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翠花,我被催眠了吗?
分类:文学小说排行榜

  大厅里灯火辉煌,挤满了人。这里的中心人物是催眠师。别看他身材矮小、其貌不扬,然而却眉开眼笑,满脸红光,神采飞扬。人们不住地对他微笑,鼓掌,啧啧称奇……在他面前人们相形逊色。
  他确实做出了奇迹。他让一个人昏昏睡去,把另一个人弄得全身僵直,让第三个人的后脑勺支在椅子边上,脚后跟却架在另一把椅子上……有个又高又瘦的新闻记者被他拧成了螺旋形。一句话,鬼知道他是怎么搞的。他对女士们造成的影响尤其强烈。
  她们遇到他的目光都魂飞魄散,像挨打的苍蝇一样。啊,女人的神经!如若缺了她们,这世上的生活该多么枯燥乏味!
  催眠师向一些人施展过他的法术之后,走到了我的跟前。
  “我觉得您的气质极易受外来影响,”他对我说,“您那么神经质,那么富于表情……您愿意让我催您人睡吗?”
  睡一觉有什么不好?行啊,亲爱的,你试试吧。我在大厅中央一把椅子上坐下,催眠师在我正对面①的椅子上坐下,握住我的两只手,用他那对吓人的蛇眼盯住我可怜的眼睛——
  观众把我们团团围住。
  “嘘……先生们!嘘……别出声!”
  大家安静下来……我们两人坐着,彼此瞧着对方的眼睛……过了一分钟,两分钟……我的背上起了鸡皮疙瘩,心怦怦地跳,但就是不想睡觉……
  我们继续坐着……又过了五分钟……七分钟……
  “他不受影响!”有人说,“好!这人了不起!”
  我们坐着,四目相对……我毫无睡意,连打盹的意思也没有……要是让我看一份市议会或者地方自治局的会议纪录,我恐怕早入梦乡了。观众开始交头接耳,嘿嘿冷笑……催眠师慌了神,开始眨巴眼睛……可怜的人!谁遭受惨败还能心情愉快呢?救救他吧,神灵们,快打发莫耳甫斯①来合上我的眼皮吧!——
  “他不受影响!”那个人又说,“够啦!别闹了!我早就说过,这都是骗人的把戏!”
  我听从这位朋友的召唤,刚要做一个起立动作,这当儿,我的一只手突然感到掌心里有个异物……我开动触觉,知道这异物是一张钞票。我的亲爹是医师,凡是医师单凭触觉就能知道钞票的面值。根据达尔文的理论,我在继承亲爹的种种才干的同时,也继承了这种可爱的本领。我摸出这张钞票是五卢布。摸出之后,我立刻睡着了。
  “真行啊,催眠师!”
  在场的几名医师都朝我走过来,在我身边转来转去,闻了又闻,都说:
  “嗯,没错……他睡着了……”
  催眠师为他的成功而洋洋得意,又在我头顶上挥动双手,于是我这个熟睡的人便在大厅里走动起来。
  “让他的手臂强直起来!”有人建议道。
  “您行吗?让他的手臂变僵!……”
  催眠师(他可不是胆小的人!)便拉直我的右臂,开始对它施展法术:又是搓揉,又是吹气,又是拍打。我那条胳膊却不听话。它摇来晃去像一条破布,就是不想变僵。
  “直不了的!您把他弄醒吧,要不然就害了他……瞧他那么瘦弱,又神经质……”
  这时我的左手又感到掌心里多了一张五卢布钞票……这一刺激通过条件反射由左臂传至右臂,于是那条胳膊迅即变僵了。
  “真行啊!你们瞧,多直,还冰凉的!跟死人的一样!”
  “完全失去痛觉,体温下降,脉搏减弱,”催眠师报告说。
  医师们开始摸我的脉。
  “没错,脉搏很细,”其中一人说。
  “肢体完全麻痹。体温大大下降……”
  “不过,这事该怎么解释呢?”一位太太问道。
  有位医师意味深长地耸耸肩膀,叹口气说:
  “我们只有事实!解释么,可惜现在还没有。”
  你们有事实,我却有两张五卢布钞票。还是我的更实惠……为此我要谢谢那位催眠师。解释么,我可用不着。
  可怜的催眠师!你何必缠住我这条眼镜蛇不放呢?
  追记:哎,这不是岂有此理吗?这不是卑鄙龌龊吗?
  我刚刚才弄清楚:那两张五卢布钞票原来不是催眠师塞进我手心里的,那是我的上司彼得·费奥多雷奇干的……
  “我这么做,”他说,“是想考查一下你的人品……”
  咳,真见鬼!
  “可耻啊,老弟……这可不好……我没料到……”
  “可是我家里有儿有女,大人,还有妻子……老母亲……再说目前物价这么昂贵……”
  “这可不好……你居然还想办一份自己的报纸……你在午宴上慷慨陈辞,总是热泪盈眶……可耻啊……我原以为你为人正直,想不到你……你爱财如命①!——
  无奈我只好把那两张五卢布钞票退还给他。有什么办法呢?名声比金钱更贵重。
  “我不生你的气!”上司说,“算了吧,你这是本性难改……可是她呢!她呢!真-奇-怪!她这人既温柔,又纯洁,像块杏仁奶酪!那又怎么样?连她也挡不住金钱的诱惑!怎么她也睡着了!”
  我上司所说的“她”,指的是他妻子玛特廖娜·尼古拉耶夫娜……
  一八八三年一月二十四日——

 我是一名能量疗愈师【头荐骨共振】,几个月前,在公司举办的深度放松工作坊中,一位同修看到我的脸色好差,善意的提出帮我做一次催眠,来一次深度清理。那段时间,我的确非常压抑,面临着家庭与工作的抉择。加上长期的做噩梦,恐惧…后来主动联系了催眠大师,请她帮我催眠。于是在一个晚上,她通过微信催眠了我,也是我第一次被催眠。那次的催眠,我链接到了父母,感受到父母在身后看着我,整整哭了一个多小时,对我的帮助很大。也因此对催眠有了初步的好感及认可!

左臂半弯曲举过肩头,指尖保持者张牙舞爪的不规则形状,右臂也半抬起,以微微的触碰支撑着左手半颗指尖,因垂直下拉的头颅,导致整个脖颈和肩膀都极度紧绷,头发完全覆盖在脸前,眼镜半只掉在耳朵边飘荡,灯光,笑声,说话声,我闭着眼睛,起伏着呼吸,尽量稳住胸膛,我知道有人走近了。

  杰夫·彼得斯挣钱的旁门邪道多得象是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煮米饭的方法。

 昨天,在疗愈师群又发现一位催眠大师,便与她相约到其家。上午我们三位疗愈师一起去的,催眠大师家的能量让人感到好放松,还给我们做了精油塔罗牌,过程中我就睡着啦。第一次去朋友家就在沙发上睡着了,嘿嘿,因为好放松。下午我请她帮我做一次催眠。

声音和热气突地传进右耳,我睁开眼睛,放下提线木偶一样的身体,摸索戴上眼镜,一言不发,没有表情,站起身子,略微趔趄下,穿过人群。

  我最爱听他叙说早年的事情,那时候他在街头卖膏药和咳嗽药水,勉强糊口,并跟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拿最后的一枚钱币同命运打赌。

 催眠之前,我是想解决问题的,期待能解决我的恐惧。因为恐惧的感觉令我瞬间全身无力…影响我的工作及日常。有点小担忧,怕进不去或是不真实。但在她的引导下,我很快就进入了,先是回到民国时期,在一个地下室的入口,有两位男生在探寻什么,我感到害怕,看不见自己,感觉自己在他们的后面,却又不被看见,感觉越来越害怕,从腿一直麻到手臂,好难受…

走上灯光照耀的舞台,黑色的椅子七把,最右面已经挨着坐着两个人,瘫软坐着,微胖的男士。半秒钟我在考虑坐哪,应该像往常一样选择远离人群的角落,还是挨着坐,我想,作为一个被催眠的人,我应该表现的没有那么防备。我挨着胖哥坐下,但还是下意识的往左移了半个身位。

  “我到了阿肯色的费希尔山,”他说道,“身穿鹿皮衣,脚登鹿皮靴,头发留得长长的,手上戴着从特克萨卡纳一个演员那里弄来的三十克拉重的金刚钻戒指。我不明白他用戒指换了我的折刀去干什么。

催眠师引导我去到有阳光的地方。于是又出现了另一个画面,我到了一片了森林中,在四处张望,穿着古代的服装。

七人坐满,我没有左右看,没有表情。

  “我当时的身分是著名的印第安巫医沃胡大夫。我只带着一件最好的赌本,那就是用延年益寿的植物和草药浸制的回春药酒。乔克陶族酋长的美貌的妻子塔夸拉在替玉米跳舞会①煮狗肉时,想找一些蔬菜搭配,无意中发现了那种草药。

催眠大师问我有没有人?我说没有。然后又出现了一个画面,我到了一个集市上,看到了好多的人在行走,但是感觉他们看不见我,我也无法与他们接触。催眠大师问我多大,我说大概是20出头的年龄。

正前方大灯闪耀,我看不见人群,我听得到喧嚣的声音,但也如尘土飞扬,身在其中而不知源自何处。催眠师说,旁边人认识吗,我摇头,对方想说认识,场下开始笑,我没忍住笑出声来,然后迅速回到面无表情,然后,催眠师说,看着那个灯,1,2,3,睡。

  ①印第安人在播种或收获玉米时跳的舞蹈。

催眠大师问我,要去哪里?紧接着我到了一座大宅门口,有两位侍卫,他们没有阻拦我,我直接进入大宅,到了一个大厅,有一位老太太手拿着拐杖坐着,望向我,她是大宅的主人,我很怕她,觉得她不那么友善,不想与她亲近,于是到了一间房,催眠大师问我,这是不是我的房间,我说是。然后走进来一位男士,他比我要年长十岁左右,看不清相貌,却感觉到他的阳刚之气,令我感到可以依靠。后来我们一起到了大厅老太太那里,我依然感到害怕老太太,全身再次一阵阵的麻。催眠大师问我们是什么关系,我说男士是老太太的孙子,我是老太太的孙媳妇。

没有摇摇晃晃的怀表,原来这就是催眠啊,我继续坚硬的固定着手臂,我继续将头低的无比低,虽然催眠师有意把我往右边靠,我还是将头低到了空挡,靠在肩头神马的,对我这样的防备心,是在睡着都不会发生的。右边人的手压在我的左肩,很重,还颤抖着在笑,我心里骂声,哥们既然没被催眠,就不要压的那么实在好吗!

  “我在前一站镇上的买卖不很顺手,因此身边只有五块钱。我找到费希尔山的药剂师,向他赊了六打八英两容量的玻璃瓶和软木塞。我的手提箱里还有前一站用剩的标签和原料。我住进旅馆后,就拧开自来水龙头兑好回春药酒,一打一打地排在桌子上,这时候生活仿佛又很美好了。

催眠大师引导我,问老太太,我对你做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害怕老太太?接着又进入了另一个画面,看见老太太坐在一个小厅里,我是她家的丫鬟,正在陪两个小孩踢球,忽然其中一位小孩不小心摔死了,我非常的恐惧,老太太要杀了我,我跪在老太太的面前好害怕。催眠大师引导我向老太太道歉,说我不是故意的。我道歉后,她没有杀了我,而是放我走了。我的着装是丫鬟装,头饰也是丫鬟头饰,背着一个包袱就独自上路,走过一片田野,来到了一个集市,有好多人在行走,依然没有人看见我,我无法与他们链接,到一家茶馆坐下,一会来了一位年轻的男士坐在我的对面,看起来是位农民,令我看到一丝希望,但始终和他没有交流,没有链接,他仿佛看不见我。但我跟着他一起回他家了,他家在一座森林里,有一座搭建的木屋,有一个菜园,他在菜园和厨房来回的忙碌,我始终跟在他后面,仿佛我一离开他的身边,离开那座房子的范围,我就有危险。我尝试着和他链接,可他仿佛看不见我,我因此有些恐慌…接着,篱笆门外有人敲门,是一位驼背的农妇老太太,我全身都麻了,好恐惧…那位老太太又来了,她凶狠的看着我,但男士依然看不见我,我感到老太太要对我不利,我感到非常非常恐惧…接着她把我绑在了柱子上,拿起斧头要杀我…我好恐惧…情急之下希望能获救,关键时刻,从森林里出现一队透明的人,他们救了我,把我带到了另一个世界,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不是人。在那个世界里,我没有恐惧。我看见一位神一样的像,很平静。还看到那里的街道,密密麻麻的魂体。

我想挪换个姿势,又想催眠中的人应该是不动的吧。我想算了,还是依言培养我的专注力和想象力吧,认真的去感受脖颈肩膀处传来的感受,那不是酸痛,那只是感受,像有针从肉中穿破,像草要破开皮肤顶出,像沉积的淋巴肿块组成的战车在撕扯碰撞,像战火正在这方寸肌肤间缭绕大地,无数细胞神经幻化成士兵正在厮杀哀嚎,像是所有隐秘在喷涌呼号寻找出路。。。

  “你说是假药吗?不,先生。那六打药酒里面有值两块钱的金鸡纳皮浸膏和一毛钱的阿尼林。几年以后,我路过那些小镇,人们还问我买呢。

 催眠大师问我,我在那个世界感觉怎么样?我是自由的嘛?我说感觉是安全的,我也是自由的。

有人来试胳膊的僵硬程度,我略微使了使劲,但由于手保持着自然的张牙舞爪状态,也没法握拳给自己试劲,我突然想起曾经看过一本有着参透人道野心的书,他说每个人都有能量,有层级,比如我一直喜欢的250能量,就不上不下,但可以有学习的能力。200一直以下,就等着以泪洗面了,310再往上往上就是大成之势。如何测试这能量呢,就是两个人面对而立,一人手臂伸直平举在前方,一人拿手指突袭向下压手臂,如果手臂不动,就能量高,手臂被压下去了,就能量低。那么,听起来不是就像比谁伸直手臂绷劲绷的好吗?但人家实验设计又有一步,同一个人,让你听教堂圣乐,班得瑞等美妙之声时,你获得正能量,你手臂就不被压下去,如果让你听重金属摇滚,哗啦啦的负能量传导给你,手臂就被压下去了,让你说爱,温暖,勇气等词汇时,手臂就坚硬有力,让你念杀戮,背叛,仇恨等词汇时手臂就下去了,让你想象悔恨羞愧之事,你手臂都软的像面条了,那么,催眠时刻,如果人人想象自己手臂硬的像钢板,岂不人人都爆高值,能量大增了?看起来像个BUG啊,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说催眠有疗愈功能,让人能量大增也就自圆其说了。正当我展开学理思辨时,有人从后面突不其然压我胳膊,我下倾30度,保持住。我勒个去,还真是能量不够啊。但我依然面无表情,也很好的保持了手部张牙舞爪的形状。

  “当晚我就雇了一辆大车,开始在大街上批销药酒。费希尔山是个疟疾流行的卑隰的小镇;据我诊断,镇上的居民正需要一种润肺强心、补血养气的十全大补剂。药酒的销路好得象是吃素的人见到了鱼翅海参。我以每瓶半块钱的价钱卖掉了两打,这时觉得有人在扯我衣服的下摆。我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于是我爬下来,把一张五元的钞票偷偷地塞在一个胸襟上佩着充银星章的人的手里。

 接着就进入了一个熟悉的画面【曾经在静心中出现过】我看到了在白雪皑皑的雪山中,一双单眼皮的眼睛深情的注视着我,那一刻,我的感觉是他就是我,他回到我的心里。只是我们即将要分开。催眠大师问我:他是谁?我们之间有什么约定吗?我说不知道,我们约定要再见面…催眠大师问我,我一直在找什么?我说不知道。接着又出现另一个画面,我穿着轻纱裙,年龄在20多岁,和这位雪山的男士在一座大宅门口相伴,然后我们进入大宅,原来我们是夫妻,有一位孩子,催眠大师问,我的感受是什么?我说我此刻好幸福。接着那位老太太又出现了,她是我孩子的奶妈,这一次她蛮和善的,但我依然对她有恐惧。

台上所有人,深呼吸,数到五,醒来,1,2,3,4,5.我睁眼,灯光还是太刺眼。

  “‘警官,’我说道,‘今晚天气不坏。’

催眠大师引导我问她,我对你做了什么?我把奶妈拉到荷花池边,问她,结果她又显现了凶相,我又产生巨大的恐惧…我问她,我对你做了什么?结果又进入另一个画面,我大概10岁,在河边杀了一只小动物,老太太就是那只小动物。我感到好内疚,感到老太太好可怜,我用心将她紧紧拥住,给她爱,问她,我如何才能帮到你?只要我能做的,都会做。催眠师问我有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我说没有。问我有没有在走路,我说一直都是在飘的,瞬间吓了自己一大跳。然后催眠师在念经,我安定下来,显现了佛堂的画面,我带着老奶奶去到佛殿,老太太还原了真身,变成一只小动物。

后来,我大笑,非常大笑,笑到椅子来回摇,吓得催眠师赶紧来扶住。

  “‘你推销你称之为药的这种非法假货,’他问道,‘可有本市的执照?’

催眠大师问,你从哪里来?为什么不回到身体里?于是我变成一个尼姑,走过刚开始出现的森林,又走到了那个集市。催眠师问,你在寻找什么吗?我说不知道。我说我想出来了,好疲惫…

再后来,催眠师说,认识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我青幽幽的说,翠。。。花。。。

  “‘没有。’我说。‘我不知道你们这里算是城市。明天如果我发现确实有城市的意思,必要的话,我可以领一张。’

我保证他怔了一下,要么被我如此配合感动了,要么被自己没想到的成功自我感动了。他问我,你自己来的还是和别人一起,我说。自己
他说你带证件了吗,我说,没有
他着急了,这可好,如何证明我不叫翠花呢
他问,你真的没有朋友吗?我想了半秒,放弃了斗智斗勇,说,有。

  “‘在你没有领到之前,我得勒令你停业。’警察说。

成功的催眠秀圆满落幕,下来后,左右前后的人问我,你真的被催眠了吗?我想了两秒,给出了一个无比理性模棱两可的答案,“有完成指令的冲动”。对方若有所思。

  “我收掉摊子,回到旅馆。我把经过情形告诉了旅馆老板。

我对身边人附耳说:“演技如何?”
“也许你真的被催眠了,只是你自己不知道。”
“怎么可能,我都记得”
“催眠不代表不记得啊,像身体那些也装不了,清醒的人做不到那种程度,还有为什么你会承认自己叫翠花,那不很可笑吗”
“既然撑到上台,就是想配合配合体验下到底发生了什么,要想挑刺拆台分分钟啊”
“那你被催眠了吗”
“没有吧”
“如果你一个人在演可以理解,难道所有人都那么配合他在演吗,又不给钱”

  “‘哦,你这行买卖在费希尔山是吃不开的。’他说。‘霍斯金斯大夫是这里唯一的医师,又是镇长的小舅子,他们不允许冒牌郎中在这个镇上行医。’

过了几天,我再想起我叫翠花这件事,心理一阵抵触排斥,就像被喜欢的人看到牙齿粘着唇膏,想臭美却搞猥琐了一样。所以我仔细回想寻找细节,再有人问我你那天被催眠了吗,我不再说故作深意的回答,而是斩钉截铁的说没有,还举出例证,比如我眼睛一直在睁着啊,我身体一直在微微动作啊,再后来,我避免去想这件事。

  “‘我并没有行医啊,’我说,‘我有一张州颁的小贩执照,必要的话,我可以领一张市的执照。’

我怕如认知失调理论一样,当我已作出行为,认知上认同是早晚的事。
但我认知不认知又会产生什么改变呢?台下的人,还有后来我告诉的朋友都一致认为我其实被催眠了的,因为我当场也承认了啊。

  “第二天早晨,我去到镇长办公室,他们说镇长还没有来,什么时候来可说不准。于是沃胡大夫只好再回到旅馆,在椅子上蜷坐着,点起一支雪茄烟干等着。

那现在,我为什么那么怕自己输掉认知呢。却又轻易着早早交出行为。

  “没多久,一个打蓝色领带的年轻人挨挨蹭蹭地坐到我旁边的椅子上,问我有几点钟了。

这个世界,一声翠花,已是翠花。
在我深陷我的生活,在我无力改变的日复一日,认知是我的仅有,是我对自己的催眠。

  “‘十点半,’我说,‘你不是安迪·塔克吗?我见过你玩的把戏。你不是在南方各州推销“丘比特什锦大礼盒”吗?让我想想,那里面有一枚智利钻石订婚戒指,一枚结婚戒指,一个土豆捣碎器,一瓶镇静糖浆和一张多乐西·弗农的照片——一共只卖五毛钱。’

PS,那个哥们下来后说真的认识我,在某一段昂扬憧憬鸡血的日子,不过那些日子一瞬而过,太梦幻太疏离,所以我不认得任何人了。

  “安迪听说我还记得他,觉得十分高兴。他是一个出色的街头推销员;不仅如此——他还尊重自己的行业,赚到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已满足了。人家一再拉他去干非法的贩卖假药的勾当;可是怎么也不能引他离开康庄大道。

  “我正需要一个搭档,安迪同我便谈妥了合伙。我向他分析了费希尔山的情况,告诉他由于当地的政治同泻药纠缠在一起,买卖不很顺利。安迪是坐当天早班火车到这里的。他自己手头也不宽裕,打算在镇上募集一些钱,到尤里加喷泉①去造一艘新的兵舰。我们便出去,坐在门廊上从长计议。

  ①尤里加喷泉:阿肯色州西北部的一旅游休养地。

  “第二天上午十一点钟,当我独自坐着时,一个黑人慢吞吞地走进旅馆,请大夫去瞧瞧班克斯法官,也就是那位镇长,据说他病得很凶。

  “‘我不是替人瞧病的。’我说。‘你干吗不去请那位大夫?’

  “‘先生,’他说,‘霍斯金大夫到二十英里外的乡下地方去替人治病啦。镇上只有他一位大夫,班克斯老爷病得很厉害。他吩咐我来请你,先生。’

  “‘出于同胞的情谊,’我说,‘我不妨去看看他。’我拿起一瓶回春药酒,往口袋里一塞,去到山上的镇长公馆,那是镇上最讲究的房子,斜屋顶,门口草坪上有两只铁铸的狗。

  “班克斯镇长除了胡子和脚尖之外,全身都摆平在床上。他肚子里发出的响声,如果在旧金山的话,会让人误认为是地震,听了就要夺路往空旷的地方逃跑。一个年轻人拿着一杯水,站在床边。

  “‘大夫,’镇长说,‘我病得很厉害。我快死了。你能不能想想办法救救我?’

  “‘镇长先生,’我说,‘我没有福气做艾斯·库·拉比乌斯①的正式门徒,我从来没有在医科大学里念过书。’我说。‘我只不过是以同胞的身分来看看有什么地方可以效劳。’

  ①原文是S. Q. Lapius。希腊神话中日神之子和医药之神,名为艾斯库拉比乌斯(Aesculapius),作者按照现代英语国家人的姓名把前两个音节换成了缩写字母。

  “‘非常感激。’他说。‘沃胡大夫,这一位是我的外甥,比德尔先生。他想减轻我的痛苦,可是不行。哦,天哪!哦——哦——哦!’他呻唤起来。

  “我招呼了比德尔先生,然后坐在床沿上,试试镇长的脉搏。‘让我看看你的肝——我是说舌苔。’我说道。接着,我翻起他的眼睑,仔细看看瞳孔。

  “‘你病了多久啦?’我问。

  “‘我这病是——哦——哎呀——昨晚发作的。’镇长说。‘给我开点儿药,大夫,好不好?’

  “‘飞德尔先生,’我说,‘请你把窗帘拉开一点,好吗?’

  “‘比德尔。’年轻人纠正我说。‘你不想吃点火腿蛋吗,詹姆斯舅舅?’

  “我把耳朵贴在他的右肩胛上,听了一会儿后说:‘镇长先生,你害的病是非常凶险的喙突右锁骨的超急性炎症!’

  “‘老天爷!’他呻唤着说。‘你能不能在上面抹点什么,或者正一正骨,或者想点什么别的办法?’

  “我拿起帽子,朝门口走去。

  “‘你不见得要走吧,大夫?’镇长带着哭音说。‘你总不见得要离开这儿,让我害着这种——灰秃锁骨的超急性癌症,见死不救吧?’

  “‘你如果有恻隐之心,哇哈大夫,’比德尔先生开口说,‘就不应该眼看一个同胞受苦而撒手不管。’

  “‘我的名字是沃胡大夫,别象吆喝牲口那样哇哈哇哈的。’我说。接着我回到床边,把我的长头发往后一甩。

  “‘镇长先生,’我说,‘你只有一个希望。药物对你已经起不了作用了。药物的效力固然很大,不过还有一样效力更大的东西。’我说。

  “‘是什么呀?’他问道。

  “‘科学的论证。’我说。‘意志战胜菝葜①。要相信痛苦和疾病是不存在的,只不过是我们不舒服时的感觉罢了。诚则灵。试试看吧。’

  ①菝葜(sarsaparilla)是百合科植物,根有清血、解毒和发汗作用,可制清凉饮料。镇长听成是“paraphernalia”(用具、配备)。

  “‘你讲的是什么把戏,大夫?’镇长说。‘你不是社会主义者吧?’

  “‘我讲的是,’我说,‘那种叫做催眠术的精神筹资的伟大学说——以远距离、潜意识来治疗谵妄和脑膜炎的启蒙学派——奇妙的室内运动。’

  “‘你能行施那种法术吗,大夫?’镇长问道。

  “‘我是最高长老院的大祭司和内殿法师之一。’我说。‘我一施展催眠术,瘸子就能走路,瞎子就能重明。我是灵媒,是花腔催眠术家,是灵魂的主宰。最近在安阿伯①的降神会上,全靠我的法力,已故的酒醋公司经理才能重归世间,同他的妹妹简交谈。你看到我在街上卖药给穷苦人,’我说,‘我不在他们身上行施催眠术。我不降格以求,’我说,‘因为他们袋中无银。’

  ①安阿伯:密执安州东南部的城市。

  “‘那你肯不肯替我做做呢?’镇长问道。

  “‘听着,’我说,‘我不论到什么地方,医药学会总是跟我找麻烦。我并不行医。但是为了救你一命,我可以替你做精神治疗,只要你以镇长的身份保证不追究执照的事。’

  “‘当然可以。’他说。‘请你赶快做吧,大夫,因为疼痛又发作了。’

  “‘我的费用是二百五十块钱,治疗两次包好。’我说。

  “‘好吧,’镇长说,‘我付。我想我这条命还值二百五十块。’

  “‘现在,’我说,‘你不要把心思放在病痛上。你没有生病。你根本没有心脏、锁骨、尺骨端、头脑,什么也没有。你没有任何疼痛。否定一切。现在你觉得本来就不存在的疼痛逐渐消失了,是吗?’

  “‘我确实觉得好了些,大夫,’镇长说,‘的确如此。现在请你再撒几句谎,说我左面没有肿胀,我想我就可以跳起来吃些香肠和荞麦饼了。’

  “我用手按摩了几下。

  “‘现在,’我说,‘炎症已经好了。近日点的右叶已经消退了。你觉得睡迷迷的了。你的眼睛睁不开了。目前毛病已经止住。现在你睡着了。’

  “镇长慢慢闭上眼睛,打起鼾来。

  “‘铁德尔先生,’我说,‘你亲眼看到了现代科学的奇迹。’

  “‘比德尔,’他说,‘其余的治疗你什么时候替舅舅做呀,波波大夫?’

  “‘沃胡。’我纠正说。‘我明天上午十一点钟再来。他醒后,给他吃八滴松节油和三磅肉排。再见。’

  “第二天上午我准时到了那里。‘好啊,立德尔先生,’他打开卧室房门时,我说,‘你舅舅今早晨怎么样?’

  “‘他仿佛好多啦。’那个年轻人说。

  “镇长的气色和脉搏都很好。我再替他做了一次治疗,他说疼痛完全没有了。

  “‘现在,’我说,‘你最好在床上躺一两天,就没事啦。我碰巧到了费希尔山,也是你的运气,镇长先生,’我说,‘因为正规医师所用的一切药都救不了你。现在毛病既然好了,疼痛也没有了,不妨让我们来谈谈比较愉快的话题——也就是那二百五十块钱的费用。不要支票,对不起,我不喜欢在反面签具背书,正如不喜欢在正面签发支票一样。’

  “‘我这儿有现钞。’镇长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只皮夹子,说道。

  “他数出五张五十元的钞票,捏在手里。

  “‘把收据拿来。’他对比德尔说。

  “我签了收据,镇长把钱交给了我。我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放在贴身的口袋里。

  “‘现在你可以执行你的职务啦,警官。’镇长笑嘻嘻地说,一点不象是害病的人。

  “比德尔先生攥住我的胳臂。

  “‘你被捕了,沃胡大夫,别名彼得斯,’他说,‘罪名是违犯本州法律,无照行医。’

  “‘你是谁呀?’我问。

  “‘我告诉你他是谁。’镇长在床上坐起来说。‘他是州医药学会雇用的侦探。他跟踪你,走了五个县。昨天他来找我,我们定下这个计谋来抓你。我想你不能在这一带行医了,骗子先生。你说我害的是什么病呀,大夫?’镇长哈哈大笑说,‘灰秃——总之我想不是脑筋失灵吧。’

  “‘侦探。’我说。

  “‘不错,’比德尔说,‘我得把你移交给司法官。’

  “‘你敢。’我说着突然卡住比德尔的脖子,几乎要把他扔出窗外。但是他掏出一把手枪,抵着我的下巴,我便放老实了,一动不动。他铐住我的手,从我口袋里抄出了那笔钱。

  “‘我证明,’他说,‘这就是你我做过记号的钞票,班克斯法官。我把他押到司法官的办公室时,把这钱交给司法官,由他出一张收据给你。审理本案时,要用它作物证。’

  “‘没关系,比德尔先生。’镇长说。‘现在,沃胡大夫,’他接着说,‘你干吗不施展法力呀?你干吗不施出你的催眠术,把手铐催开呀?’

  “‘走吧,警官。’我大大咧咧地说。‘我认啦。’接着我咬牙切齿地转向老班克斯。

  “‘镇长先生,’我说,‘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发现催眠术是成功的。你应当知道,在这件事上也是成功的。’

  “我想事情确实如此。

  “我们走到大门口时,我说:‘现在我们也许会碰到什么人,安迪。我想你还是把手铐解掉的好,——’呃?当然啦,比德尔就是安迪·塔克。那是他出的主意;我们就这样搞到了合伙做买卖的本钱。”

本文由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发布于文学小说排行榜,转载请注明出处: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翠花,我被催眠了吗?

上一篇:失落的符号: 第02章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