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聊斋传说之白衣少年
分类:书评随笔评论

无名仰望着天空,泪流满面。草泡的声音还在耳边回荡:“猪是的念来过倒;猫不吃老鼠就会缺少牛黄酸,导致夜盲症,刚刚那只宠物猫就是例子;路人丁最能表明文中解释是错误的,所以他不应该吃含有巴豆的奶酷,感谢由您提供的四位嗅觉不太灵敏的群演;向你的另外九十九万五千四百四十四只朋友问好;耗子先生!留步不送。”

图片 1 “李探花真是贵客呀!快里面请,里面请!”老鸨快步迎到门前,朝着来客连连作揖,热情地打着招呼,一张被脂粉涂白了的脸上,堆满了虚假的笑意。
  一个酒气熏人的白衣男子,前脚刚跨入醉香楼的门口,猛然就一个踉跄,几乎跌倒。
  李探花?醉得如此狼狈,还进这种地方的一个潦倒醉鬼,会是那个名满天下、俊雅风流的小李探花?
  “把胭脂姑娘给我叫下来!”白衣男子一脸厌恶地推开了老鸨欲伸出扶自己的手,仰头望着楼上大喊。
  “啊?……”老鸨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嘴巴尴尬地张着,就像被人塞进了一个臭鸭蛋。
  “怎么?几天不见,你的耳朵不灵光了吗?没听见我的问话吗?快叫胭脂姑娘下来!”老鸨这番神态,惹得白衣男子又是一声怒喝。
  老鸨一惊,猛打了一个冷战,嘴唇哆嗦着,还是说不出话来。
  “谁在大呼小叫?胭脂姑娘今天我包下了!”楼上也是一声惊雷似的怒喝!
  白衣男子脸色一变,侧过头,冷冷逼视着老鸨,沉声问道:“楼上这无礼的人是谁?”
  “李探花,李大侠!今天你就放老娘一马吧!楼上这位大爷,就是当地那位最惹不起的楚恶霸——楚拔山!惹急了他,他会把我这醉香楼连根拔了!”老鸨急得向白衣男子连连作揖,就差没有跪下磕头了。
  “惹不起的楚拔山?拔山?哈哈……咳……咳……”白衣男子忽然放声大笑,转而又弯身猛咳,咳得面颊一片赤红……
  “妈的!哪里来的痨病鬼?吃豹子胆了?老子……”楼上怒喝声刚似惊雷般炸开,忽然又嘎然而止!只静了片刻,楼上又蓦地“轰!……”一声巨响,似是巨物倒地的声音。“啊!……”紧接着,楼上又发出了带着极其恐惧的女子惊叫声。
  望着猛咳之后又怀抱双臂,嘴角浮着冷笑的白衣男子,老鸨一下给吓呆了……怔了半晌,老鸨才慌慌张张奔上了楼,颤抖着双手,慢慢推开了胭脂的那一间房门。
  光着上身的楚拔山,仰面倒在床下,两眼圆瞪,好象还未断气,两手正紧紧地抓着自己的咽喉,喉间犹在“格格”作响!
  飞刀,又见飞刀!露在楚拔山双手指间外的,正是一把深插咽喉的飞刀刀柄。小李飞刀的刀柄。
  胭脂只穿着一件贴身的红肚兜,瘫坐在床上,花容失色,身子不住地瑟瑟发抖,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
  例不虚发,一刀封喉!
  除了小李飞刀,江湖上,还有谁会有如此神出鬼没的身手?
  飞刀,飞刀!飞刀已现,小李呢?楼下的白衣男子,不是小李飞刀李寻欢,还会是谁?
  为了成全结义大哥龙啸云对自己未婚妻子林诗音的一片痴情,李寻欢在林诗音面前故做放荡,演戏似的日日流连在花街柳巷间。
  李寻欢违心的演戏,只是想让林诗音尽快对自己死心,尽快去接受他的那个痴情大哥龙啸云。每演完一出戏,李寻欢都要大醉几天,那一份演戏之后锥心刺骨的痛苦,也只有靠酒才能麻醉。
  老鸨望着平时飞扬跋扈,此时却像头死猪似的躺在床下的楚拔山,张大的嘴巴,又像被人给塞了一个臭鸭蛋,呆若木鸡的表情,有种说不出的可笑。
  “这是胭脂的卖身钱,不知够不够?”不知何时,李寻欢已经站在了老鸨的身后。
  “够!够了!胭脂姑娘从今天开始,就是李探花的人了!”老鸨如梦初醒,望着堆在桌上的一堆金灿灿的元宝,老鸨的脸上,一下子又堆满了刚才开始迎接李寻欢时那种虚假的笑意。
  坐在床上的胭脂,突闻此言,简直怀疑自己在做梦,直到李寻欢站到自己面前,微笑着向自己伸出了一只手,才知一切都是真实的。
  “李公子,这是何苦?胭脂已是残花之身,哪里配得上李公子的尊贵身份!”胭脂黑亮的一双美眸,已被泪水淹没。
  “胭脂,穿好衣服,出去再说!”李寻欢拿起床头一件红绸罗裳披在胭脂的身上。然后,一把拉起了一边垂泪,一边穿着红绸罗衣的胭脂,慢慢走出了房间,慢慢穿过了楼下一群又一群的红衣翠衫的美人堆。然后,在全是满眼羡慕的美人们的目光笼罩下,拉着胭脂走出了醉香楼。
  穿过了几条街,李寻欢忽然放开了拉着胭脂的手,转身面对着胭脂,神情专著地凝视着胭脂泪迹未干的粉腮。李寻欢刚才初进醉香楼的那份狼狈的醉态,此际早就荡然无存!
  站在胭脂面前的李寻欢,又恢复了以前那份温文儒雅的成熟男人的风度。小李探花就是小李探花,再怎么一身酒气,再怎么潦倒街头,还是掩饰不住小李探花骨子里的儒雅气质。潦倒的酒鬼,满大街随处都可以找出几个,如此儒雅的酒鬼,却只有小李探花一个。
  胭脂见李寻欢此刻的这番神态,粉脸一红,低下了头,含羞道:“现在的胭脂已是李公子的人,胭脂的身子,也是李公子的……”
  “胭脂姑娘,你误会了!”李寻欢从怀中掏出了几锭金元宝,然后又拿起胭脂的一只手,把元宝放在了胭脂的手心。
  “这?……”胭脂一愣。
  “胭脂姑娘,现在你是自由之身,该回哪里就回哪里,希望你能找到个好夫家,好好的过日子……咳……咳……”话音未落,李寻欢忽然弯身又猛咳了起来,咳得上气几乎接不上下气……
  咳了好一阵,李寻欢才缓缓平息了下来,苍白的双颊上,浮起了两团病态的嫣红。
  胭脂的眼泪又像断线珍珠似的纷纷落下:“李公子,我……”泣不成声的胭脂,忽然双腿一屈,一下跪倒在李寻欢的面前。
  李寻欢急忙伸手,扶起了泪流满面的胭脂:“在下是流浪之身,不能误了胭脂姑娘的终身,胭脂姑娘保重,在下就此告辞了!”李寻欢怕胭脂再做出异常举动,急忙向胭脂抱了抱拳,独自匆匆地走了。
  “李公子,李探花,胭脂是你的人,除了你,胭脂终身不嫁!”望着远去的李寻欢,胭脂抬袖擦了擦泪,喃喃自语道。
  可惜胭脂的这番话,李寻欢已经听不见了!
  又去另觅醉乡的李寻欢,他怎么会知道,他无意救下的一个青楼女子,以后竟然为了报答他,真的终身未嫁,为他独守了一生?他又怎么会知道,他故意放弃的林诗音,也在为他柔肠寸断?他更不会知道,他对他结义大哥龙啸云的这次成全,根本就错了!
  李寻欢一次又一次的违心演戏,不但深深地伤透了自己,也伤透了林诗音,更伤透了无数像胭脂一样痴情的青楼女子……这一份伤人伤己,极其沉重的感情债,就算李寻欢用尽一生,也还不清了!   

张幼量接过两只鸽子,仔细一看,那鸽子的两眼呈现琥珀色,黑色的眼珠圆如椒粒,熠熠发光,真是平生从未见过的良种!张幼量把两只鸽子捧到胸前,鸽子展翅欲飞,但见胁下肌肉晶莹,脏腑可见。真是世上罕见之品种。这时,残色渐渐隐去,夜色更昏暗了。张幼量虽然得到两只白鸽,但仍不满足,他又提出要那一大一小的鸽子,白衣少年无论如何也不肯给他。

  苏小茉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深呼吸几口后,站了起来开始洗漱

进宝说:“甲骨文的豕字,在两撇中间还有一个点,此为何意?”

图片 2

  “我刚刚一眨眼你就不知道去哪了,你没事吧?”

难道这个就是传说中创下了有史以来最具有传奇色彩的大神,真是无比帅呆。

张幼量看罢鸽舞,赞叹不已,心想: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自愧不如少年养鸽有方,便转弯抹角地向少年提出要求,送他一对鸽子。白衣少年开始婉言谢绝,后经张幼量再三恳求,白衣少年再也无法推托,只好答应给他一对。白衣少年口中发出‘’咕咕‘’唤鸽子的声音后,立即从天外飞来两只白鸽。白衣少年张开双臂,两只白鸽便轻轻地落到他的手上。

  “你就是苏小沫?”

草泡在下一关场出神的同一时间,无名也在盯着“先为猪畜六”出神。

张幼量回到家里,把两只白鸽用精致的鸽笼饲养起来。那鸽子像通人性,每逢张幼良走到宠前,不是欢喜啼叫,就是翩翩起舞,对比之下,他原有的其他鸽子就大大逊色了。第二年春天,那只雌白鸽下卵,孵出三只小雌鸽和三只小雄鸽,羽毛绒绒,令人可爱。张动量对其中的两只白鸽更加爱护。

  

难道真的有人竟然二十几年不穿内内最后一举成名轰动全村。

次日,齐知府派心腹差役,带着笼具,前往张幼量家索取鸽子。差役们来找张幼量。开始,张幼量说什么也不给,后来,差役说齐知府要用银子购买,张幼量心想:知府身居高官,肯定不会亏待我。于是,他很爽快地请差役挑选。张幼量带着差役来到白鸽的笼前,他见只只白鸽仰头鸣叫、展翅轻舞,对他十分亲昵。因此,他于心不忍,转脸回绝了差役。

  可惜她踮起脚望了半天都望不到

到了下一关场,草泡面对着瘦小但精神的白衣公子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

张幼量忙谦逊地说:‘’过奖过奖!鄙人只不过喜欢养鸽,借此消遣而已。‘’张幼量说罢,领着白衣少年来到院子里。

  “起来”

草泡说:“进宝兄言重了。低调,低调嘛,呵呵。”头上却渗出一丝冷汗。

白衣少年欠身行礼,客气地说:‘’小生是一个山野闲散之人,但也爱好养鸽。听说你养鸽有方,特地前来拜访请教!‘’

  “你居然不知道堔陌大神是谁!他可是我们学校有史以来第一位半年就修满了所有学分提前毕业的人”

可是又不由得不信,奇迹就在眼前站着,慈祥而又真实。

正在这时,门外‘’呼啦啦‘’进来几个手提灯笼的人。张幼量一看是自己村里的人来找他,正待向前答话,只听身边‘’扑棱‘’一声,那位白衣少年不见了。张幼量不觉大惊,抬头一看,只见像一只天鹅那样大的白鸽,在天空展翅飞翔。张幼量心想:难道这位白衣少年竟是这只白鸽变的吗?张幼量心中疑惑不解,他环顾四周,院落、房舍瞬间消失。只见夜色茫茫,松涛作响,原来,这里是他常来放鸽子的那片山林。张幼量神思恍惚,村民发现他精神失常,便向前询问,他一句不答,两眼直直地盯着那对白鸽子出神。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啊”

裸考?双百?

张幼量从迷蒙中惊醒,发现原来是在梦中。这时,白衣少年赠鸽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

  边走边转头喊道

那位奇迹说道:“草泡,不错,刚刚招财从你那里经过,把情况都跟我说了,我很佩服你,如果你能从这里闯过去,说明你本事真的不同凡响。”

张幼量正在纳闷,白衣少年指着黑乎乎的前面,说:‘’你看,我住的到地方到了!‘’张幼量瞪大眼睛,也没看出前面有什么房舍。他只好跟随白衣少年继续前行,没走多远,眼前出现了一座院落:只见灰瓦白墙、门台高筑,倒也十分别致,两人一前一后,来到门前。两人来到院内。张幼量举目一望,只见松柏遮天,绿苔铺地。正房一栋,画龙雕梁。院落清幽,好一个雅静的去处。

  难道是他?!

摘要: 裸考?双百?到了下一关场,草泡面对着瘦小但精神的白衣公子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难道这个就是传说中创下了有史以来最具有传奇色彩的大神,真是无比帅呆。难道真的有人竟然二十几年不穿内内最后一举成名轰动 ...

图片 3

  “等、等一下,我现在就去”

猫曰招财,猪号进宝,都是吉祥的愿望。在农人家里,不管什么样的饭菜,在进宝那里都能化成宝贝。还有人依此制成扑满,不管多么零碎的银两,都聚集在扑满肚子里,日渐丰腴。而求学的人,对各种知识兼收并蓄,长此以往真是要多厉害有多厉害。裸考双百可不是闹着玩的,是以草泡不敢有一丝懈怠。

两人走近挂有鸽子笼的檐下,但见鸽笼式样各异,排挂有序;鸽种多样,羽毛灿美。白衣少年连连称道:‘’果然名不虚传,兄长确是养鸽名手……

  “小茉”

一会儿,村民又慌慌张张地跑来告诉张动量:‘’公子,官府已派来几名差役,把院子里的鸽笼全砸烂了。鸽子死伤过半,其余全都飞走了。还说要立即拿你问罪哩!‘’

  她扬起笑脸,露出两颗小虎牙

白衣少年手托两只白鸽对张幼量说:‘’你若不嫌弃的话,就送你这两只吧。‘’

  “到现在才想起这些问题,你的反应还真是够迟钝的”

白衣少年在院子中间站定,‘’咕、咕、咕‘’学了几声鸽子叫,立即有两只毛色纯白的鸽子,由檐下翩翩飞出。两只鸽子,飞与檐齐,边叫边斗,相互追逐。时而,像两朵白莲在水面摇曳;时而,象两个白蝶在空中飞舞,好看极了。两只鸽子扑打嬉戏了一阵之后,白衣少年把手一挥,示意让它们离去,两只鸽子便听话似地腾空飞去。张幼量看得入了迷。白衣少年望着两只白鸽消失在夜空以后,口中又发出一种特殊的鸟叫声音,接着,又有两只鸽子从檐下飞出。这两只鸽子更是奇特,一只像鸭子一般大,一只却像拳头一般小,双双落到廊前石台阶上,像仙鹤一样轻步漫舞起来。大鸽子张开翅膀在地上边叫边跳;小鸽子展翅飞起,在空中上下翻转。两只鸽子一上一下,一唱一合,非常和谐有趣。一会儿,小鸽子骤然飞起,箭一般地飞向天空;大鸽子则伸长脖颈,仰望天空,高声鸣叫,像是在呼唤它的同伴。随后,小鸽又轻轻地落在大鸽头上,低声鸣叫,那声音轻盈、婉转、柔和、动听,好像一对情人在窃窃私语。

  “你就是苏小沫?”

张幼量灰心丧气地回到家里,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心想:齐知府把鸽子吃了,不但没给宫做,连钱也不给。他思前想后,不由得想起白衣少年来。朦胧之中,张幼量见白衣少年来到床前,愤怒地斥责道:‘’你并非真心爱鸽,你是利欲熏心、官迷心窍。我把儿孙托付给你,你却把他们都屠杀了!‘’说罢,愤愤而去。

  “现在还有九分钟”

村民以为他为找鸽子来到山林,催促说:‘’张公子,既然鸽子找到了,那就快回家吧,家里人已经等你大半夜啦。‘’张幼量这才如梦初醒,莫名其妙地说:‘’我怎么深更半夜来到这里呢?‘’张幼量双手抱着鸽子,在村人的簇拥下,郁郁不乐地离开了山林。

  “小沫,妈妈先不和你说了,先挂了哈”电话里的人顿了一顿,又说道“哦~对了,我的那个好闺蜜说已经叫了她的儿子来接你了,你到时候就直接跟着他去那个阿姨家就好了,好了,先挂啦”

原来齐知府贪吃鸽肉,鸽骨刺破喉中血管,流血不止身死。当地官府下令抓拿送鸽之人。张幼量因此被逮到大堂,重打四十大板,最后发配边疆充军。

  “你……”

差役如实地回禀齐知府。齐知府吃鸽肉心切,对差役说:‘’只要张幼量愿将最好的鸽子献上来,不仅赏以千金还要给他个官做。‘’

  他就是堔陌吗,刚才没看清楚他的容颜,现在细看,苏小沫不禁心中一震

这年秋天,济南府齐知府来邹平巡察。此人是个贪吃鸽肉的家伙,当地权贵为投其所好,告诉他张幼量养鸽数笼,而且品种优异,可以饱享口福,齐知府闻之甚为高兴。

  说着,她蹙迫的往屋里跑去,上楼后,她就胡乱的往行李箱塞着东西,基本上自己塞了什么都不知道

两人兴致勃勃地走出院门,直奔白衣少年的住村而去。张幼量跟那少年来到旷野,但见月色茫茫,秋风飒飒;萤火点点,虫鸣‘’唧唧‘’,四外无人,一片荒林。他们约走出几里路远,仍不见村落房屋,更不见烟火、灯光。张幼量不觉害怕起来,心想:他要带我到哪儿去呢?

  奇怪,怎么摔不痛呢?难道是我的幻觉

张幼量听后,洋洋自得,但却故作谦虚地说:‘’贤弟之言,实在是过奖,愚兄只不过爱好养鸽,并没有什么专长!‘’

  一道富有磁力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正在这时,村民慌张地跑来报告:‘’不好了,昨天,你送给齐知府的鸽子,知府吃了骨骾在喉,流血不止,生命危险,看来你要吃官司了!‘’张幼量听后,担心大祸即将临头,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他在屋里走来走去,不知如何是好。

  苏小沫低头一看

张幼量一听白衣少年家有异种,心中大喜,不顾天色已晚,忙说:‘’机会难得,颇愿见识见识,我们这就去吧!‘’说着,起身整衣就走。

  苏小茉喃喃道

一天,张幼量喂完鸽子,正在屋里休息,朦胧之中,见一位白衣少年从外面翩翩而来,很有礼貌地向他作揖问候。张幼量仔细打量来人,并不认识,但又不好失礼,便端上茶来,亲热地问道:‘’请问公子尊姓大名?府上住在哪里?来此有何贵干?‘’

  难道是他?!

图片 4

  “我的天!快要七点了,要迟到了”

张幼量听说齐知府要偿金赐官,心想:这可是‘’纱帽知府赐,福从天上来‘’的好事,便毫不犹豫地对差役说:‘’请二位官人代禀知府,我张幼量并非悭吝小人,一定拿最好的鸽子孝敬知府大人。‘’

  苏小沫惊讶的望着他

两人看完鸽子,返回屋里。张幼量又端上茶来,白衣少年呷了口茶,说:‘’张公子,小弟也养着几只鸽子,看来与您所养略有不同,不知你愿否前往敝舍看看?‘’

  伊依跑了过来,连忙打量着苏小沫

邹平县某村有个叫张幼量的读书人,从小酷爱养鸽。他家房里房外,廊上檐下,都挂满了养鸽子的木板笼子。张幼量爱护鸽子像爱护婴儿一样。天冷了,就烧草给鸽子取暖;天热了,就给鸽子喂些盐粒消暑。由于他养鸽子得法,所以鸽子繁殖非常旺盛。张幼量不仅养鸽有方,而且不惜巨金,到处搜集名贵品种,什么鹤秀、腋蝶、夫妇雀、花狗眼、翻跳、诸尖、大白、黑石、靴头……应有尽有。一时间,张幼量养鸽名闻齐鲁,远近爱好养鸽子的人,都纷纷前来观赏、讨取。张家真是门庭若市,好不热闹。

  “你就是苏小沫?”

第二天,张幼量并没见齐知府送来银两和官帖。他做官心切,顾不得许多,便将另外两对白鸽穿上红绸,用笼装了,亲自到齐知府住处献鸽。齐知府收下鸽子,把张幼量领进内室,笑道:‘’昨天送的鸽子,味道鲜美,日后每天都送两只!‘’张幼量满口答应,但等知府封官踢赏。可是,他等了半天,知府却只字不提。

  苏小沫的话还没问完堔陌就已经回答了

张幼量说完,便领差役来到鸽笼前,取出那对心爱的白鸽,用红绫捆缚,双手递给差役,说:‘’这是我的朋友白衣少年所赠稀世品种,特地献给知府大人!‘’他又亲自把差役送出大门,恳求说:‘’请诸位官人在知府大人面前多多美言几句。我张某对各位必有厚报!‘’那差役边答应边提取鸽笼向桥上走去。

  奇怪,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茫茫荒野,秋风萧瑟。流放充军途中,张幼量脚上打了水泡,疼痛难忍。他思前想后,悔恨不已。张幼量和两个差役正在艰难地向前赶路,只见天空的鸽群铺天盖地而来,发出‘’咕咕咕‘’地叫声,好像在警告人们:损人利己,不择手段的人,到头来只能落得名利落空,下场可悲……

  见没有人应自己,苏小茉停下了脚步

张幼量听罢,立即像疯了一样,跌跌撞撞跑了出去。只见院子里被砸得乱七八糟,一片狼藉,连一只鸽子也没有了,差役们还在抡着棍棒到处乱砸!张幼量一阵晕眩,瘫软在地上。差役们如狼似虎地围了上来,七手八脚地把他捆了起来。

  堔陌低头看了一下手表

  苏小沫竟瞬间失神

  堔陌没有理会苏小沫的不解,迈开长腿就往校门外走去

  “伊依,你怎么在这”

  “小沫,我是妈妈”

  苏小沫睁开了眼睛,正对上一双墨蓝色的眸子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转身望了一下闹钟

  苏小沫的话还没问完堔陌就已经回答了

  见对方没有理会自己,苏小沫不得不跟上他

   : 小茉,妈妈有一些事要外出一段时间,你好好照顾自己,有事记得联系我

  苏小茉眸光沉了沉

  全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就在她卷起袖子准备“大挤一场”的时候

  苏小茉正转身准备离开,眸光突然间瞥见桌子上压着一张纸条

  

  “喂,你好”

  “我的天!快要七点了,要迟到了”

  去到学校后,还没走进班上,注意力就被喧嚷的叫声给吸引过去了

  “那个,你是来接我去……”

  

  早晨的光芒照耀在苏小茉那精致的脸上,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和谐

  堔陌迈开他那修长的腿,走到苏小沫面前

  电话里隐约传开客户询问的声音

  “小沫,你听妈妈说,我因为这次要出差比较久,可是又放心不下你,所以啊我叫了一个阿姨来照顾你,她是我的好闺蜜,所以你不用担心,这一阵子你就去她家住吧”

  苏小沫听到时间所剩无几,着急地跺了跺脚

  苏小茉喃喃道

  见对方没有回应自己,她不满地撇了撇嘴

  “现在还有九分钟”

  苏小沫皱了皱眉,按下了接听键

  伊依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苏小沫紧张地紧闭着眼睛

  “堔、堔陌大神”

  堔陌没有理会苏小沫的不解,迈开长腿就往校门外走去

  苏小沫望向人群

  “妈,我去上学了”

  她连忙爬起来,脸色染起了一抹红晕

  伊依刚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回过神来的时候苏小沫已经不知道去哪了

  伊依跑了过来,连忙打量着苏小沫

  就在她快要挤进去的时候,脚上突然拌了一下

  苏小茉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深呼吸几口后,站了起来开始洗漱

  

  “真是的,这么高冷干嘛”

  “堔陌大神是谁?”

  “你现在有十分钟的时间,上去收拾好自己的行李下来”

  苏小沫因为气愤脸上有些微红

  “小沫,我是妈妈”

  说着苏小沫赶紧的跟上了他的脚步

  见对方没有回应自己,她不满地撇了撇嘴

  “妈?!”

  “诶…妈”

  她走过去抽出纸条一看,上面写着

  一道富有磁力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这里到底干嘛啦,怎么这么多人围着”

  伊依刚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回过神来的时候苏小沫已经不知道去哪了

  “伊依我没事,不好意思要你担心了”

  “是”

  苏小沫听到时间所剩无几,着急地跺了跺脚

  一道声音叫住了她

  她猛地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吸着空气,瞳孔紧缩着,仿佛只有这样才能降低心中的恐惧似的

  苏小沫有点没反应过来

  “跟我走”

  苏小沫紧跟在堔陌身后

  奇怪,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早晨的光芒照耀在苏小茉那精致的脸上,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和谐

  全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妈,我去上学了”

  “你现在有十分钟的时间,上去收拾好自己的行李下来”

  苏小沫竟瞬间失神

  堔陌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面前这位留着短发,穿着清爽随意搭配装的女生,就是苏小沫的好闺蜜

  “这里这么热闹,我肯定凑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啊”

  高挑的身材,斧刻般的脸庞上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那深邃的双眸犹如是浸泡在冰冷如水的月亮一般

  苏小沫转眸望向堔陌

  她刚刚听伊依说完,她就迫不及待的想见一下这位传说中的大神

  苏小沫听了后也有些吃惊

  “这…这不是我家吗?”

  见没有人应自己,苏小茉停下了脚步

  此刻的苏小沫正在人群中和那些人挤地个你死我活

  “半年!”

  “不对啊,这是我自己家,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堔陌看了一下手表

  

  电话里的人一口气说完这些话,完全就没等苏小沫反应过来

  “奇怪,去哪了?”

  

  “不、不是这样的”

  她抬头一看

  

  唉,刚来的帅哥就走了,我还没饱够眼福呢

  “小沫,你听妈妈说,我因为这次要出差比较久,可是又放心不下你,所以啊我叫了一个阿姨来照顾你,她是我的好闺蜜,所以你不用担心,这一阵子你就去她家住吧”

  “算了,反正都已经习惯了”

  “等、等一下,我现在就去”

  “妈”

  她走去了厨房,见还是空无一人

  

  苏小沫望向人群

  她停下了脚步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小茉”

  苏小沫有点疑惑的望着伊依

  电话里的人一口气说完这些话,完全就没等苏小沫反应过来

  说着,她蹙迫的往屋里跑去,上楼后,她就胡乱的往行李箱塞着东西,基本上自己塞了什么都不知道

  一道低沉而带有磁性的声音传进了苏小沫的耳朵里

  

  苏小沫正扶着行李箱喘着气

  “啊……嗯”

  “你不知道吗?堔陌大神回来了”

  “到现在才想起这些问题,你的反应还真是够迟钝的”

  “你……”

  

  苏小沫真的是要被自己蠢哭了

  “啊!!为什么?”

  “奇怪,去哪了?”

  “你不知道吗?堔陌大神回来了”

  又要外出吗?每次都是在家里待两三天就走了,经常几个月都见不到人

  “你怎么会知道我家在这?”

  “你就是苏小沫?”

  她正准备开口,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好奇心重的苏小茉也控制不了自己的脚步凑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她抬头一看

  苏小沫睁开了眼睛,正对上一双墨蓝色的眸子

  她扬起笑脸,露出两颗小虎牙

  “你就是个怪物,你别靠近我们”

  儿子?苏小沫下意识的望了一下堔陌

  苏小沫有点没反应过来

  伊依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啊…为什么?”

  电话里有些急切的声音传了出来

  讽刺和不屑的声音在脑子里回响着

  伊依惊讶定了定身子

  就在她卷起袖子准备“大挤一场”的时候

  “小沫,妈妈先不和你说了,先挂了哈”电话里的人顿了一顿,又说道“哦~对了,我的那个好闺蜜说已经叫了她的儿子来接你了,你到时候就直接跟着他去那个阿姨家就好了,好了,先挂啦”

  “啊…为什么?”

  堔陌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真是的,这么高冷干嘛”

  “走吧”

  

  他就是堔陌吗,刚才没看清楚他的容颜,现在细看,苏小沫不禁心中一震

  儿子?苏小沫下意识的望了一下堔陌

  可惜她踮起脚望了半天都望不到

  苏小沫:“……”

  声音再次响起,苏小沫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正压在一位男生身上

  苏小沫听了后也有些吃惊

  几分钟后,苏小沫拖着个宽大的行李箱有些狼狈的走了下来

  和往常一样,苏小茉换上长长的牛仔裤,整理好自己的着装

  “妈?!”

  

  “起来”

  “算了,反正都已经习惯了”

  声音再次响起,苏小沫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正压在一位男生身上

  说着堔陌拖起苏小沫的行李箱往外走去

  伊依不舍的望着堔陌的背影

  

  “还有,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家在哪?”

  完了完了,要扑街了

  “对啊,你也很吃惊吧,我告诉你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你知道吗堔陌大神可是一个超级无敌大帅哥,他……诶,人呢?”

  苏小沫低头一看

  “好嘞,你去吧”

  她走去了厨房,见还是空无一人

  苏小茉抓紧着被角,一滴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下来

  “我刚刚一眨眼你就不知道去哪了,你没事吧?”

  苏小沫小声嘀咕了一句

  “这里这么热闹,我肯定凑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啊”

  “慢了两分钟”

  高挑的身材,斧刻般的脸庞上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那深邃的双眸犹如是浸泡在冰冷如水的月亮一般

  “诶…妈”

  “那个,你是来接我去……”

  她停下了脚步

  苏小茉正转身准备离开,眸光突然间瞥见桌子上压着一张纸条

  

  “喂,你好”

  奇怪,怎么摔不痛呢?难道是我的幻觉

  苏小沫抬头一看,是刚才自己一不小心扑倒的男生

  她正准备开口,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一道低沉而带有磁性的声音传进了苏小沫的耳朵里

  苏小茉回过头

  

  “这里到底干嘛啦,怎么这么多人围着”

  她猛地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吸着空气,瞳孔紧缩着,仿佛只有这样才能降低心中的恐惧似的

  一道声音叫住了她

  电话里的人已经挂了电话,只听见电话里传开有节奏的嘟嘟声

  “小沫,你没事吧?”

  

  “我再说一次,起来”

  她觉得自己脑子肯定是短路了,居然让别人看了一天的笑话

    “你就是个怪物,你别靠近我们”

  苏小沫正扶着行李箱喘着气

  “原来是做梦”

  “到了”

  “到了”

  苏小茉回过头

  说着堔陌拖起苏小沫的行李箱往外走去

  未知号码

  “啊…到了”

  苏小茉眸光沉了沉

  电话里有些急切的声音传了出来

  “伊依,你怎么在这”

  “妈”

  见对方没有理会自己,苏小沫不得不跟上他

  此刻苏小沫就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真是丢脸丢大了

  又要外出吗?每次都是在家里待两三天就走了,经常几个月都见不到人

  “啊……”

  “伊依我没事,不好意思要你担心了”

  苏小沫紧跟在堔陌身后

  说着她抓起书包就往楼下跑

  伊依不舍的望着堔陌的背影

  堔陌迈开他那修长的腿,走到苏小沫面前

  

  “半年!”

  “走吧”

   : 小茉,妈妈有一些事要外出一段时间,你好好照顾自己,有事记得联系我

  面前这位留着短发,穿着清爽随意搭配装的女生,就是苏小沫的好闺蜜

  苏小沫皱了皱眉,按下了接听键

  “这…这不是我家吗?”

  

  和往常一样,苏小茉换上长长的牛仔裤,整理好自己的着装

  “跟我走”

  “还有,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家在哪?”

  说着她抓起书包就往楼下跑

  边走边转头喊道

  讽刺和不屑的声音在脑子里回响着

  未知号码

  苏小沫惊讶的望着他

  此刻苏小沫就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真是丢脸丢大了

  须臾后,她的手轻轻抚摸上了脸颊,望着手上的泪痕,她才渐渐的回过神来

  

  她愣了几秒钟

  “好嘞,你去吧”

  此刻的苏小沫正在人群中和那些人挤地个你死我活

  “唉、唉你等等我”

  “啊…到了”

  电话里的人已经挂了电话,只听见电话里传开有节奏的嘟嘟声

  “唉、唉你等等我”

  她觉得自己脑子肯定是短路了,居然让别人看了一天的笑话

  “慢了两分钟”

  一道带有磁性的声音传了过来

  “小沫,你没事吧?”

  好奇心重的苏小茉也控制不了自己的脚步凑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唉,刚来的帅哥就走了,我还没饱够眼福呢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啊”

  “不、不是这样的”

  苏小沫有点疑惑的望着伊依

  “啊…”

  

  苏小沫抬头一看,是刚才自己一不小心扑倒的男生

  伊依惊讶定了定身子

  堔陌看了一下手表

  他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对啊,你也很吃惊吧,我告诉你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你知道吗堔陌大神可是一个超级无敌大帅哥,他……诶,人呢?”

  苏小沫:“……”

  

  “啊!!为什么?”

  “伊依,你先回去吧,我等会回来”

  苏小沫紧张地紧闭着眼睛

  “原来是做梦”

  就在她快要挤进去的时候,脚上突然拌了一下

  “你怎么会知道我家在这?”

  

  “是”

  一道带有磁性的声音传了过来

  她愣了几秒钟

  她连忙爬起来,脸色染起了一抹红晕

  “你居然不知道堔陌大神是谁!他可是我们学校有史以来第一位半年就修满了所有学分提前毕业的人”

  “伊依,你先回去吧,我等会回来”

  说着苏小沫赶紧的跟上了他的脚步

  “啊……”

  “呵,丑八怪就是命贱,一辈子都只能遮遮掩掩的”

  她走过去抽出纸条一看,上面写着

  堔陌低头看了一下手表

  苏小沫转眸望向堔陌

  “堔陌大神是谁?”

  苏小沫小声嘀咕了一句

  

  苏小沫真的是要被自己蠢哭了

  电话里隐约传开客户询问的声音

  她转身望了一下闹钟

  须臾后,她的手轻轻抚摸上了脸颊,望着手上的泪痕,她才渐渐的回过神来

  “呵,丑八怪就是命贱,一辈子都只能遮遮掩掩的”

  “我再说一次,起来”

  去到学校后,还没走进班上,注意力就被喧嚷的叫声给吸引过去了

  苏小茉抓紧着被角,一滴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下来

  苏小沫因为气愤脸上有些微红

  几分钟后,苏小沫拖着个宽大的行李箱有些狼狈的走了下来

  “堔、堔陌大神”

  “啊……嗯”

  他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完了完了,要扑街了

  “啊…”

  “不对啊,这是我自己家,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她刚刚听伊依说完,她就迫不及待的想见一下这位传说中的大神

  

本文由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发布于书评随笔评论,转载请注明出处:太古聊斋传说之白衣少年

上一篇:短篇小说:关场仙行记05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买官靠山邪道:看官准绳谈升官之道
    买官靠山邪道:看官准绳谈升官之道
    摘要 :大学如官场,教授如官员,校园里的阴谋和阳谋。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20日书讯:近日,史生荣新书《教授之死》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史生荣,男,祖
  • 短篇小说:天涯喵汪恋(4)
    短篇小说:天涯喵汪恋(4)
    短篇小说:天涯喵汪恋(4)。摘要 :小冲和悦悦就这样回家了。咦,这怎么有只狗?悦悦有点吓死了。而小帅却兴致勃勃。臭狗,走开!悦悦一脚踢开了小帅
  • 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瘫痪小伙用黄金年代根手
    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瘫痪小伙用黄金年代根手
    摘要 :他虽然是脑瘫儿,但他却身残志坚,更是父母的骄傲和自豪。陕西省西安市边东街的陈硕,今年30岁,他历时13年写出68万字的玄幻小说。在家人和出
  • 光前些天报:随笔力,人Sanmig
    光前些天报:随笔力,人Sanmig
    摘要 :周晓枫1969年6月生于北京。1992年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现为北京作家协会驻会专业作家。出版有散文集《鸟群》《斑纹》《收藏》《你的身体是个
  • 【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为什么笙箫默
    【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为什么笙箫默
    摘要 : 《何以笙箫默》最适合您的才是最好的书!推荐书为您搜集购买地址,请放心购买: 正在热播的《何以 ... 而她好像一点没变。 26、一人花开,一人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