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学之子夏易传·卷五·巽下坎上
分类:古典文学名著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居於井下,井泥者也。舊井而无水者也,禽何食哉。窮下而質弱者矣,時何用哉,故舎也。

初六:井泥不食,旧井无禽(1)。

《序卦》曰:困乎上必反下,故受之以井。

木上有水,井;君子以劳民劝相。 井泥不食,下也。旧井无禽,时舍也。井谷射鲋,无与也。井渫不食,行恻也。求王明,受福也。井甃无咎,修井也。寒泉之食,中正也。元吉在上,大成也。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六四:井甃,无咎(1)。

《象》曰:井泥不食,下也。旧井无禽,时舍也。

井之治者,寒泉也。冽其寒又甚焉。居於中正,為井之主,保井之徳,養而不窮者也。道之上行,人受其施,皆得食其井也。

《象》曰:“元吉”在上,大成也。

九二:井谷射鲋,瓮敝漏。

井而與下谷之流也。初微陰也,而注志焉。中之才无施,及以應不能上行,而集其下事也。有質而不得,務徳也。器自矣,誰不棄之。

【注释】(1)得位而无应,白守而不能给上,可以修井之坏,补过而已。

虞翻曰:巽为谷,为鲋。小鲜也。离为瓮。瓮瓶毁缺,羸其瓶凶,故“瓮敝漏”也。

剛治其位,修已而謀治也。在下之上,有徳者也。井以上為井也。未至上出不見食也。憂其行而心惻矣。上應也,可用汲矣。阻於王之疑也。若主明道通矣。得其賢人,王亦賴其治也。並受其福。

【注释】(1)洌,洁也。居中得正,体刚不挠,不食不义,中正高洁,故“井洌寒泉”,然后乃“食”也。

虞翻曰:无丧,泰初之五。坤象毁坏,故“无丧”。五来之初,失位无应,故“无得”。坎为通,故“往来井井”。往谓之五,来谓之初也。

象曰:木上有水,井。君子以勞民勸相。

【注释】(1)井,以不变为德者也。(2)德有常也。(3)不渝变也。(4)已来至而未出井也。(5)井道以已出为功也。几至而覆,与未汲同也。

干宝曰:在井之下体,本土爻,故曰“泥”也。井而为泥,则不可食,故曰“不食”。此托纣之秽政不可以养民也。旧井,谓殷之未丧师也。亦皆清洁,无水禽之秽,又是况泥土乎!故“旧井无禽”矣。

九二,井谷射鮒,甕敝漏。象曰:井谷射鮒,无與也。

《彖》曰:巽乎水而上水,井(1),井养而不穷也,“改邑不改井”,乃以刚中也(2)。“汔至亦未繘井”,未有功也(3)。“羸其瓶”,是以凶也。

汔至,亦未繘井,

木上有水,上木而出,以潤於木,井徳之施也。勞也者,勉民之勞也。治之得冝,樂其勞而生財也。上讓下,敬父慈子,孝人之性也。君子明之善,而勸也。非抑之制之,善為事者如之也。

九三:井渫不食,为我心恻,可用汲。王明,并受其福(1)。

荀爽曰:渫去秽浊,清洁之意也,三者得正,故曰“井渫”。不得据阴,喻不得用,故曰“不食”。道既不行,故“我心恻”。

初六,井泥不食,舊井无禽。象曰:井泥不食,下也。舊井无禽,時舎也。

《象》曰:“井甃,无咎”,修井也。

羸其瓶,凶。

水人之資也,徳人之保也。自古至今,其道一也。故從於水,而下入得水,上汲而施物,井之道也。好于徳而巽志修徳,充其徳而位於民,上咸賴其澤徳之施也。故井曰徳,巽志修徳,曰徳之地不可改而非其道也。酌之不竭,不資於外,无喪无得也。君子之徳,其虚中无改,施之不竭,於何而喪其厚徳也。必備莫究其極,又何能得井冽可食之。往來者,皆井,其井之用焉,則君子徳博而施,故往來者徳其徳焉。非剛中之徳不能至也,井可食矣。人近至之而未繘,无功不能汲。下君子雖至於徳,无其位不受其器,未伸其功也。羸其缾,凶繘之失道,用之非器,棄先之功而及其凶也。君子於器而立度,行權而合物,然後道可終也。夫道者,及物而成徳也。修其徳而不利濟,非其道也。有徳无其位,不建其功,其徳未行也。有其法當於權,然後能終之,故君子不可以不備徳,觀其井而古今之道可知也。

上九:井收。勿幕,有孚,元吉(1)。

。井:

體上而下柔,以自處无外以他其徳,不弘學而已矣。修井之道,質弱止於无咎,不足以大濟也。

井:改邑不改井(1),无丧无得(2),往来井井(3)。汔至亦未繘井(4),羸其瓶,凶(5)。

荀爽曰:坎性下降,嫌于从三。能自修正,以甃辅五。故“无咎”也。

上六,井收勿幕,有孚,元吉。象曰:元吉在上,大成也。

《象》曰:木上有水,井,君子以劳民劝相(1)。

井养而不穷也。

六四,井甃无咎。象曰:井甃无咎,修井也。

《象》曰:“井谷射鲋”,无与也。

改邑不改井,乃以刚中也。

九五,井冽,寒泉食。象曰:寒泉之食,中正也。

【注释】(1)渫,不停污之谓也。处下卦之上,复得其位,而应於上,得井之义也。当井之义而不见食,修已全洁而不见用,故“为我心恻”也。为,犹使也。不下注而应上,故“可用汲”也。王明则见照明,既嘉其行,又钦其用,故曰“王明,并受其福”也。(2)行感於诚,故曰“恻也”。求“王明”,受福也。

九五:井冽,寒泉食。

井至上,收井之功也。應於下,引於五,博濟而不施,无幕覆之。為衆之信,大成而元吉。

《象》曰:“井渫不食”,行恻也(2)。

无丧无得。

九三,井渫不食,為我心惻,可用汲。王明並受其福。象曰:井渫不食,行惻也,求王明受福也。

《象》曰:“井泥不食”,下也。“旧井无禽”,时舍也。

虞翻曰:幕,盖也。收,谓以辘轳收繘也。坎为车,应巽绳,为繘。故“井收勿幕”。有孚谓五坎。坎为孚,故“元吉”也。

井,改邑不改井,无喪无得,往來井井,汔至,亦未繘井,羸其瓶,凶。彖曰:巽乎水而上水,井。井養而不窮也。改邑不改井,乃以剛中也。汔至亦未繘井,未有功也。羸其瓶,是以凶也。

【注释】(1)溪谷出水,从上注下,水常射焉。井之为道,以下给上者也。而无应於上,反下与初,故曰“井谷射鲋”。鲋,谓初也。失井之道,水不上出,而反下注,故曰“瓮敝漏”也。夫处上宜下,处下宜上,井已下矣,而复下注,其道不交,则莫之与也。

王弼曰:木上有水,上水之象也。水以养而不穷也。

九二:井谷射鲋,瓮敝漏(1)。

虞翻曰:巽绳,为繘,汔,几也。谓二也。几至初改,未繘井,未有功也。

【注释】(1)“木上有水”,井之象也。上水以养,养而不穷者也。相犹助也。可以劳民劝助,莫若养而不穷也。

虞翻曰:羸钩罗也。艮为手,巽为繘,离为瓶,手繘折其中,故“赢其瓶”。体兑毁缺,瓶缺漏,故“凶”矣。

九五:井洌寒泉,食(1)。

未有功也。

【注释】(1)处井上极,水已出井,井功大成,在此爻矣,故曰“井收”也。群下仰之以济,渊泉由之以通者也。幕犹覆也。不擅其有,不私其利,则物归之,往无穷矣,故曰“勿幕有孚,元吉”也。

羸其瓶,是以凶也。

【注释】(1)音举上之上。(2)以刚处中,故能定居其所而不变也。(3)井以已成为功。

《象》曰:井甃无咎,修井也。

《象》曰:“寒泉”之食,中正也。

《象》曰:寒泉之食,中正也。

【注释】(1)最在井底,上又无应,沈滞滓秽,故曰“井泥不食”也。井泥而不可食,则是久井不见渫治者也。久井不见渫治,禽所不向,而况人乎?一时所共弃舍也。井者不变之物,居德之地,恒德至贱,物无取也。

初六:井泥不食,旧井无禽。

君子以劳民劝相。

《象》曰:井谷射鲋,无与也。

《象》曰:井渫不食,行恻也。求王明,受福也。

干宝曰:此托殷之公侯。时有贤者,独守成汤之法度,而不见任,谓微箕之伦也。故曰“井渫不食,为我心恻”。恻,伤掉也。民乃外附,故曰“可用汲”。周德来被,故曰“王明”。王得其民,民得其王,故曰“求王明,受福也”。

虞翻曰:泉自下出称井。周七月,夏之五月,阴气在下。二已变坎,十一月为寒泉。初二已变,体噬嗑食。故“冽寒泉食”矣。

荀爽曰:井,谓二。瓶,谓初。初欲应五,今为二所拘羸,故“凶”也。

荀爽曰:汔至者,阴来居初下。至汔,竟也。繘者,所以出水通井道也。今乃在初,未得应五,故“未繘”也。繘得,绠汲之具也。

虞翻曰:君子谓泰乾也。坤为民;初上成坎,为劝,故“劳民劝相”。相,相助也。谓以阳助坤矣。

干宝曰:水,殷德也。木,周德也,夫井,德之地也。所以养民性命而清洁之主者也。自震化行,至于五世,改殷纣比屋之乱俗,而不易成汤昭假之法度也。故曰“改邑不改井”。二代之制,各因时宜,损益虽异,括囊则同,故曰“无丧无得,往来井井”也。当殷之末,井道之穷,故曰“汔至”。周德虽兴,未及革正,故曰“亦未繘井”。井泥为秽,百姓无聊,比者之间,交受涂炭,故曰“羸其瓶,凶”矣。

九三:井渫不食,为我心恻。

虞翻曰:谓二未变应五,故“未有功也”。

虞翻曰:修,治也。以瓦甓垒井称甃。坤为上。初之五成篱,离火烧土,为瓦治象。故曰“井甃无咎,修井也”。

崔觐曰:困极于劓刖,则反下以求安,故言“困乎上必反下”也。

上六:井收勿幕,有孚元吉。

《象》曰:木上有水,井。

荀爽曰:刚得中,故为“改邑”。柔不得中,故为“不改井”也。

无丧无得,往来井井。

崔觐曰:唯得于鲋,无与于人也。井之为道,上汲者也。今与五非应,与初比,则是若谷水不注,唯及于鱼,故曰“井谷射鲋”也。瓮敝漏者,取其水下注,不汲之义也。

六四:井甃,无咎。

改邑不改井,

孔颖达曰:计覆一瓶之水,何足言凶?但此喻人德行不恒,不能善始令终,故就人言之凶也。

可用汲,王明,并受其福。

案:鱼,阴虫也。初处井下体,又阴爻,鱼之象也。

虞翻曰:食,用也。初下称泥。巽为木果,无噬嗑食象。下而多泥,故“不食”也。乾为旧,位在阴下,故“旧井无禽,时舍也”。谓时舍于初,非其位也。与乾二同义。

《彖》曰:巽乎水而上水,井。

荀爽曰:此本泰卦。阳往居五,得坎为井;阴来在下,亦为井,故“往来井井”也。

虞翻曰:兑口饮水,坎为通,往来井井,故“养不穷也”。

虞翻曰:泰初之五也。坤为邑,乾初之五折坤。故“改邑”。初为旧井,四应甃之,故“不改井”。

郑玄曰:坎,水也。巽,木,桔槔也。互体离兑,离外坚中,虚瓶也,兑为暗泽,泉口也。言桔槔引瓶,下入泉口,汲水而出,井之象也。井以汲人,水无空竭,犹人君以政教养天下,惠泽无穷也。

崔觐曰:处井之下,无应于上。则是所用之井不汲,以其其多涂久废之井,不获以其时舍。故曰“井泥不食,旧井无禽”。禽,古擒字,禽,犹获也。

崔觐曰:冽,清洁也。居中得正,而比于上。则是井渫水清,既寒且洁,汲上可食于人者也。

汔至亦未繘,

《象》曰:元吉在上,大成也。上一页12345下一页

荀爽曰:谓五可用汲三,则王道明而天下并受其福。

往来井井,

荀爽曰:阴来居初,有实,为“无丧”。失中,为“无得”也。

荀爽曰:巽乎水,谓阴下为巽也。而上水,谓阳上为坎也。木入水出,井之象也。

《序卦》曰:困乎上必反下,故受之以井。崔觐曰:困极于劓刖,则反下以求安,故言“困乎上必反下”也。。井:郑玄曰:坎,水也…

本文由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发布于古典文学名著,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文学之子夏易传·卷五·巽下坎上

上一篇: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古典管理学之易传·象传下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