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棋牌娱乐花子
分类:现代文学作品

1、

我会拉二胡,首先要感谢我的高中同学——马名玄。有一天,他叫我星期天到学校的乐队里去玩玩,我说,我什么都不会,没意思;他说,这不要紧,我们慢慢教你。星期天我准时去了,音乐教室里,好几个同学都在,马名玄给了我一对撞钟和一付木鱼,叫我先搞打击乐器。当时,我有点兴致不高,对拉二胡挺感兴趣的,马说:你先敲起来,空余的时候,我们一起叫你拉二胡。

我是个乞丐,和所有乞丐一样靠乞讨为生。惟一不同是两眼全瞎又失去半条腿,这是抗战留给我后大辈子的纪念。我每天摸索在这座繁华大城市的一个天桥上乞讨,坐在一个固定位置拉着二胡,总是不厌其烦的拉着同一首曲子《二泉映月》。

单程车票

注意到那位老人的那天,天空晴蓝万里。我坐在靠窗的位置吃着加了醋的豆腐脑,突然就听到陌生又熟悉的二胡曲。

记得十月份的一天,马说,学校里请到上影乐队一位琴师来叫我们拉二胡,你也去听听。晚上我准时去了。这位琴师教我们拉的二胡是良宵和光明行。那时候,我们学校已搬迁到一个挺好的校舍里,教室里灯火通明,室外是绿色的草坪,皓月当空,环境宁静而幽雅。那位琴师也演奏得真好,良宵拉得流畅,优雅,仿佛在诉说,今天晚上,是多么美好如诗的夜晚;演奏光明行时,我们感到琴师奏出走向光明,那种坚定,雄壮的气氛,给人们一种激励向上的感觉。琴师接着介绍了刘天华创作二曲子的时代背景,演奏二曲时的方法、指法、关键处,他反复向我们示范。接着,他也要会拉的同学,上去拉给他听听,他一个个的纠正,一边反复讲解,反复示范,给我们上了及其生动的一课,也使我对二胡产生了极大的兴趣。马名玄也从乐队里找了一把二胡借给我,我一有空,就开始练习各种曲子。后来,我看电影春、秋,背景是用病中吟为主题音乐,把觉新的悲愤,反封建,向往进步自由的精神,全部用音乐表达出来,我对病中吟着了迷。

在那个年代,老婆和儿子最大的乐趣就是坐在门槛上听我拉二胡,最喜欢听的就是这首曲子。那时候,儿子就会特别乖巧的躺在我怀里,用稚嫩的童音说“爸爸,你的二胡拉得真好听”,多少次,儿子就在这首曲子中靠在我怀里甜甜地睡着。

文章:彩虹之翼 / 编辑:小荷

二泉映月?

时间过的很快,我和其他三个同学被提前毕业,参加西北的国防工业建设。全班同学都来送我们,拍照,留念。马名玄拿着一把二胡,郑重地送到我手里说,这把二胡送给你,你好好拉,希望你成为一名出色的二胡手。我也很激动的收下这把二胡。于是,这把二胡跟随我,离开上海,到了西北宝鸡。

那年头,日子虽然清贫些,倒也安稳。

打开电脑,有意无意地去搜〈二泉映月〉。听那凄婉的琴声,回忆着的,却是美好而甜蜜的童年。

向窗外张望着寻觅,店铺里打工的小哥哥正巧走近:“找什么呢?”

开始,我们集中在厂外营房里学习,空余时间较多;于是,我有空即拉起了二胡,尽管二胡拉的不好,厂乐队还是把我吸收进去,让我演奏二胡。我也是怯场的人,刚上台拉二胡,二腿直哆嗦,慢慢的就老练了。

老婆孩子热炕头。这成为我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爸爸是个很多才多艺的人:二胡.手风琴.小提琴.口琴......那时候没见过钢琴,妈妈学校里有那种脚踏的风琴,他也能弹得流畅自如。

“有人在拉二胡。”我回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一笑,他了然。

那时候,星期六晚上常有午会,一搞一个通宵,我对午会不感兴趣,我还在上夜大学,而乐队队长又是我的顶头上司——技术主任,不得不去。当时午会往往冠以政治任务。有军区首长,也有苏联专家参加,不敢怠慢,宣传部的领导也常来问候,你们今天晚上辛苦了,好好演奏,演奏出水平来。

後来,战乱开始了,民不聊生,我也被催促着上前线保家为国,冲锋杀敌。战后当我双目失明,托着仅剩的一条腿回归故里,老婆和孩子却没了。战争胜利了,好多家庭却在这该死的战争中被摧毁,有国才有家,有国才有家!国保住了,我却没能保住妻子,家没了....这战争.落得人妻离子散。

记不得是我几岁的时候,学着唱〈沙家浜〉,哥哥唱郭建光.我唱沙奶奶;唱〈红灯记〉,哥哥唱李玉和,我唱李铁梅......每次都会用童真稚嫩的感情认真的演练着,妈妈总会坐在一边笑眯眯的听着.看着......有一次正好赶上大舅来我家,听了之后,一脸严肃的说:我看你们爷仨可以去商店门口唱了(当时那个地方类似于现在的小市场)。身前放一个小笸篓,唱完了可以赚点菜钱!话音一落,满屋子的笑声......

“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有时候来门前拉一拉,就坐在花圃旁边,自己搬了个马扎。”

二胡我渐渐拉的熟练了,对曲子也有进一步的理解,然后,对什么曲子都变成嘭哧哧,嘭哧哧的,有时候需要抒情,有时需要激昂,速度有时要快,有时要慢,全变成快三步、慢四步的舞蹈节奏,不合适;然后,这意见无从提起,那时候,只要让与会人跳得高兴,乐曲有味道就不亦乐乎了。

这么多年,我常常在想,如果他们能活到现在,会怎么样?

而那个时候,爸爸经常用二胡拉〈二泉映月〉呀.〈步步高〉呀,还有一个曲子好象也是广东的民间乐曲,现在想不起叫什么名字了,而我最不愿意听的就是〈二泉映月〉!

若有所思的点头,我再向声源处看,只瞄到一角藏蓝色的衣袖。

那时候,我开始接触“二泉映月”了,感到很好听,拉起来也有难度,听老的琴师说,把二泉映月拉好了,你二胡就拉到家了。一次回沪探亲,我特地到无锡姨婆家住了几天,因为她家就住在无锡直街,进出锡惠公园方便。夜晚的我独自在二泉映月徘徊,想体会阿炳在什么样的心态下,创作出二泉映月。无锡,关于阿炳的传说很多,大运河旁,三里桥,崇安寺遍及阿炳的足迹,然后,我对阿炳的理解仍是模模糊糊的,对乐曲的理解,仅在表面,更没有深入,但我喜欢阿炳的曲子一是二泉映月,二是听松。

天桥上依然人潮汹涌,行路者步调凌乱且匆忙。

对于年少懵懂无知的我,当时并不懂得音乐里所表达的种种思想和语言,也不明白爸爸为什么总是喜欢拉这个曲子,所以每当他拿起胡琴,就缠着他拉个别的曲子,爸爸总是温和的笑着满足我的要求......

2、

也是有缘,在一九八八年,我调到了无锡。工作之余,我开始收集阿炳的资料,沿着阿炳的遗迹进行追访。以后又有机会结识了黎松寿教授。黎教授对二泉映月,深有研究,他一句一句地给我讲解乐曲的含义,应该怎样运弓,怎样表达感情,收益极大,看了二胡演奏家闵惠芬的文章,我意识到,演奏乐曲的人,要进入角色;演奏二泉映月,要进入阿炳的角色,用当时阿炳的处境、心情去演奏,才能取得成功。阿炳的身世是很悲惨的,他把自己的所有语言,用音乐表达了出来。无怪,指挥大师小泽征尔说“听二泉映月,应该跪着听……”二泉映月所以成为二十世纪世界十大名曲之一,这完全是阿炳把他的一生苦难,用二胡上的二根弦凝练出来了。

“瞧,又是这个奇怪的叫化子,天天都拉这都什么破曲子!”

而今又听到这熟悉的琴声和凄婉的旋律,却早已物是人非:自己已年进不惑,而才华横溢的爸爸撒手人寰也已整整二十五年了!

两日后我终于正面撞见了这老人。

今天,我知道了拉二胡,首先要理解乐曲的含义,创作背景,要进入角色,这样去拉才能拉出乐曲的原汁原味,丰满、充实、有生命力。

“走吧走吧,这瞎子肯定是骗人的”

这个世界上少了那个温情.和谐而又幸福的四口之家,空留了这流传多年的曲子,萦绕于天堂与人世之间。

吃完早饭出了店门,我回头看看和店里的女孩正闹得开心的小哥哥,暗自懊恼。绕过那片花圃,一打眼就看见摆好起势的老人。

从赵寒松教授所写的文章中知道,拉二胡心态要好,人品要正。按他的意见,心术不正,搞歪门邪道的人,二胡是拉不好的。闵惠芬说:要拉好琴,首先要做好人,说的何等恳切。我也有个感觉,文如其人,字如其人,然后,琴声也如其人。赵教授说,王国潼为人正道,思维清晰、逻辑性特强,处事必须深思熟虑方付之于行动,因此,他的演奏严谨而沉稳,正直挺拔如青松,闵惠芬性格坚强,思维活跃,情绪易冲动,艺术联想极其丰富,因此,她的演奏热情而光彩、艳丽多姿,情感真挚,即兴性较强;这些都加深了我对二胡演奏得理解。

“就是就是,我最讨厌这种利用别人同情心骗钱的糟老头!”

而那个天堂,竟是一个只售单程车票的地方啊!

他阖着眼睛,眉心微蹙,拉了两个音后渐渐舒展,只是眼睛仍然紧紧闭着。他整个人像是随风而动,又或许他本身就是一阵风,张扬而内敛,磅礴而低迷。这种气势应当配千军万马,却被一股隐忍牵绊,汇成了二泉映月。

光阴如箭,已是七十岁的老人了。二胡这把琴我一直随身带着。它是我的歌喉,它是我的肺腑之言,愿它如浩浩长江水,永不停息,琴声悠悠。

“每天都在这个地方看到他,真碍眼!”

文学风欢迎您

我从没听过这样的勃勃生机。

想了这么多年也没有结果,世界已经大不同呵,我们原来的家现在都建成了这座天桥,世界也已经翻天覆地的变化着,恐怕她们娘俩也不能适应吧…

3、

城市越来越来大,越来越拥挤,心也就越来越空荡没有归属。

竟然听完了整首曲子。老人终于微微睁开眼,释然沉重的叹气,仿佛这一声叹息又是一个故事。他开始着手收拾,我才注意到,他身前的地面上没有盛放钱币的碗或盒。

这么多年了,我这老骨头身边也就剩下这把二胡,更多的时候,我只是重复的拉着《二泉映月》这首曲子。

我把捏着钱的手从口袋里掏出来。

日子就这么无生趣的过着。

4、

“咣…!”硬币在碗里哐铛滚一圈的声音。稚嫩的童音响在耳边“乞丐爷爷你的二胡拉得真好听”

老人耷拉着眼皮,只望见我的手就重又把目光垂下去。我蹲在他面前,想了想。

仿佛突然就炸开一道光,接着开始震耳欲聋....

“爷爷,刚刚您拉的曲子是《二泉映月》吧?”

“爸爸,你的二胡拉得真好听”那一刻,我就这么蹲在人来人往的天桥上哭得一塌糊涂。

沉默。

PS: 天桥上有一具无名男尸被带走了,他头发胡须斑白,衣着褴褛,身体蜷缩着,怀里有一把二胡用双手紧紧地护着。污渍斑斑的手枯瘦,青筋突兀,象烘干透的柴木,但仿佛集攒全身的力气以至于二胡根本无法从他手中取下来。

“您拉的很好听。”

天桥上依然人潮拥挤,城市依旧繁忙如昔,他乞讨的地方已经有无数人踩过,似乎由于他的离开道路更宽敞些,再也没有人刻意远离躲开,也再也没有《二泉映月》。

沉默。

世界是精彩的,人类是健忘的。

略有尴尬,我看看周围,决定厚颜无耻一把。

“可是,这首曲子,应该是哀婉的,缓和的。您的手指下流出的琴音,有点过于高亢激昂了。”

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老人啪嗒一声盖上箱子,抬眼不屑又迷蒙的瞅我。

“你懂琴?”

5、

他的琴声有多顺畅清越,他的嗓音就有多干涩枯哑。

甚至被惊诧的微微失神,我措手不及随着老人站起身:“我也会弹琴,不过学的是古筝。”

定了定,不好意思的歪头笑:“不过,我也总是弹一首《渔舟唱晚》。”

6、

“是么。”

默然良久,老人轻轻开口,似笑非笑。

7、

那天之后,每次我再去这家叫轨迹的早餐店,都能在茶余饭后遇见这位老人。

他依旧还是只拉一曲《二泉映月》。

渐渐的,我们聊的内容开始多起来。其实他仍旧寡言,只是面部表情生动了一些,不再限于抬头望低头避两个动作,也会在我说到有趣的事时,勾一勾嘴角。

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

8、

外出旅行了一周,凌晨两点半回到家里,到底没起得了床,去吃一碗豆腐脑。

反正也追不到小哥哥了。

但是无论如何,饭还是要吃。次日早晨,我在一众食客惊异的目光洗礼中,余光瞥见小哥哥和女孩浅笑和谐的身影,咬牙切齿的倒光了桌上的一瓶醋。

9、

抚着腮推门离开,我自己都未发觉,下意识的寻找琴声。

今天,怎么没有听到《二泉映月》?

想着或许是老人有事没来,但也总难忽视心间那一缕不安。我带着奇怪的情绪回家,突然开始期盼第二天。

因为那琴声,因为那老人。

10、

一连三天,我连一角藏蓝色的衣衫都没见到。

“嘿。”本来不愿意再和小哥哥打招呼,奈何这店里我最熟的就是他。“知道那个拉二胡的老爷爷哪去了吗?”

“他?”奇怪的瞅了我一眼,小哥哥回头冲着女孩笑:“五六天之前在门口,被大货车卷到车底下了。”

“二胡碎了一地,血都渗进砖缝里。”

“还是拉那首二泉映月。”

“你没来的那几天,他还来问过。”

11、

小哥哥没骗我。

砖缝里还有红色的印记。草丛里还有二胡的碎片。

再找下去,我怕见到白色的骨头。

所以我离开了。

12、

为什么只弹二泉映月?

为什么只弹渔舟唱晚?

13、

懂得的人,聆听的人,一个就足够。

所以,最合适的曲子,最应当弹奏的曲子,最能无言交流的曲子。

一首就够了。

老人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

我不是一个好的聆听者。

14、

天空晴蓝万里。

威尼斯人棋牌娱乐 1

本文由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发布于现代文学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威尼斯人棋牌娱乐花子

上一篇:桃花劫(撕裂苍穹)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威尼斯人棋牌娱乐花子
    威尼斯人棋牌娱乐花子
    1、 我会拉二胡,首先要感谢我的高中同学——马名玄。有一天,他叫我星期天到学校的乐队里去玩玩,我说,我什么都不会,没意思;他说,这不要紧,
  • 美满姜汤(华子)
    美满姜汤(华子)
    爱 . 家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子语集萃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align=centerborder=0 作者.逆时针/编辑.琴心 这个演讲让我流泪了 screen
  • 极乐潇湘行
    极乐潇湘行
    湖 南 之 行 发表于 2018-05-14 17:54 【序言】 大年初二刚刚过去,小纯洁打电话过来了: “过来湖南玩啊,我这边有很多好吃的哟。” “不去,不好吃!”
  • 【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思  念(天馬行空)
    【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思 念(天馬行空)
    思 念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screen.width-500)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500;" border=0 文:天馬行空 编:清风 书盈寸心 读不懂你 尘 路 昨夜的大雨 把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