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萝
分类:现代文学作品

编辑/飘忽的云

生了根的绿萝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它不是任何一个人,我却喜欢把它想象成母亲的样子,温柔、能干,最重要的是,它像母亲一样会永远永远守护着我。小竹林,我永远爱你!

文/枫明

 生命这场旅行,每一刻都很奇妙,人更是如此,当人有别于花草生出了思想,生活就丰富了起来。虽然花草展示力有限,也可以将生命通过枝叶的颜色由浅到深变化,用根部延长展现。更别说人,每一个普通的生命,每一秒都在发生变化。

它们曾经那样自豪,收获了所有的赞美和眼球,它们自信这片绿色的大海永远不会消失,它们相信只要根不断,哪怕只是一段,它就会破土而出,长成一片,它们将始终居于自然的顶端,它们甚至想像,竹林的经历成为一个奇迹,被铭刻于天地之间。

果然像妈妈说的,短短两年之后曾经的果树地已经变成了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而曾经的那两根竹子也已经融入其中,找不到踪迹。落下的枯竹叶沤成了肥料继续滋养着每一根竹子,使得它们更加青翠茁壮,每一根都有五米以上高。而那些果树则失去了曾有的光辉,被茂密的竹叶遮住了阳光,失去了养分,渐渐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办公桌上的绿萝

经历了上百年的竹林,在不到十年时间就全部湮灭,没有人能拯救。荒瘠的地貌在荣耀后再次裸露,那些夹杂其的大树失去了伙伴,在空旷的天幕下七零八落,孤苦怜丁,粗大的竹边被刨起凉晒,当作了烧火材,鸟儿失去了家园迁徙它乡。

有一次回家,看到妈妈在果树地里忙碌,跑过去给妈妈帮忙,居然看到地里冒出好多小竹笋,这真是令人惊喜的一个发现。妈妈告诉我说估计是竹子的根已经在地下蔓延开来,接下来就会有越来越多的竹子在这片土地上成长起来。这些年,这两根竹子一直不声不响,没想到,它们已经悄悄地把根牢牢扎在了地里。

文学风家园欢迎您

 根长的差不多了,可以进行土培,不怕涝,加水多出来也没问题。生存率很高。

荒草野藤替代了曾经的美景,竹林,那样的英俊壮观和自负成为记忆,成为后人的一声哀叹。竹林的梦想随着生命周期而老去。有不解的人前去求教,结论是生命周期终结,竹林因过度生长而透支了生命的空间和养分。

结婚后,因为各种原因回娘家的机会越来越少。听说村里的变化挺大,好多长久不回家的人走到村口甚至都会迷路,可我不用怕,不管多久没回去,不管村里再怎么变,我相信家门口的那片小竹林永远会指引我回家的方向。

每天上课的路,有一段是穿过一小片竹林的。那些竹子没有电视中的那般挺拔,也没有中学时报告厅外那样婀娜,不三不四的叉在土地里,一米半的地方还要用网状木架固定,连成一片,防止倒伏,全然没有四君子的样子。而且更可悲的是,那竹些竹子大多在种下短时间内死去了。枯黄的身体挂着摇摇欲坠的枯叶。根永远也不会抓紧大地所以木架也永远的留在了它们身上,它们也就永远站在那里。别人以为它们一直茁壮成长,其实内部早已干枯,外表真的变成了“外表”。 每当风拂过的时候,它们会发出一样的沙沙声,就像活着一样。 它们没有任何作用,却占据着路两旁的空间。上课的学生都挤在小路上,就像出圈的羊,宁愿一个个的在狭小的出口挤,也不越过低矮的围墙。从来没有人轻轻碰一下这些尸骸,或许根本就没人在意过。学生只是学生,没必要跟竹子产生关系,对不?更何况,它们不是普通的竹子,是学校栽的竹子,换句话说就是它们是有“有背景的竹子”。普通竹子都是那样的坚硬,有背景的竹子怕是更碰不得。 有的次数多了,发现,丛林中有一棵竹子很特别。它不是枯黄的,而是黑色的。在竹林中显得极为桀骜不训。仔细看,惊奇的发现,它竟然活着。不像别的竹子即使有木架支撑还是一股没力气的样子,从它的根处便有一种力量涌出来,似乎它脚下的泥土都要因为它的生气炸开来。 它是黑竹,不是什么好竹子。但是它的一切都是力量的存在。是这些“有背景的竹子”里面唯一的实体。 但是,它脚下的土地不远处就是别的竹子,它们腐烂的根茎横插在它生长的方向上。并且,对于别的竹子是依靠的东西,也就是支撑的木架,也是紧紧禁锢在它的身上。它会感到痛苦吧。因为它在生长,更因为它活着。 不知道它的命运会如何。是被禁锢至死还是成为最高者?希望就算是死依然是黑竹。 猜不透。 依然头痛,笑着,看着黑竹周围的竹子向四周倾斜。

由水培改为土培的绿萝

竹林有着天然的条件,这里土地肥沃,气候宜人,四季分明。其实,早年不过几户人引种,不经意间竟连成一片,竹子越长越高,越长越大,竹林便漫延开来,一发不可收失。它们相互依存,挤成一片,不断向四周扩展。轻风吹来,竹林沙沙作响,明月当空,竹影婆纱。春天,鸟儿把这里当作天堂,成片成群栖息其间;夏季,人们把它当作天然的纳凉房,在里面吃饭休息。孩子们把它当作游戏的场所,甚至有人家靠它支撑着度过春荒。

后来离开家里在外上学,一周回去一次,每次回家都要先跑到地里看看竹子的变化。虽然天气慢慢暖和起来,可竹子还是那副不黄不绿、不死不活的样子,让人看了好生着急。渐渐的,我对竹子的关注越来越少,只有每次去地里摘果子时顺便看一眼,知道它们还活着就行,仅此而已。

头痛的频率高起来了。

 自小没养过什么,唯一拿的出手的还是小时候和哥哥在奶奶家院子里面载的竹子,原来只有三四个小苗,算来应该有十七八年,长成了一片小小的竹林,竹子很细,但胜在多,长长的高过围墙,挡着我的家,茂密的竹子生了根,家还在,院子荒了。

它们自豪,充满了人们的视野,只要靠近它们,就能感受勃勃生机,竹子的品格更是赢得无数的赞美。但那些生长其间的树种除了超越它们以外,已没有一点生长的空间。竹林占据了一切,他们相互映衬,相互支撑,用高耸的形象掩盖了原本极其荒芜的土地。它们疯狂吸收着大地的营养,并将它们的根盘在一起,在地下四面交织延伸。竹林以自己的智慧夺得了生存的资源,人们只看见日复一年长大的竹子,只看见伴随竹林而来的不尽财源,沉浸于竹子所带来的无限美好。但土壤却在板结,大地的养分在迅速消耗和下降,而抱团成长,密集发展的生存方式,导致高大的竹林下面,虫害开始逐渐滋生。

从此以后,这片竹林就成了大家的乐园。小孩子们喜欢在里面来回穿梭,嬉戏打闹;年轻的男女喜欢在那里照相,让自己看起来更有情怀一些;老人们则喜欢采摘一些新鲜的竹叶泡水喝,据说可以下火。记得我小时候每次生病了,妈妈都会给我做竹叶煮鸡蛋。摘几片新鲜竹叶放在水里煮开,然后拿一个鸡蛋直接磕到滚烫的水里,等蛋白和蛋黄凝固,放点白糖就可以出锅了。鸡蛋的香,白糖的甜,再加上那淡淡的竹叶味,汇聚成了一道美食,吃完令人唇齿留香。

黑 竹

 最后,可爱的自己,别让脚下的土地禁锢了思想,它可以继续生长。

竹林不仅成为村庄的风景,当狂风来临时,竹林像一堵墙,用坚挺的身躯阻挡;在贫困岁月里,竹子被出售、被做成席子凉床竹凳等各种生活用品,竹笋被当作主要的食物,竹叶当材烧。人们对竹林的喜爱超越了其它,在竹笋生发期,家家户户用围栏围起来,以防踩踏和被挖,竹笋一年多似一年,到父亲那一代,竹林已包围了整个村庄。

细细算来,这片竹林在我家已经有十几年的光阴了。这十几年来,我们兄妹几个已经长大成人,结婚生子,母亲去世,父亲已老,唯有竹林不变。它见证了我们的成长,目睹了我们的变化,感受过我们的欢笑,体会过我们的争吵,它不言不语,却不离不弃。它的存在告诉我们,无论生活怎么变,无论在外经历过何等的酸甜苦辣,只要回到这里,心就是踏实的,安静的。

  

图片 1

这里曾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其间长有高大的刺槐、钱榆、冬青和许多不知名的树种,前面是村庄,后面是望不到边的农田。

在我们老家有个习俗,新人结婚的第一年春节,新娘的家人要挖两根带毛根的竹子,上面挂着两个大红灯笼,送到新娘的公婆家,象征着竹报平安,红红火火。所以,2003年的春节,嫂子娘家送来的两根竹子就在我家的果树地里落了根。

  所以租一盆绿萝,长出枝蔓,剪下来,水培,土培。退了租来的绿萝,多养几盆,租给别人,就发家致富了。这种致富方法,别人我一般不告诉他。

可是,有一天,谁也没有注意,在一杆最粗壮的竹稍,悄悄地开了一朵花,起先人们以为这很稀奇,从没听说也没见过,甚至有人觉得它很美,球球的,细如银丝,从竹稍垂下来。竹林也以注目礼的方式向这新的神奇致敬。一朵两朵,像进入春天,不断向四周漫延。但人们很快就发现,开过花的竹子没多久就枯死了,一根两根,一片两片,那些曾经是开花的惊喜很快变成噩耗。它们像传染病和瘟疫,四处传播。为保护竹林,人们将开花的竹子砍掉,但其它的地方依旧开花,而且发现,在枯死的竹林中,任你怎么重新移载,竹子就是不能成活,根本无法再次生长。

或许是由于好奇,或许是因为苏轼说过的那句“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从竹子被埋到土里的那刻起,我就时刻在观察它的变化。每天起床后都会跑到地里看看竹子有没有长高,每天时不时的就去给它浇点水。令人失望的是,竹子不但没有长高,它的杆和叶子已经有点发黄,不像之前那样翠绿。我把这种现象归结为天气寒冷,因为虽然已过春节,可春天的脚步还迟迟没有到来。

图片 2

我家在西北的一个小山村,家门前是一片空场院,茶余饭后,人们都会三三两两的聚集在这里,聊聊家常,侃侃往事。每逢农忙时节,场院上就晾满了从地里收回来的小麦。场院下面是一片土地,妈妈在世时,善于打理,地里的杏树,桃树,梨树,樱桃树应有尽有。

 绿萝一点都不矫情,放在水里,活了。

春天的时候,每根竹子上都会有新鲜的竹叶长出来,新的竹叶颜色是那种淡绿,和原有的翠绿的叶子交相呼应,很是惹眼;夏天的时候,火辣的阳光照射着大地,却被一片又一片紧紧挨着的竹叶挡在外面,所以竹林底下总是一片清凉;秋天的时候,寒风阵阵吹过,一些枯黄的竹叶随风而落,竹林哗啦啦的响,像是在为这些“退伍”的竹叶唱赞歌;冬天的时候,雪花在竹林上落了厚厚的一层,可仍然挡不住竹林的风采,站在村口,远远就能看到那一抹醒眼的绿,白绿相间,很是好看。

图片 3

  给点阳光就灿烂的性子,深得我心。小学生的植物观察日记,我以为观察绿萝, 不仅可以看到叶子颜色变化,放在玻璃容器内还易于观察根部变化,生根,长长的根部,拿出来用尺子测量,给出一篇有数据支持的观察日记,多严谨。

  公司阳台上有很多绿萝,阳光雨露充足便长得十分旺盛。于是拿着剪刀对他们长出来的枝蔓下手了。

本文由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发布于现代文学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绿萝

上一篇:到君山(1)(愚民)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夜江南(阿修箩)
    【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夜江南(阿修箩)
    淡雾轻纱般展开,笼罩着江南的夜,江南的小镇宛如盖着面纱的新娘,婀娜多姿,处处散发出缅腆与娇柔。 粉墙黛瓦,风姿绰约。石阶班驳,盈盈青苔。层
  • 人类的第十三级疼痛(迷雅惊风)
    人类的第十三级疼痛(迷雅惊风)
    作者:迷雅惊风 编辑:小荷 2号“表情帝”:快停下来 世界卫生组织(WHO)将疼痛等级分为: 回答: 疼!真疼!太疼了!疼死我了!我是出过很严重的车祸
  • 威尼斯人棋牌娱乐花子
    威尼斯人棋牌娱乐花子
    1、 我会拉二胡,首先要感谢我的高中同学——马名玄。有一天,他叫我星期天到学校的乐队里去玩玩,我说,我什么都不会,没意思;他说,这不要紧,
  • 美满姜汤(华子)
    美满姜汤(华子)
    爱 . 家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子语集萃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align=centerborder=0 作者.逆时针/编辑.琴心 这个演讲让我流泪了 screen
  • 极乐潇湘行
    极乐潇湘行
    湖 南 之 行 发表于 2018-05-14 17:54 【序言】 大年初二刚刚过去,小纯洁打电话过来了: “过来湖南玩啊,我这边有很多好吃的哟。” “不去,不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