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山吟原文[彭罙古诗]
分类:诗词歌赋大全

芝山吟

元代:彭罙

元广陵人,字仲愈。书无不读,通五经。性行纯,谨言笑。有《仲愈集》。

彭罙

轻烟薄雾实难描,更有何人手段饶。惊起暮天沙上雁,双双飞去上云霄。——元代·万松禅师《示门人偈》

示门人偈

溪亭春草绿,白鸟下初晴。柳锁长堤暗,花摇深水明。愔愔隔帘影,袅袅听箫声。自酌壶中酒,无穷天地情。——元代·彭炳《溪亭》

溪亭

独步谁为侣,溪边有白云。情亲鸥共狎,机动鹿分群。细草沿厓出,幽花隔岸闻。归鸦背秋色,飞过夕阳林。——元代·舒頔《独步》

独步

元代:舒頔

独步谁为侣,溪边有白云。情亲鸥共狎,机动鹿分群。

细草沿厓出,幽花隔岸闻。归鸦背秋色,飞过夕阳林。

1

翠鸾啼云天四垂,花龙双双神姥归。金仙忆君泪如水,昌阳落花青蕊蕊。层城珠阙扬素氛,开明狺狺环九门。羲和走马不待人,鲸鱼吸海海生尘。若有人兮怅修阻,紫玉参差老凤语。笑挥如意教云舞,云间鹤雏生两羽。归来归来勿蹉跎,秋风吹折玕琪柯。——元代·黄溍《昆崙歌寄吾丘子行》

图片 1

沿着曲曲折折的小道,我和朋友漫步在老济南的街巷。用漫步的方式来寻找曲水亭街,似乎与我心情的急切不太相称吧?呵呵,可在我心中啊,这曲水亭街应不单是一条流水潺潺、高亭幽立的古老街道,更是一种雅致与温馨的象征;而对她的追寻也是在精神与情韵上的寻觅。所以,漫步是最好不过的了;在我看来,也唯有漫步者,才最有资格去探求那份静谧,去体味那份幽情。

西山有灵芝,我采茹其芳。吐气为卿云,绚烂纷天章。紫微上卿不敢惜,手抉氛埃看五色。虎豹卫关深九重,倏烁电光迷白黑。归来不是故山遥,天风卷幔正飘飘。化作慈溪泮林雨,坐令嘉植长春苗。碧涧泠泠煮芹藻,恰似山中采芝好。咀华滋味与人同,粱肉朱门祇素饱。阖闾城头秋日凉,停云只隔钱塘江。西山日夜生辉光,山中紫芝烨烨长,更结飞霞高颉颃。——元代·彭罙《芝山吟》

昆崙歌寄吾丘子行

元代:黄溍

黄溍(1277年11月27日—1357年10月18日),字晋卿,一字文潜,婺州路义乌人,元代著名史官、文学家、书法家、画家。他文思敏捷,才华横溢,史识丰厚。一生著作颇丰,诗、词、文、赋及书法、绘画无所不精,与浦江的柳贯、临川的虞集、豫章的揭徯斯,被称为元代“儒林四杰”。他的门人宋濂、王袆、金涓、傅藻等皆有名于世。

黄溍

吾郡山川秀,黄陂亦有名。闻君谈胜概,邀我共游行。路指苍崖近,村临碧涧萦。尘嚣辞澒洞,丘壑愿经营。缭绕菱塘曲,潺湲水碓清。深泥缘狭径,积雨涨前坑。陟涉衣裳湿,扶携杖屦轻。阳云迷叆叇,攲石履峥嵘。俗讶精灵异,谁知唱和情。林僧来问讯,野老亦逢迎。注碗金芽茗,充庖玉笋羹。敲推篱犬吠,馈饷草鸡烹。少憩沾微醉,前趋若有程。土门斜束隘,坡岸敞连坪。石马眠荒垄,昭陵失废茔。腾蛟双踊跃,蹲豹互狰狞。迢递峰峦起,穹窿窟窦鸣。岭麋超险峻,潭鲔漾澄泓。㶁㶁泉分洁,欣欣卉并荣。奔流寒漱玉,磐石迥疑城。避地伤前事,穷途蹙远征。蚁柯尘业误,鱼木祸罗婴。岁月重登览,烟霞几变更。陈雷今合契,黄绮旧同声。招隐依松桂,寻芳拾杜蘅。逍遥吟伐木,谈笑坐班荆。凤涧萎蕤合,螺峰宛转明。田家深处乐,王政此时平。杂遝欢樵采,喧阗羡偶耕。半年饶芋粟,膏壤足稌粳。鼓腹雍熙叟,居巢太古氓。幽怀真可豁,佳境实难并。白鹤鸣相狎,青猿戏不惊。静中无俗念,方外有贤英。蕙结灵均佩,松号子晋笙。仰窥悬瀑净,侧度小桥横。茅舍藤穿牖,柴窗竹覆楹。花檐蜂阵阵,桐巷鸟嘤嘤。席帽看云坐,匏尊倚树倾。凉飔驱溽暑,斜照弄新晴。倚石延诗思,临流破宿酲。疏慵聊翰墨,沈湎愧瓶罂。着屐随康乐,回车泣步兵。只应除世鞅,端可脱尘缨。趋走烦童御,倦狂托弟兄。橘中期四友,林下忆三生。绝德瓢须弃,忘形席任真。玄言超混沌,遐举问蓬瀛。瑶草行堪掇,丹砂炼欲成。他年求道侣,即此缔幽盟。——元代·黄哲《游黄陂五十韵》

游黄陂五十韵

白露滋兰斛,寒花晚更留。香临日午静,孤耐客心幽。夜月连千里,天风薄九秋。故人江海去,相忆负同游。——元代·黄镇成《斛兰三开有怀蒋师文》

斛兰三开有怀蒋师文

能文亦有张公子,往岁俄加道士衣。载酒白云山下路,拟将毫翰与同挥。——元代·杨弘道《宿浚仪公湖亭四首 其四》

宿浚仪公湖亭四首 其四

元代:杨弘道

能文亦有张公子,往岁俄加道士衣。载酒白云山下路,拟将毫翰与同挥。

1

足酒数畦秫,无弦三尺琴。柴桑陶处士,千古一知音。

对于曲水亭街,我一直保存着几分向往与神秘。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时,我脑海里显现出的便是一片自然与幽谧之景,更是诗情与画意的融合。生活在那里的人们是不是既有“万户捣衣”的乡村古韵,又有“闲敲棋子”的雅士情调呢?我不敢断定,只是带着一份好奇与憧憬,深深地期盼有朝一日能去这个令我心驰神往的地方走一走,也好品味一下老济南的风韵。

徐霞客在丽江及鸡足山期间完成《鸡足山志》《溯江纪源》《滇中花木记》《丽江纪略》《法王起源》等重要论著

沿着静静的溪水,我和朋友自南向北慢慢地走在街道上,想找寻一下这曲水的源头。可当溪水又至一拐角处时,沿溪的街道已通向他处。只见这溪水从一堵墙低端的巨孔里流出,仿佛是从另一个遥远的世界流来;带着清纯与福运,为这里的人们送上一份蕴藉与温存。我看着这淙淙溪水,想起了桃花源的故事。“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住在曲水亭街的人们,虽然不是处在世外桃源,但那生活的情态应该也相差无几吧!朋友说:“在这儿住下多好啊!”我笑了笑,心里向往着……

《玉湖秋兴》

狭长的小道不断交错延伸,似乎有意为这寻觅的过程添加几分曲折。可当我看到那一淙清溪时,我的心再也抑制不住那畅快明朗带给我的惬意与兴奋了。曲水亭街,终于见到了你!曲水亭街,比我想象中还添了几分清丽!不必说那依依杨柳、淙淙流水,也不必说那古朴高亭、典雅小桥,单是这家户门前熟睡的小狗、溪水边欢鸣的群雀,就足以使人徜徉于那份温暖与安实,遐想于那份悠远与静谧。

《山居六言》

我们接着又顺流向北,走出了曲水亭街,竟然来到了大明湖南门。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原来曲水亭街就在大明湖的南侧。然后又记起了我刚到济南时,就来到大明湖西南门的铜元局前街。现在才知道,当我徘徊于陌生的铜元局前街时,曲水亭街就悄悄地偎依在我的身旁。而在一年之后,我们才最终得见;确实是孕育已久的缘分啊!

《书便面寄鸡足山本无上人》

那座雅致素朴的高亭耸立在溪水边的一个拐角处。“荷香送爽棋声韵,曲水流觞雅士情。”抬头仰望,我眼前仿佛又呈现出了“流觞曲水”边,众人“列坐其次”,举觥筹,吟诗赋的场景。古时历代文人似乎都在探寻某种幽静和旷远;而当这些志同道合者聚在一起时,则又是一番无比热闹的景象。可再热闹,也是他们在心灵上接受的一次洗礼,在精神上求得的一种平静。文人是孤独的,又是最容易感到满足的。在这小溪边,在这高亭下,他们用他们独有的风华传承着某种亘古不变的情怀。尽管现在已没有昔日对弈的棋士,也没有溪边饮酒的诗人,但这份情怀依然存在于人们的心中,也将永远存在下去。

清樾连成幄,霜皮缀作龙,笑他桃与李,空自媚芳容。

又是一个周末,和朋友吃过午饭后,我们决定去曲水亭街看看。可这所谓的“曲水亭街”具体在济南的哪里呢?只晓得她属于老济南的一部分,其他一概不知;甚有“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意味。呵呵,这样最好!就像素未谋面却又相恋已久的恋人,我和曲水亭街的相遇洋溢着几分神秘的缘分;正是因为这神秘才更多了内心的激动;也正是因为坚信有缘,我才不必担心自己能否实现这个企盼已久的心愿。

著有《云集》、《啸月函》、《山中逸集》、《芝山集》、《空翠居录》、《光碧楼选集》、《云□淡墨》等7部诗文集。遗诗1000余首,收入《四库全书·子部杂家》,《云南丛书》亦收27首。其诗多一题复咏,从不同角度,运用不同韵律和诗体表达不同的立意。

那次去过曲水亭街后,我就再也没去过。因而,对她的那份神秘与向往也变得愈加浓厚;浓厚得莹润,浓厚得充实,仿佛已在我的心田滋长、结果。呵呵,我的曲水亭街啊,犹如一缕飘香的秀发,散依在老济南的肩头,缠绵着那份古韵清香;又似一曲悠长的丽歌,荡漾在我的心底,萦绕着那份圆润轻柔。不必问你我能否再相见,因为我想起你时就如在眼前;也不用管岁月如何沧桑,因为我会永远将你在心头珍重、保藏……

2011年电视剧《木府风云》朱晓渔饰木增

图片 2

《居芝山》

《山趣吟》之十

图片 3

图片 4

东壁图书照丽阳,湖边文笔碧霄翔。峰常绚彩何须梦,天目书云不纪祥。

朔风昨夜冷潇潇,起来遍地皆琼瑶。梅花梨花参差落,蜂翅蝶翅横斜。

图片 5

图片 6

木增画像

列岫层峦皆几案,得云流水尽文章,巨灵千载题春雪,始信如椽出大方。

徐霞客家乡江阴艺术家创作献给丽江的徐霞客与木增雕塑,如今矗立在丽江古城木府外面

隐遁雪山幽,罕接宾俦,披吟杜句却生愁,不信吾身都是客,游影蜉蝣。

适意松间鹤唳空,昂藏仙骨欲凌风。千虬影里明孤雪,万绿丛中缀片红。

座落于云南省丽江市古城区木府中的“万卷楼”

木增僧服画像

欲从郑谷聊生事,喜遂初衣荷圣朝。莫问长安车马客,子云门巷日萧萧。

千年虹干垂如盖,万壑风涛吼似雷。乔木世臣今忝窃,擎天捧日愧驽骀。

《雪松》

图片 7

鸦隐林风静,猿啼溪月明。东篱时采菊,犹有见山情。

《对松》

我爱山幽逸,天空万籁清。松房寻有道,竹院话天生。

图片 8

木增是我省乃至全国不可多得的少数民族藏书家,亦是丽江地区木氏土司世袭470年共22代中学习汉文化最多,并在政治、经济、文化、图书的保存方面都取得较大成就的一代开明英主。纳西族之所以成为我省少数民族中一个文化较发达的民族,是与木增发扬光大祖辈重学习的风气,引进汉文化、读书爱书、重视文化教育分不开的。而木氏土司也以其“土地广大”“传世最远”和“富冠诸土郡”得以与蒙化土府、玉溪元江土府并称为“云南三大土府”。同时为清代以后纳西社会汉文化的普及和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准备了条件。而木增在位的这段时期,因其诸多业绩,成为纳西族史上最为强盛的时期,其也被当地人尊称为“撒旦杰波”或“木天王”,在许多寺庙中,塑有其像,并名垂后世。

图片 9

白发喜驯鸥,坐对江楼,夕阳远浦数渔舟,细柳新蒲无限感,宫殿江头。

《文笔凌云》

壁画:徐霞客与木增

丽江市玉龙县白沙镇玉龙村旁边的山坡上——三多阁(又名北岳庙、玉龙祠)大殿“雪亮”二字为木增手书

《松林喜雪》

木增诗作选:

纵目山谷烟云,时来清风自扫。忘情忘物忘山,不贪不嗔不恼。

灵根移得自徂来,株树苍苍绕砌台。劲节任经霜雪候,高标尽是栋梁才。

草堂幽静北峰遥,桂树劳将隐士招。万卷开函随子史,三秋生计只渔樵。

《浪淘沙》

纳西族地区是藏族文化南传、云南内地文化北传的交汇地。他竭力聘请内地文人到丽江给其子弟传授汉文化,或送子弟外出求学,系统接受汉文化教育,从而使先进的汉文化在丽江纳西族地区得到传播。同时在丽江建立了“玉嵩书院”和“万卷楼”,并不惜重金从内地购进大量书籍,置于三层楼中。他在倡导学汉文化同时,为保存传播图书经籍,于明万历四十二年,聘请西藏高僧到丽江,编校刊刻藏文佛经《大藏经》,历经九年,于天启三年共刻成108卷的丽江版大藏经,其中一套捐给西藏拉萨大昭寺。这是在藏区第一次正式雕版的《甘珠尔》,是大昭寺的珍贵文物之一。

图片 10

2009年徐霞客的第9代后人93高龄的徐挺生和丽江木氏土司木增的第16代嫡长80岁的木光相见

露下偏宜月色斜,微翠深处是山家。松风长吼凉生座,庭桂飘香蕊自花。

《山趣吟》之十五

遥忆神京看北斗,隙从秋水诵南华。闲追杜甫舒余兴,抚景高歌乐事赊。

我爱山幽逸,梅芳雪压林。嚼梅消俗气,啮雪洗烦襟。

《适松禽》

鸡足名山宇内闻,龙潭结胜更超群。手攀石窟移松月,步入峰头踏岭云。

木增的著名诗句条幅——“谈空客喜花含笑,说法僧闲鸟乱啼”

卜居祗林饶梵气,跏趺草坐接炉熏。何年得卸朝簪去,布?青鞋出世氛。

雪岭无它树,千寻夹岩松,古根盘百亩,劲质秀三冬。

素羽每过窥玉笈,清音常自伴焦桐。冲天不是无修翮,为伴林间一醉翁。

木增(公元1587年—1646年),字长卿,号华岳,亦号生白,纳西族,今云南省丽江市人。中国明代著名的纳西族诗人。木增自幼博闻好学,较早便开始文学创作。11岁时承袭丽江知府第十三任职。明万历二十六年至天启三年任丽江土知府,(1598年—1624年)至35岁让政于子木懿,到玉龙雪山的南麓芝山过起隐居生活,静心地读书和创作。与汉族文人徐霞客、周月泉、董其昌等曾结下深厚的文缘。徐霞客在丽江以及鸡足山期间,完成了《鸡足山志》、《溯江纪源》、《滇中花木记》、《丽江纪略》、《法王起源》等重要论著。其中《溯江纪源》中首次肯定了金沙江为长江的上源,纠正了前人“岷山导江”的错误认识。木增的诗文作品多收入《云迈淡墨》、《啸月堂诗》、《山中逸趣》、《芝山云迈集》、《空翠居集》、《光碧楼诗抄》等集子里,约有1000多篇;他的作品中,尚有词作30多首和辞赋20多篇,是在纳西族书面创作中首先涉及这两类体裁的。木增的诗歌,表现出维护国家统一和边疆安定的愿望,在歌颂故乡的自然风光和追求隐逸生活的作品中展现个人的审美情趣。

本文由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发布于诗词歌赋大全,转载请注明出处:芝山吟原文[彭罙古诗]

上一篇:自笑原来的作品[张雨古诗]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芝山吟原文[彭罙古诗]
    芝山吟原文[彭罙古诗]
    芝山吟 元代:彭罙 元广陵人,字仲愈。书无不读,通五经。性行纯,谨言笑。有《仲愈集》。 彭罙 轻烟薄雾实难描,更有何人手段饶。惊起暮天沙上雁,
  • 笠翁对韵
    笠翁对韵
    送丁好义 元代:彭罙 元广陵人,字仲愈。书无不读,通五经。性行纯,谨言笑。有《仲愈集》。 彭罙 江云散尽雨痕收,夜色婵娟映碧流。玉斧修成三万户
  • 【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金粟影原文[彭罙古诗
    【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金粟影原文[彭罙古诗
    金粟影 元代:彭罙 元广陵人,字仲愈。书无不读,通五经。性行纯,谨言笑。有《仲愈集》。 彭罙 曾此观风惯土风,老榕能识旧花骢。如何又踏秦淮月,
  • 次韵韩伯清见寄原文[张雨古诗]
    次韵韩伯清见寄原文[张雨古诗]
    九霄天马俱龙种,四十万蹄云锦斑。一自渔阳鼙鼓后,不知几个到骊山。——元代·张雨《题鹤亭所藏马图》 越山郁岧岧,越水何涓涓。爱此山水区,征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