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农学之易传·象传下·巽
分类:古典文学名著

随风,巽;君子以申命行事。 进退,志疑也。利武人之贞,志治也。纷若之吉,得中也。频巽之吝,志穷也。田获三品,有功也。九五之吉,位正中也。巽在床下,上穷也。丧其资斧,正乎凶也。

巽:小亨(1)。利有攸往(2)。利见大人(3)。

“升”:元亨。用见大人,勿恤;南征吉。《象》曰:柔以时,“升”,“巽”而顺,刚中而应,…

64卦刘恒易经理论解析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注释】(1)全以巽为德,是以小亨也。上下皆巽,不违其令,命乃行也。故申命行事之时,上下不可以不巽也。(2)巽悌以行,物无距也。(3)大人用之,道愈隆。

“升”:元亨。用见大人,勿恤;南征吉。

北京易经学院

《彖》曰:重巽以申命(1)。刚巽乎中正而志行(2)。柔皆顺乎刚(3)。是以“小亨,利有攸往,利见大人”。

《象》曰:柔以时,“升”,“巽”而顺,刚中而应,是以大亨。“用见大人,勿恤”,有庆也。

阅读:次

【注释】(1)命乃行也。未有不巽而命行也。(2)以刚而能用巽,处乎中正,物所与也。(3)明无违逆,故得小亨。

“巽”之为物,非能破坚达强者也。幸而遇“坤”,故能“升”。其升也有时,故曰“柔以时,升”。“坤”既顺之,五又应之,是以“大亨”。大人之于物也,危者安之,易者惧之,下“巽”而上顺,质柔而遇易,志得而轻进,以此见大人所畏者也,故不曰“利”。虽不利,不可不见也。见而知畏,其为利也大矣。利之远者曰“庆”,以其“有庆”,故虽有畏,“勿恤”也。

64卦刘恒易经理论解析《象》曰:“随风,巽;君子以申命行事。《象辞》说:《巽卦》的卦象是巽(风)下巽(风)上,为风行起来无所不入之表象,由此表示顺从。具有贤良公正美德的君主应当仿效风行而物无不顺的样子,下达命令,施行统治。

《象》曰:随风,巽。君子以申命行事。

“南征吉”,志行也。

图片 1扫描图片上面的二维码,进行北京易经学院微信平台关注,第一手得到好文章!

初六:进退,利武人之贞(1)。

《彖》曰:“‘巽’而顺,刚中而应,是以大亨。”而六五为“升阶”,由此观之,非独“巽”之上即“坤”,亦“坤”之下援“巽”也。“巽”之求“坤”,“坤”之求“巽”,皆会于“南”,“南征吉”,二者相求之谓也。

原文:巽:小亨,利攸往,利见大人。初六:进退,利武人之贞。九二:巽在爿木下,用史巫纷若,吉无咎。九三:频巽,吝。六四:悔亡,田获三品。九五:贞吉悔亡,无不利。 无初有终,先庚三日,后庚三日,吉。上九:巽在爿木下,丧其资斧,贞凶。注解:

《象》曰:“进退”,志疑也(2)。“利武人之贞”,志治也。

《象》曰:地中生木,“升”;君子以顺德,积小以高大。

初六,过度谦卑,缺乏信心,进退迟疑,利于勇武之人坚守中正之道。《象》曰:“进退志疑也;“利武人之贞,志治也。《象辞》说:“过度谦卑,缺乏信心,进退迟疑,是指意志懦弱犹豫;“利于勇武之人坚守中道,是勉励其修治,以树立坚强的意志。

【注释】(1)处令之初,未能服令者也。故进退也。成命齐邪,莫善武人,故“利武人之贞”以整之。(2)巽顺之志,进退疑惧。

初六:允升,大吉。

九二,过度谦卑而屈居于床下,如果能像祝史、巫觋那样用崇敬谦恭的态度事神将十分吉祥,一定不会有什么祸患。《象》曰:“纷若之吉,得中也。《象辞》说:“用崇敬谦恭的态度去行事将十分吉祥,这是因为九二爻能够居中守正的缘故。

九二:巽在床下,用史巫纷若,吉,无咎(1)。

《象》曰:“允升大吉”,上合志也。

九三,朝令夕改,使人无所适从,会有祸患。《象》曰:“频巽之吝,志穷也。《象辞》说:“朝令夕改,使人无所适从,会有祸患,是因为当政者缺乏远大的志向。

《象》曰:“纷若”之“吉”,得中也。

所以为“升”者,“巽”也;所以为“巽”者,初也。“升”之制在初,故初六虽阴柔,而其于升也盖诚能之,故曰“允升”。阴升而遇阳,若阳升而遇阴,皆得其所升者也。初六以诚能之资而遇九二,宜其为吉之大者矣。

六四,悔恨消失,田猎时得到多种收获。《象》曰:“田获三品,有功也。《象辞》说:“田猎时得到多种收获,是因为能恪守“顺从之道,所以才有所建树。

【注释】(1)处巽之中,既在下位,而复以陽居陰,卑巽之甚,故曰:“巽在床下”也。卑甚失正,则入于咎过矣。能以居中而施至卑於神祗,而不用之於威势,则乃至于纷若之吉,而亡其过矣。故曰“用史巫纷若,吉,无咎”也。

九二:孚,乃利用禴,无咎。

九五,坚守中道,可以得到吉祥,悔恨会消失,做任何事情没有不顺利的;开始时也许不会太顺利,但最后一定会通达。《象》曰:“九五之吉,位中正也。《象辞》说:《巽卦》的第五爻位(九五)之所以吉祥,是因为它居中端正,守持中道,慎始慎终。

九三:频巽,吝(1)。

《象》曰:九二之“孚”,有喜也。

上九,谦卑恭顺到了极点而屈于床下,丧失了赖以谋生的资本,丧失了刚硬的本性,结果是凶险的。《象》曰:“巽在床下,上穷也;“丧其资斧,正乎凶也。《象辞》说:“谦卑恭顺到了极点而屈居于床下,处于穷极末路,无法前进;“丧失了谋生的资本,失去了生活的能力,结果必然是凶险的。北京易经学院其它文章导读:课程设置培训咨询报名须知收费标准收费标准

《象》曰:“频巽”之“吝”,志穷也。

九二升而遇九三,盖升而穷者也。虽穷于三,而配于五,穷而之五,五亦无所升;而纳之,故薄礼可以相縻而“无咎”也。

【注释】(1)频,频蹙,不乐而穷,不得已之谓也。以其刚正而为四所乘,志穷而巽,是以吝也。

九三:升虚邑。

六四:悔亡,田获三品(1)。

《象》曰:“升虚邑”,无所疑也。

《象》曰:田获三品,有功也。

九三以阳用阳,其升也果矣;六四以阴居阴,其避之也审矣;故曰:“升虚邑,无所疑也。”不言“吉”者,以至强克至弱,其为祸福未可知也,存乎其人而已。

【注释】(1)乘刚,悔也,然得位承五,卑得所奉。虽以柔乘刚,而依尊履正,以斯行命,必能获强暴,远不仁者也。获而有益,莫善三品,故曰“悔亡,田获三品”。一曰乾豆,二曰宾客,三曰充君之庖。

六四:王用亨于岐山,吉,无咎。

九五:贞吉,悔亡,无不利。无初有终。先庚三日,后庚三日,吉(1)。

《象》曰:“王用亨于岐山”,顺事也。

《象》曰:“九五”之“吉”,位正中也。

上有所适,下升而避之,失于此而偿于彼,虽不争可也,人或能之①。今六四下为三之所升,而上不为五之所纳,此人情必争之际也。然且不争而“虚邑”以待之,非仁人其孰能为此?太王避狄于豳②,而亨于岐;方其去豳也,岂知百姓之相从而不去哉!亦以顺物之势而已,以此获吉,夫何咎之有?

【注释】(1)以陽居陽,损於谦巽。然秉乎中正以宣其令,物莫之违,故曰“贞吉,悔亡,无不利”也。化不以渐,卒以刚直用加於物,故初皆不说也。终於中正,邪道以消,故有终也。申命令谓之庚。夫以正齐物,不可卒也;民迷固久,直不可肆也,故先申三日,令著之后,复申三日,然后诛而无咎怨矣。甲、庚,皆申命之谓也。

“校注”

上九:巽在床下,丧其资斧,贞凶(1)。

①人或能之:《四库》本无此四字,据《苏氏易传》补。

《象》曰“巽在床下”,上穷也。“丧其资斧”,正乎凶也。

②太王:《苏氏易传》作“大王”,亦通。

【注释】(1)处巽之极,极巽过甚,故曰:“巽在床下”也。斧所以断者也,过巽失正,丧所以断,故曰“丧其资斧,贞凶”也。

六五:贞吉,升阶。

《象》曰:“贞吉升阶”,大得志也。

“贞”者,贞于九二也。“巽”之所以能升者,以六五之应也;曰:此升之阶也。“阶”者,有可升之道焉,我惟为阶,故人升之;我不为阶,而人何自升哉!木之生也,克土而后能升;而土以生木为功,未有木生而土不愿者也。故阶而升“巽①”;则六五为“得志”矣。

“校注”

①巽:《苏氏易传》无此“巽”字,亦通。

上六:冥升,利于不息之贞。

《象》曰:“冥升”在上,消不富也。

“冥”者,君子之所息也;“升”至上六,宜息也。然而不息,则消之道也。施于不息之正者则可。孟子曰:“求则得之,舍则失之。”求在我者,此“不息”之正者也;求之有道,得之有命。求在外者,此“不息”之不正者也。

本文由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发布于古典文学名著,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农学之易传·象传下·巽

上一篇:旅卦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