色,不变的风景。时间长了单调而沉闷。于是怀念故乡四季分明寒暑交 替:春花盛开·夏日酷烈·秋叶飘零·冬雪纷飞。而2010年的这个春天却予了我特别的意义:一朵娇艳的梧桐花在我干涸贫瘠的心田灿烂怒放。
你说这个网名太俗,俗吗?梧桐姑不言树木本身的价值单是其象征意义已是何等的高雅;它是凤凰的栖息地,家有梧桐树,引得凤凰来。
你说:那天很冷,一个人在校园里郁郁独行,看见围墙外的梧桐树渴望春暖花开就改了网名。
这一改,便使我记住了你-------一个梧桐树般的女人。
正是春天,按说应该是鲜花怒放生机盎然。而我心中的梧桐花却在慢慢凋零枯萎,看着花瓣的鲜艳丝丝褪去消失。失落如漫天乌云笼罩了我。
佳人已去,带走了花魂。梧桐花如何还能存活?真切地感到一种无力。
不能留住你,是对是错?
花开花谢原是自然规律正如人生的兴衰荣辱,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我劝慰着自己。
经历过太多的生离死别,缘何还这般的脆弱?
唯能仰天长啸-------------------
雨已瓢泼成一种心情,那应该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的绝望。而没有你的世界给我的正是如斯感受,梧桐,你真的太残忍。
李清照在一首《声声慢》中写道: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者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这娘们那会这般聪慧?九百年前便预知了我此刻的心情,可惜我晚生了九百年,不然当赵明诚病死李清照孤苦无依之际,我趁虚而入说不定也能谱写一曲千年恋歌。如李清照这般典雅、清丽、精致、多愁善感,富有才情的女子实在是所有男人的毒药。
宋代文人若论卑鄙无耻,荒淫腐败的只有一个赵佶。但他在诗、词、书、画,还有木工都达到了极高的成就。一阙《宴山亭》是何等的哀婉凄切?读之令人肝肠寸断,痛不欲生:裁剪冰绡,轻叠数重,淡着燕脂匀注。新样亮妆,艳溢香融。羞杀蕊珠宫女。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风雨。愁苦、问院落凄凉,几番春暮? 寄离恨重重,者双燕何曾,会人言语?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知他故宫何处?怎不思量?除梦里有时曾去。无据,和梦也新来不做。(打词太爽)
曾很欣赏范仲淹的豪放悲凉、柳永的放荡谐婉、苏轼的通达豪键、周邦彦的清丽典雅-------。而此刻切合我心情的竟然只有一个皇帝、一个商女。望着这本陪我几十年的《宋词集注》,几分无奈,几分凄楚。
此刻天将破晓,窗外车声震耳,吵人烦心。天空中只有黑白亮两种颜色的云,倍觉沉闷。路灯依然明亮,而鸟雀已开始鸣唱,今天我将有一个怎样的心情?你会上线吗?
我承认是我太痴情,执着于那种才子佳人的传说畷饮情感的美酒沉醉。那份追求浪漫的心情并没有随时间的流逝而消弭,反而更趋激烈。短短的时间,你的才情、温柔、善解人意已融入骨髓,叫我如何能够忘怀?
医治这种情感的创伤最好的办法便是开始另外一场感情。但茫茫网络,哪里会再有一个你?你是唯一。
昆明的天空自去年入秋以来,一直是这般的晴朗
久旱的云南大地急需甘霖的滋润。电视里每天的新闻使人揪心,政府已在号召人们捐款救灾。我也捐了一点,可对于这场遍及整个云南的旱情,只是杯水车薪。十多年来,云南人给予了我许多,叫我如何能不做一点回报?可我力量太小,徒呼奈何?窗外几株类似梨树的树正花开灿烂,我却迫切地希望下一场瓢泼大雨,去摧残它。
一夜风雨梨花碎,平明疑是一地雪。
伤心只对风絮语,更洒枝头几滴泪。
怎么样?哥的文采不错吧?一首古诗叙事、写景、抒情样样兼备,诗仙也不过如此吧!呵呵!
即便失去了眼前这份美景,能够挽救万千灾民又何乐而不为呢?
我都有点佩服自己了,忧国忧民之心,于斯为盛。
又在经历那种彻骨的相思,体味失望、忧郁、喜悦、痛苦------那种恋爱中的感觉。怎么还是这样?一如二十岁的懵懂少年。但我心中充满感激:梧桐是你使我又经历了一次恋爱,宛如重生一般。
再次看到你,心中狂喜,恨不得大声欢呼。对客户也终于有了一份好心情,以致引起他们的诧异,疑惑地问:“你怎么象变了个人似的?”
可我无法让他分享内心的喜悦,只是搂着他肩说:“我中了大奖,你说我高不高兴?"
他便侧目:“几百?那个高兴?”
哈哈-------------
十多年的经商生涯,磨去了我所有的激情、抱负乃至一切。我心如枯井行尸走肉地苟活,在内心深处却在痛切地呼喊:这不是我,不是-外表呆板木讷,连话也懒得说一句。深深的封闭。那曾经的我在世俗风雨的磨砺下已彻底地沉沦迷失。如非-------------不想回忆痛苦的过去,此刻我心中充满快乐。
悲伤读宋词,高兴呢?我依然拿起《宋词集注》随手翻开,欧阳修的一首《蝶恋花》映入眼帘:谁道闲情抛弃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中朱颜瘦。 河畔青芜堤上柳,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顿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怪感:古人啊古人,你未免太有才了,你把我内心的感受表达得如此淋漓尽致!谢谢你,老欧。
想化出一双翅膀,飞到你的身旁,看着你的如花容颜,享受你海样的爱怜。把一秒钟变成一年,诉说对你的爱意万千。想变成一个港湾,停泊你的小船,让海浪拍岸的轻柔,平息你久航的疲倦。再把我浓浓的爱意,缓缓注入你干涸心间。(不是喜欢唱歌吗?给你写了首歌词)
鸟雀已唱疲,而梧桐树的芬芳依然,洁白无暇的光华仍在。
你我注定是擦肩而过的两例火车,但在惊鸿一瞥中你的光华已如雷电,令我触目惊心。早非钟情怀春的年龄,纯因情感深处的无聊寂寞想在茫茫网络找到一个可以倾心相交的朋友。而虚拟的网络最终给我的仍是失落。
在这物欲横流、纸醉金迷、污秽不堪的尘世里竟还有她这种出污泥而不染一身圣洁的女子,那份难得的清纯实在令人耳目一新、拍案称奇。寂寞寒风中萧瑟空气里 ,一股令人沉醉的梧桐花香袅袅飘逸,直入心扉。呆望着着滚滚车流,我竟似痴了。
无论璀璨还是平淡所有的演出都将落幕,曲终人散只剩下难言的寂寞。从此,我将痛别网络。
说要忘却,难以忘却
忧伤深深,刻在心头
寂寞已流成一条长河
苦涩的心在其中漂泊
我有什么心思欣赏你的发型
我在憎恨命运的不公
虽未看到你的视频
可我知道你已少了初见的那份清纯
虽然短发最配你的脸型
清汤挂面已在我心里深种
难以忘却,难以忘却
这啮心的寂寞已流成长河
恨自己为什么要上网络
为什么,为什么
就为了那九千九百次的回眸
从此,我到哪里去寻找快乐
你变成巨石,横亘心头
万千的愁绪再无人诉说
知音难求,知音难求
求到了却是这番不了局
花开花落,无可奈何
我真的已不可救药
就让我在痛苦中漂泊
漂泊成一具没有灵魂的尸首
纵有种种不甘,又能奈何
奈何,泪泣山河
你变成我情感的毒药
该死的温柔
温柔原是男人的坟墓
为什么,为什么要上网络
你变成巨石横亘心头
我嫉妒除志摩
同是男人你为什么能找到心灵的归宿
而我,只能漂泊
漂泊成一具没有灵魂的尸首
“悄悄的她走了------”是徐志摩那哀绝千古的灵魂在悲切的哭泣吗?那个诗一般的女人。
时间已永远地定格在2010年3月17日的黄昏。
我的心真的好痛,我改写了心情:痛失生命中唯一的知己,泪泣山河。曾在《忘却》中有过这种词句,想不到一语成谶。
今天早晨,她说:天气真好,晴朗的天空阳光和煦,我和学校的老师带着全校的同学去坝子春游、野炊。可能一天都不在,不要等我,无聊的时候就逛逛我的空间,或者和你的栀子花聊聊,呵呵。
虽是手机发来的短信,我似以闻到春天的气息,听到了她那清脆甜润的笑声。
这一天,我特别的烦躁,也许不习惯我的世界突然少了她,翻找和她的聊天记录,短短的二十多天竟然有五十八页。她要教书,我要经商,其实两个人都很忙。细细地看着、回忆着她的一颦一笑,万千风情如在目前。我好像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一天一定有不幸发生,我发了好几个短信,可全是废话,什么吃了没,回去了吗,还高兴吗------。而那种真正的担心如注意安全却没说。
我一直想把和她的故事写成小说,可刚开了个头就发生了这个悲剧。叫我那里有心情继续心中的那份浪漫.没了她内心已无半点激情,再无那种倾诉的欲望。是那个坝子,那片水域带走了年轻的她吗?
这对她,也许是一种释然的解脱, 我们真的好累。
网络对我已是一个噩梦,耳边隐约听到她最后的余音:永别了
这也许是我关于她的最后一篇文字,从现在起要收拾心情,在没有她的世界里继续苦行。 后记:斯人已逝,而我的生命还在继续,现在将关于她的文字结集,是为了忘却的纪念。人生本是一场苦旅,许多的人只是生命的过客,潇洒点吧,如徐志摩般,作别西天的云彩。

梧桐生长快,木材适合制造乐器,树皮可用于造纸和绳索,种子可以食用或榨油,由于其树干光滑,叶大优美,是一种著名的观赏树种。中国古代传说凤凰“非梧桐不栖”。许多传说中的古琴都是用梧桐木制造的,梧桐对于中国文化有重要的作用。梧桐已经被引种到欧洲、美洲等许多国家作为观赏树种。

小雨稀稀落落地洒下,落在叶上。梧桐细雨,细雨梧桐。灰色的天空,冰冷的雨滴,萧瑟的落叶,这凄凉的画面怎不让心中悲戚的人感叹“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一年四季春夏与秋冬,吾独爱秋,一个让人产生无限感慨却也显得那么悲凉的季节。
它虽然没有春天花儿般的绚丽多彩,也没有夏日里草木茂盛的盛况,更没有冬天里漫天飞舞的雪花,却有许许多多装满黄金大道的落叶景观。
秋季来临时,我不喜欢观看枫叶的红火、青松的苍翠、菊花的绽放,却喜欢一株株让人无法抹去记忆的梧桐树———叶大、空心。
秋,这个季节,南方还是多雨的,绵绵细雨,一个害羞的女子。听到“疏雨滴梧桐”,这一“滴”字,不仅滴到了梧桐叶上,更是滴进每个有心人的心田。因为凄凉,所以李清照写出了:“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因为离愁别绪,让这位“女中豪杰”产生了愁心、愁意。
也因为离情,温庭筠吟唱出了:“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几句深情却也简短的话,让词人的心中有处话凄凉。那就是秋季里的梧桐。
因为什么使白居易也吟出这样一句“秋雨梧桐叶落时”呢?因为愁苦,因为秋季。秋雨,梧桐,二者兼得,营造出秋季悲凉的气氛和凄清的意境,让有心人滴入梧桐雨。
秋,这个季节,也必须与月同在。月是有心人寄托情感的心灵场所。月亮,月暗,月圆,月缺,真正的是月凉。
苏轼的“缺月挂疏桐”,会不让人产生遐思吗?
朱淑真的“铺床凉满梧桐月,月在梧桐缺处明”,不知又有多少人体会到呢?
李煜的“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那月如钩,何人能不感到秋的冷清呢?
多么凄凉的秋季!多么让人有情感———伤感的秋季啊!秋季,与梧桐,与绵雨,与缺月合照出一张照片,那张照片存在我们的心中方能永存。那张照片是对秋季的真实写照。那梧桐,也许寒鸦也不肯栖;那绵雨,也许大雁也羡慕;那缺月,也许文人墨客在寄托情感。
没有秋季是不完整的四季!
但总觉得,梧桐、绵雨、缺月这张照片需要一颗文人墨客的心,那情感才能真正得到体会。
一年四季,吾独爱秋———凄清的季节,情感的季节。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那滴滴答答的雨声一定是滴落在梧桐树宽大的叶子上,这次第,喜煞人!愁煞人!面对此时此景,李清照写出了:梧桐更兼细雨,滴滴答答,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李煜写出了:无言独上西楼,月如勾,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苏东坡写出了: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把无边的离愁别恨诉诸于梧桐,给梧桐树定上了文学标签。丰子恺的《梧桐树》更是把梧桐推向世界,使梧桐树成为世界的知名品牌。

梧桐一叶,天下知秋。(短文学网 www.duanwenxue.com)

编辑/飘忽的云

梧桐花期并不长,十多天的光景便迅速衰败了,昙花一现间把春天装扮着这如诗如画,犹如春天匆匆的过客,奉献给这世间最美好的年华!

动物蜕皮,是一个忍受巨大痛苦的艰难过程,相当于一次新生。梧桐树蜕皮会痛吗?全身的树皮炸裂,一片片自行散落,像一场悲壮的生命祭。蜕了皮的梧桐树干很美,白中透出青的底色,如果上一层薄薄的清釉,那就是钧窑瓷的神韵了。

为了忘却的纪念——梧桐花开
文/笛音天涯

梧桐树,“中国梧桐”是梧桐科梧桐属的植物,别名青桐、桐麻,属落叶大乔木,高达15米;树干挺直,树皮绿色,平滑。原产中国,南北各省都有栽培,也为普通的行道树及庭园绿化观赏树。

每从小巷走过,我都要仰面欣赏梧桐枝叶在天空中恣肆的身影。阳光透过树叶,树叶呈半透明状,黄的温暖,绿的清凉;小雨落下,滴答,沙沙,像一首美妙的乐曲。最爱冬天,黄叶落尽的褐色空枝,在浅蓝的背景里,是一幅写意画。衬以老旧的红墙,自由、随性、倔强、坚守、不屈服。最擅长丹青的大师,也不能表达得如此完美,如此极致,如此任性。

文学风家园欢迎您

家乡梧桐树非常普遍,每年清明过后,温度迅速升高,梧桐树也进入了快速生长期,树叶一天一个变化,十多天便亭亭如盖了!春寒料峭中,枝头的花苞在微风中荡漾着、摇曳着,如五线谱的蝌蚪文一般,在跳动着春天的圆舞曲。四五天过后,紫色的花苞便破蕾而出,羞答答的藏头遮尾。树根从无边的大地里吸纳水分,绿色的枝叶在阳光下进行光合作用,集聚着能量,几天之内便把花苞吹成一朵朵喇叭花,有粉色的,有淡紫的,有紫色的。喇叭口颜色较淡,内部几乎是白色的;外部颜色较重,通体一个颜色。整个家乡便笼罩于粉蒸霞蔚之中了,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甜香味,感觉如处天堂一般,实在美妙极了!

后来,无意中在书上看到《凤栖梧桐》的传说,说梧桐是树中之王,是灵树,能知时知令。我因此对梧桐又多了敬畏。只是这时,梧桐树已经远离了我的生活,公路两旁早已看不到她高大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体型娇小四季常青的樟树。

"家有梧桐树,引来金凤凰”,金凤凰没有来,却引来一大片一大片的蜜蜂,嗡嗡之声不绝于耳,从一朵花中钻出来,又钻入另一朵花中,从这棵树上飞到另一棵树上,忙忙碌碌勤快极了!顺蒂掐一棵梧桐花,把花从花帽中抽出来,花帽中残存长长的花蕊,嘴对着花嘴用力吮吸,蜜便流入口中,甘之如饴便不足以形容此时的感觉了!撮口一吹,声音嘹亮,如喇叭状,响彻村宇,便是春天最悦耳动听的乐曲了!

那时候,不知道什么叫浪漫,只觉得梧桐树叶看上去特别漂亮,特别愿意在梧桐树下慢慢地走,特别想听风吹过梧桐树叶的声音。每次走,我都会仰头看梧桐穹顶,把每一片叶子想象成一个小姑娘,看她们在风中快乐地起舞,就会想:她们你挨我我挨你,会像我们一样说悄悄话吗?会轻声歌唱吗?

梧桐树如种在心间的一株幼苗,必将长成参天大树!梧桐树如绽放在心间的一朵小花,摇曳生姿,风姿卓越!梧桐如酝酿在心间的美酒,历久弥香,浩然正气充盈于天地之间!

因工作调动,换了住的地方,在偏僻的老城区。不几日,我就惊喜地发现了梧桐的身影。令我沮丧的是,公路旁残存的几株梧桐都被折了颈,看起来万分别扭。几天之后,我从一条小巷走过,意外地邂逅了记忆中的梧桐。

跟樟树比起来,我更喜欢梧桐。夏天绿,秋天黄,随着季节变换色彩,多漂亮多有趣。落叶的时候,风一吹,“哗啦啦”直响,黄蝴蝶般争先恐后在风里飞,多美多干脆!想想一年四季的绿,春夏绿,秋冬也绿,像一个人每天穿同样的衣服,还真是让人生厌,即使自己不厌,看的人也会觉得厌。生活本就该丰富多彩,一成不变,实在无趣。

但是,多舛的命运给她的肉体和精神带来无尽痛苦的同时,也赋予了她深刻的思想。尽管她的才情不容置疑,但有了思想的映衬才能散射更加璀璨夺目的光华。就像梧桐叶,如果只有春夏的绿,没有秋冬的黄,也不会那么迷人。

小时候,梧桐树比较常见。在公路两旁,高大的梧桐树立成长长的两排,恣肆伸长的枝叶,在公路上空形成天然穹顶,夏天碧绿阴凉,秋天高贵金黄。

有机会我便会捡了梧桐漂亮的叶子回家,夹在书页里风干,想着如果能制成书签该多美啊!可惜,干了的树叶易碎。偶尔也会捡她小绒球似的果子,提在手里晃啊晃,很好玩。

忽有一天,乳白色的树干闯入我的视线。我蓦地一惊,难道梧桐生病了么?我熟悉的梧桐枝干从来都是褐色的,裂纹遍身的,这乳白色?走近看,才发觉乳白色的地方特别光滑,像细腻的肌肤。褐色的树皮东一块西一块覆在树身上,我试着掰了一下,轻易就掉了一块。哦,梧桐树在蜕皮!只知道动物会蜕皮,比如蝉、蛇,却从未听说植物也会蜕皮。真稀奇!

我突然醒悟凤凰为什么只栖身梧桐。凤凰和梧桐,一个是良禽,一个是灵树,它们之间的相遇,是钟子期和俞伯牙的高山流水,是管仲和鲍叔牙的惺惺相惜,是李清照和宋词的相得益彰。

小巷里有四棵梧桐树,三棵挨得较近,枝叶相触,一棵离得稍远,尽力伸展。梧桐皆依院墙而生,高大茂盛,浓密的树冠伸到了对面楼房的四楼窗口,像小巷的一顶天然雨棚,晴天遮阳,雨天挡雨。我很喜欢。

宋词因李清照而光芒万丈,李清照因宋词而名垂千古。只有梧桐,不喜不悲,静默千年。

因为梧桐树的蜕皮,我上网查了一下,意外发现,此梧桐非彼梧桐。我从小熟识的梧桐学名叫悬铃木,又名法国梧桐,原产东南欧、印度及美洲,树形雄伟,枝叶茂密,是世界着名的优良庭荫树和行道树,有“行道树之王”之称。古诗中的梧桐又名青桐或桐麻,原产于中国和日本,木材适合制造乐器,树皮可用于造纸和绳索,种子可以食用或榨油,树干光滑,叶大优美,是一种着名的观赏树种。中国古代传说凤凰“非梧桐不栖”,许多传说中的古琴都是用梧桐木制造的。

秋天,在校园里,常听到低年级的孩子清脆明朗的读书声,“枫叶红,稻子黄,梧桐树叶像手掌”。每每这时,我便会想念梧桐树。

擎着落叶,静静凝视。脉络清晰的黄褐色叶面上,满是灰尘,像一张被满灰尘的皱纹密布的脸。落叶的背面,光滑干净有光泽。正面接受着阳光的曝晒,经受着风霜的洗礼,背面却是雨洒不到霜打不到,像躲在一顶大伞之下,安逸闲适。可是,终究它们是同一事物的两面,生死必然相依。

小广场上有几棵高大的青桐。一枚梧桐树叶从枝头飘飘悠悠飞落下来,扑进我怀里。树叶也有灵性,专为宽慰我而来。

是啊,一个愁字怎能说得尽梧桐细雨的悲凉?这愁字,怎能道得明无儿无女无所依的女词人晚景的凄凉?她的一生,就像一片树叶,前半生躲在丈夫宽大的翅翼下安逸闲适,后半生不得不面对风霜雨雪,颠沛流离,甚至牢狱之灾。最后,生命如树叶飘零在凄风苦雨之中。

站在窗前,看着梧桐细雨的萧瑟凄凉,她会想到自己悲苦的处境吗?一定会。不然,她不会说“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切切”。在那个动荡的时代,还有比她的遭遇更凄惨的人吗?肯定有。但是,她们没有她那敏感纤细的心,没有她那多愁善感的个性,没有她那高洁不屈的灵魂,没有她那超强的痛苦感受力,所以,她的痛苦注定多于她们。这是她的悲哀,也是时代的悲哀!

知道梧桐树还会蜕皮,是近年的事。

我依稀记起老屋旁有一棵青桐,是父亲种的。父亲是个木匠,对树种和材质有些研究。当樟树和银杏树还不常见时,父亲就带回了树苗,青桐也是村里唯一一棵。可惜,栽种的地方遭人记恨,常被邻居泼以热水。纵然如此,青桐依然春绿秋黄,只是生长稍显迟缓。

本文由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发布于现代文学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了忘却的纪念——梧桐花开(笛音天涯)

上一篇: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杰出(笛音天涯)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为了忘却的纪念——梧桐花开(笛音天涯)
    为了忘却的纪念——梧桐花开(笛音天涯)
    真的好脆弱,想到再也见不到你失落和忧伤在瞬间击 溃了我。人说电脑是洪水猛兽,网瘾是无法医治的病。故一直排斥网络,直到一个月前合作的厂家执意
  • 寻梦湛江(向楚辞)
    寻梦湛江(向楚辞)
    向南眺望,沅水滔滔北来,由于大洑潭修了电站,这里的江面变得很宽,江水变得非常婉约。才下过雨,江水泛红,更显悲壮。 悲悯的情怀满溢,仿佛屈原
  • 若这是一个快意恩仇的世界你们会怎样活着?
    若这是一个快意恩仇的世界你们会怎样活着?
    你不愿低头看身边的风景 却把自己打扮成一道靓丽的风景 不屑铅华却看透荣华 钱财于你如粪土 而你也被人视作不能生钱的粪土 自己开花,自己妩媚,心
  • 【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夜江南(阿修箩)
    【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夜江南(阿修箩)
    淡雾轻纱般展开,笼罩着江南的夜,江南的小镇宛如盖着面纱的新娘,婀娜多姿,处处散发出缅腆与娇柔。 粉墙黛瓦,风姿绰约。石阶班驳,盈盈青苔。层
  • 人类的第十三级疼痛(迷雅惊风)
    人类的第十三级疼痛(迷雅惊风)
    作者:迷雅惊风 编辑:小荷 2号“表情帝”:快停下来 世界卫生组织(WHO)将疼痛等级分为: 回答: 疼!真疼!太疼了!疼死我了!我是出过很严重的车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