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网址古典文学之新唐书·志·卷七·礼
分类:古典文学名著

皇帝纳皇后。

  其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使者公服,乘犊车,至于妃氏之家,主人受于庙若寝。其宾主相见,傧赞出入升降,与其礼宾者,大抵皆如皇太子之使,而无副。其聘,以玄纁束、乘马,玉以璋。册命之日,使者持节,有副。

  有司豫奏司徒一人为宾,卿一人为赞冠,吏部承以戒之。

皇太子加元服。

初昏,设洗于东阶东南,又设妃洗于东房近北。馔于东房,障以帷。豆十六, 簠、簋各二,璟各二、俎三,羊、豕腊,羊、豕节折,尊、坫于室内北墉下,玄酒 在西。又设尊于房户外之东,无玄酒,坫在南,宾以四爵,合卺。王至,降车以俟; 妃至,降车北面立。王南面揖妃以入,及寝门,又揖以入。赞者酌玄酒三注于尊, 妃从者设席于奥,东向。王导妃升自西阶,入于室,即席东面立。妃入,立于尊西, 南面。王盥于南洗,妃从者沃之;妃盥于北洗,王从者沃之。俱复位,立。赞者设 馔入,西面,告“馔具。”王揖妃,即对席,西面,皆坐。其先祭而后饭,乃酳祭, 至于烛入,皆如太子纳妃之礼。公主出降。礼皆如王妃,而纳采、问名、纳吉、纳 征,请期,主人皆受于寝。其宾之辞曰:“国恩贶室于某公之子,某公有先人之礼, 使某也请。”主人命宾曰:“寡人有先皇之礼”云。

  前一日,守宫设使者次于后氏大门外之西,尚舍设尚宫以下次于后氏阁外道西,东向,障以行帷。其日,临轩命使,如纳采。奉礼设使者位于大门外之西,东向;使副及内侍位于使者之南,举册桉及宝绶者在南,差退,持节者在使者之北,少退,俱东向。设主人位于大门外之南,北面。使者以下及主人位于内门外,亦如之。设内谒者监位于内门外主人之南,西面。司赞位于东阶东南,掌赞二人在南,差退,俱西向。又置一桉于阁外。使、副乘辂,持节,备仪仗,鼓吹备而不作。内仆进重翟以下于大门之外道西,东向,以北为上。诸卫令其属布后仪仗。使者出次,就位。主人朝服立于东阶下,西面。傧者受命,出请事。使者曰:「某奉制,授皇后备物典册。」傧者入告,主人出,迎于大门外,北面再拜,使者不答拜。使者入门而左,持节者前导,持桉者次之。主人入门而右,至内门外位。奉册宝桉者进,授使副册宝。内侍进使者前,西面受册宝,东面授内谒者监,持入,立于阁外之西,东面跪置于桉。尚宫以下入阁,奉后首饰、袆衣,傅姆赞出,尚宫引降立于庭中,北面。尚宫跪取册,尚服跪取宝绶,立于后之右,西向。司言、司宝各一人立于后左,东向。尚宫曰:「有制。」尚仪曰:「再拜。」皇后再拜。宣册。尚仪曰:「再拜。。」皇后又再拜。尚宫授皇后以册,受以授司言。尚服又授以宝绶,受以授司宝。皇后升坐,内官以下俱降立于庭,重行相向,西上。司赞曰:「再拜。」掌赞承传,皆再拜。诸应侍卫者各升,立于侍位。尚仪前跪奏曰:「礼毕。」皇后降坐以入。使者复命。

  主人赞冠者引皇子出,立于房户外西,南面。宾之赞冠者取纚、栉、簪箱,跪奠于皇子筵东端,兴,席东少北,南面立。宾揖皇子,宾、主俱即座。皇子进,升席,南面坐。宾之赞冠者进筵前,北面,跪脱双童髻置于箱,栉毕,设纚。宾降,盥,主从降。宾东面辞曰:「愿主不降。」主人曰:「公降辱,敢不从降。」宾既盥,诣西阶。宾、主一揖一让,升。主人立于席后,西面,宾立于西阶上,东面。执缁布冠者升,宾降一等受之,右执顶,左执前,北面跪,冠,兴,复西阶上席后,东面立。皇子兴,宾揖皇子适房,宾、主俱坐。皇子服青衣素裳之服,出房户西,南面立。宾揖皇子,皇子进,立于席后,南面。宾降,盥,主人从降,辞对如初。宾跪取爵于篚,兴,洗,诣西阶,宾、主一揖一让,升,坐,主人立于席后,西面。宾诣酒尊所,酌酒进皇子筵前,北向立,祝曰:「旨酒既清,嘉荐亶时。始加元服,兄弟具来。孝友时格,永乃保之。」皇子筵西拜爵,宾复西阶上,东面答拜。执馔者荐笾、豆于皇子筵前。皇子升座,左执爵,右取脯,扌需于棨,祭于笾、豆之间,祭酒,兴,筵末坐,啐酒,执爵,兴,降筵,奠爵,再拜,执爵兴。宾答拜。冠者升筵,跪奠爵于荐东,兴,立于筵西,南面。执馔者彻荐爵。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同牢之日,司闺设妃次于阁内道东,南向。设皇太子御幄于内殿室内西厢,东 向。设席重茵,施屏障。设同牢之席于室内,皇太子之席西厢,东向,妃席东厢, 西向。席间量容牢馔。设洗于东阶东南,设妃洗于东房近北。馔于东房西墉下,笾、 豆各二十,簠、簋各二,钘各三,瓦登一,俎三。尊在室内北墉下,玄酒在西。又 设尊于房户外之东,无玄酒。篚在南,实四爵,合卺。皇太子车至左阁,回辂南向, 左庶子跪奏“请降辂”。入,俟于内殿门外之东,西面。妃至左阁外,回辂南向, 司则请妃降辂,前后扇、烛。就次,立于内殿门西,东面。皇太子揖以入,升自西 阶,妃从升。执扇、烛者陈于东、西阶内。皇太子即席,东向立,妃西向立。司馔 进诣阶间,跪奏“具牢馔”,司则承令曰:“诺。”遂设馔如皇后同牢之礼。司馔 跪奏“馔具”。皇太子及妃俱坐。司馔跪,取脯,取韭菹,皆擩于棨,授皇太子, 又取授妃,俱受,祭于笾、豆之间。司馔跪取黍实于左手,遍取稷反于右手,授皇 太子,又授妃,各受,祭于菹棨之间。司馔各立,取鸑皆绝末,跪授太子及妃,俱 受,又祭于菹棨之间。司馔俱以鸑加于俎。掌严授皇太子妃巾,涚手。以柶扱上钘 遍擩之,祭于上豆之间。司馔品尝妃馔,移黍置于席上,以次跪授脊。皇太子及妃 皆食以湆酱,三饭,卒食。司馔北面请进酒,司则承令曰;“诺。”司馔二人俱盥 手洗爵于房,入室,酌于尊,北面立。皇太子及妃俱兴,再拜。一人进授皇太子, 一人授妃,皇太子及妃俱坐,祭酒,举酒,司馔各以肝从,司则进受虚爵,奠于篚。 司馔又俱洗爵,酌酒,再酳,皇太子及妃俱受爵饮。三酳用卺,如再酳。皇太子及 妃立于席后,司则俱降东阶,洗爵,升,酌于户外,北面,俱奠爵,兴,再拜。皇 太子及妃俱答拜。司则坐,取爵祭酒,遂饮,啐爵,奠,遂拜,执爵兴,降,奠爵 于篚。司馔奏“彻馔”。司则前跪奏称:“司则妾姓言,请殿下入。”皇太子入于 东房,释冕服,著袴褶。司则启妃入帏幄,皇太子乃入室。媵馂皇太子之馔,御馂 妃之馔。

  初昏,设洗于东阶东南,又设妃洗于东房近北。馔于东房,障以帷。豆十六,簠、簋各二,璟各二、俎三,羊、豕腊,羊、豕节折,尊、坫于室内北墉下,玄酒在西。又设尊于房户外之东,无玄酒,坫在南,宾以四爵,合卺。王至,降车以俟;妃至,降车北面立。王南面揖妃以入,及寝门,又揖以入。赞者酌玄酒三注于尊,妃从者设席于奥,东向。王导妃升自西阶,入于室,即席东面立。妃入,立于尊西,南面。王盥于南洗,妃从者沃之;妃盥于北洗,王从者沃之。俱复位,立。赞者设馔入,西面,告「馔具。」王揖妃,即对席,西面,皆坐。其先祭而后饭,乃酳祭,至于烛入,皆如太子纳妃之礼。公主出降。礼皆如王妃,而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主人皆受于寝。其宾之辞曰:「国恩贶室于某公之子,某公有先人之礼,使某也请。」主人命宾曰:「寡人有先皇之礼」云。

  皇太子兴,宾揖皇太子适东序,服衮冕之服以出,立于席东,西面。赞冠者彻纚、栉箱以入,又取筵入于帷内。主人赞冠者又设醴,皇太子席于室户西,南向,下莞上藻。宾之赞冠者于东序外帷内,盥手洗觯。典膳郎酌醴,加柶覆之,面柄,授赞冠,立于序内,南面。宾揖皇太子就筵西,南面立。宾进,受醴,加柶,面柄,进,北向立,祝曰:「甘醴唯厚,嘉荐令芳。拜受祭之,以定厥祥。承天之休,寿考不忘。」皇太子拜,受觯。宾复位,东面答拜。赞冠者与进馔者奉馔设于筵前,皇太子升筵坐,左执觯,右取脯,擩于棨,祭于笾、豆之间。赞冠者取韭菹,遍擩于豆,以授皇太子,又祭于笾、豆之间。赞冠者取鸑一,以授皇太子,皇太子奠觯于荐西,兴,受鸑,却左手执本坐,缭右手绝末以祭。止,左手哜之,兴,以授赞冠者,加于俎。皇太子坐,帨手取觯,以柶祭醴三,始扱一祭,又扱再祭,加柶于觯,面叶,兴,筵末坐,啐醴,建柶,兴,降筵西,南面坐,奠觯,再拜,执觯,兴。宾答拜。皇太子降,立于西阶之东,南面。宾降,立于西阶之西少南,赞冠随降,立于宾西南,皆东面。宾少进,字之,祝曰:「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厥字,君子攸宜。宜之于嘏,永受保之。奉敕字某。」皇太子再拜曰:「某虽不敏,敢不祗奉。」又再拜。洗马引太子降阼阶位,三师在南,北面,三少在北,南面立。皇太子西面再拜,三师等各再拜以出。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在位者皆再拜。左庶子前,称「礼毕」。皇太子乘舆以入,侍臣从至阁,宾、赞及宗正卿出就会。

宾揖皇子,皇子进,升筵,南向坐。宾之赞冠者跪脱缁布冠,置于箱。宾降二 等,受远游冠,冠之。皇子兴,宾揖皇子适房,宾、主俱坐。皇子服朝服,出房户 西,南面立。宾、主俱兴,宾揖皇子,皇子进,立于席后,南面。宾诣尊所,取爵 酌酒,进皇子筵前,北向立,祝曰:“旨酒既湑,嘉荐伊脯。乃申其服,礼仪有序。 祭此嘉爵,承天之祜。”皇子筵西拜,受爵,祭馔如初礼。宾揖皇子进,升席,南 面坐。宾之赞冠者跪脱进贤冠,宾降三等,受冕,冠之。每冠,皆赞冠者设簪结缨。

皇太子既受命,执烛、前马、鼓吹,至于妃氏大门外道西之次,回辂南向。左 庶子跪奏,降辂之次。主人设几筵。妃服褕翟、花钗,立于东房,主妇立于房户外 之西,南向。主人公服出,立于大门之内,西向。在庙则祭服。左庶子跪奏“请就 位”。皇太子立于门西,东面。傧者受命出请事,左庶子承传跪奏,皇太子曰: “以兹初昏,某奉制承命。”左庶子俯伏,兴,传于傧者,入告,主人曰:“某谨 敬具以须。”傧者出,传于左庶子以奏。傧者入,引主人迎于门外之东,西面再拜, 皇太子答再拜。主人揖皇太子先入,掌畜者以雁授左庶子,以授皇太子,执雁入。 及内门,主人让曰:“请皇太子入。”皇太子曰:“某弗敢先。”主人又固请,皇 太子又曰:“某固弗敢先。”主人揖,皇太子入门而左,主人入门而右。及内门, 主人揖入,及内霤,当曲揖,当阶揖,皇太子皆报揖。至于阶,主人曰:“请皇太 子升。”皇太子曰:“某敢辞。”主人固请,皇太子又曰:“某敢固辞。”主人终 请,皇太子又曰:“某终辞。”主人揖,皇太子报揖。主人升,立于阼阶上,西面。 皇太子升,进当房户前,北面,跪奠雁,再拜,降,出。主人不降送。内厩尉进, 厌翟于内门外,傅姆导妃,司则前引,出于母左。师姆在右,保姆在左。父少进, 西面戒之曰:“必有正焉。若衣花。”命之曰:“戒之敬之,夙夜无违命。”母戒 之西阶上,施衿结帨,命之曰:“勉之敬之,夙夜无违命。”庶母及门内施鞶,申 之以父母之命,命之曰:“敬恭听宗父母之言,夙夜无愆。视诸衿鞶。”妃既出内 门,至辂后,皇太子授绥,姆辞不受,曰:“未教,不足与为礼。”妃升辂,乘以 几,姆加景。皇太子驭轮三周,驭者代之。皇太子出大门,乘辂还宫,妃次于后。 主人使其属送妃,以族从。

  亲迎。王衮冕辂车,至于妃氏之门外,主人布席于室户外之西,西上,右几。又席于户内,南向。设甒醴于东房东北隅,篚在尊南,实觯一、角柶一,脯棨又在其南。妃于房内即席,南向立,姆立于右。主人立于户之东,西面。内赞者以觯酌醴,加柶,覆之,面柄,进筵前,北面。妃降席西,南面再拜,受觯。内赞者荐脯棨,妃升席,跪,左执觯,右取脯,擩于棨,祭于笾、豆之间,遂以又柶祭醴三,始扱一祭,又扱再祭,兴,筵末跪,啐醴,建柶,奠觯,降筵西,南面再拜,就席立。主人乃迎宾。其余皆如皇太子之迎。

  皇子兴,宾揖皇子适房,服衮冕以出方房户西,南面。宾揖皇子,进,立于席后,南面。宾诣酒尊所,取爵酌酒进皇子,祝曰:「旨酒令芳,笾豆有楚。咸加其服,肴升折俎。承天之庆,受福无疆。」皇子筵西拜,受爵。执馔者荐笾、豆,设俎于其南。皇子升筵坐,执爵,祭脯棨。赞冠者取鸑一以授皇子,皇子奠爵于荐西,兴,受,坐,祭,左手哜之,兴,加于俎。皇子坐,涚手执爵,祭酒,兴,筵末坐,啐酒,降筵西,南面坐,奠爵,再拜,执爵兴。宾答拜。皇子升筵坐,奠爵于荐东,兴。赞冠者引皇子降,立于西阶之东,南面。

初,宾升,赞冠者诣罍洗,盥手,升自东阶帷内,于主人冠赞之南,俱西面。 主人赞冠者引皇太子出,立于席东,西面。宾赞冠者取纚、栉二箱,坐奠于筵。皇 太子进,升筵,西面坐。宾之赞冠者东面坐,脱帻置于箱,栉毕,设纚,兴,少北, 南面立。执缁布冠升,宾降一等受之,右执顶,左执前,进,东向立,祝曰:“令 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厥幼志,慎其成德。寿考惟祺,以介景福。”乃跪,冠,兴, 复位。皇太子东面立,宾揖皇太子,赞冠者引适东序帷内,服玄衣素裳之服以出, 立于席东,西面。宾揖皇太子升筵,西向坐。宾之赞冠者进,跪脱缁布冠置于箱, 兴,复位。宾降二等,受远游冠,右执顶,左执前,进,祝曰:“吉月令辰,乃申 嘉服,克敬威仪,式昭厥德。眉寿万岁,永寿胡福。”乃跪,冠,兴,复位。皇太 子兴,宾揖皇太子,赞冠者引适东序帷内,朝服以出,立于席东,西面。宾揖皇太 子升筵坐,宾之赞冠者跪脱远游冠,兴,复位。宾降三等受冕,右执顶,左执前, 进,祝曰:“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其服,以成厥德。万寿无疆,承天之庆。” 乃跪,冠,兴,复位。每冠,皆赞冠者跪设簪、结缨。

其册妃。前一日,主人设使者次大门之外道右,南向;又设宫人次于使者西南, 俱东向,障以行帷。奉礼设使者位于大门外之西,副及内侍又于其南,举册桉及玺 绶,命服者又南,差退,俱东向。设主人位于门南,北面。又设位于内门外,如之。 设典内位于内门外主人之南,西面。宫人位于门外使者之后,重行东向,以北为上, 障以行帷。设赞者二人位于东阶东南,西向。典内预置一桉于阁外。使、副朝服, 乘辂持节,鼓吹备而不作。至妃氏大门外次,掌严奉褕翟衣及首饰,内厩尉进厌翟 于大门之外道西,东向,以北为上。诸卫帅其属布仪仗。使者出次,持节前导,及 宫人、典内皆就位。主人朝服,出迎于大门之外,北面再拜。使者入门而左,持桉 从之。主人入门而右,至内门外位。奉册宝桉者进,授使副册宝,内侍西面受之, 东面授典内,典内持入,跪置于阁内之桉。奉衣服及侍卫者从入,皆立于典内之南, 俱东面。傅姆赞妃出,立于庭中,北面。掌书跪取玉宝,南向。掌严奉首饰、褕翟, 与诸宫官侍卫者以次入。司则前赞妃再拜,北面受册宝于掌书,南向授妃,妃以授 司闺。司则又赞再拜,乃请妃升坐。宫官以下皆降立于庭,重行北面,西上。赞者 曰:“再拜。”皆再拜。司则前启“礼毕”。妃降座,入于室。主人傧使者如礼宾 之仪。

  亲王纳妃。

新唐书卷一十七

宾、主既释服,改设席,讫,宾、赞俱出次,立于门西。主人出揖宾,宾报揖。 主人先入,宾、赞从之。至阶,一揖一让,升坐,俱坐。会讫,宾立于西阶上,赞 冠者在北,少退,俱东面。主人立于东阶上,西面。掌事者奉束帛之篚升,授主人 于序端。主人执篚少进,西面立。又掌事者奉币篚升,立于主人后。币篚升,牵马 者牵两马入,陈于门内,三分庭一在南,北首西上。宾还西阶上,北面再拜。主人 进,立于楹间,赞冠者立于宾左,少退,俱北面再拜。主人南面,宾、赞进,立于 主人之右,俱南面东上。主人授币,宾受之,退,复位。于主人授币,掌事者又以 币篚授赞冠者。主人还阼阶上,北面拜送,宾、赞降自西阶,从者讶受币。宾当庭 实,东面揖,出,牵马者从出,从者讶受马于门外。宾降,主人降。送宾于大门, 西面再拜。

盥馈。舅、姑入于室,妇盥馈。布席于室之奥,舅、姑共席坐,俱东面南上。 赞者设尊于室内北墉下,馔于房内西墉下,如同牢。牲醴皆节折,右载之于舅俎, 左载之于姑俎。妇入,升自西阶,入房,以酱进。其他馔,从者设之,皆加匕箸。 俎入,设于豆东。赞者各授箸,舅、姑各以篚菹擩于酱,祭于笾、豆之间,又祭饭 讫,乃食。三饭,卒食。妇入于房,盥手洗爵,入室,酌酒酳舅,进奠爵舅席前少 东,西面再拜,舅取爵祭酒,饮之。妇受爵出户,入房,奠于右。盥手洗爵,酌酒 酳姑。设妇席于室内北墉下,尊东面,妇彻馔,设于席前如初,西上。妇进,西面 再拜,退,升席,南向坐。将馂,舅命易酱,内赞者易之。妇乃馂姑馔,妇祭,内 赞者助之。既祭,乃食,三饭,卒食。内赞者洗爵酌酒酳,妇降席,西面再拜,受 爵,升席坐,祭酒,饮讫,执爵兴,降席东,南面立。内赞者受爵,奠于坫。妇进, 西面再拜,受爵,升席坐,祭酒,饮讫,执爵兴,降席东,南面立。内赞者受,奠 于篚,妇进,西面再拜。舅、姑先降自西阶,妇降自阼阶。凡庶子妇,舅不降,而 妇降自西阶以出。

  其诸臣之子,一品至于三品为一等,玄纁束、乘马,玉以璋。四品至于五品为一等,玄纁束、两马,无璋。六品至于九品为一等,玄纁束、俪皮二,而无马。俪皮二,内摄之,毛在内,左首,立于幕南。其余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大抵皆如亲王纳妃。

  冠之日,夙兴,设洗于阼阶东南,席于东房内西墉下。陈衣于席,东领北上:衮冕,远游冠,缁布冠。缁纚、犀簪、栉实于箱,在服南。莞筵、藻席各三,在南。设尊于房户之外西,两甒玄酒在西,加勺冪。设坫于尊东,置二爵于坫,加冪。豆十、笾十在服北,俎三在笾、豆之北。质明,宾、赞至于主人大门外之次,远游三梁、缁布冠各一箱,各一人执之,待于西阶之西,东面北上。设主人之席于阼阶上,西面;宾席于西阶上,东面;皇子席于室户东、房户西,南面。俱下莞上藻。主人立于阼阶下,当东房,西面。诸亲立于罍洗东南,西面北上。傧者立于门内道南,北面。皇子双童髻、空顶帻、彩裤褶、锦绅、乌皮履,立于房内,南面。主人赞冠者立于房内户东,西面。宾及赞冠者出,立于门西,赞冠者少退,俱东面北上。

其日,侍中奏“请中严”。群官有司皆就位。宾、赞入,立于太极门外道东, 西面。黄门侍郎引主节持幡节,中书侍郎引制书案,立于乐县东南,西面北上。侍 中奏“外办”。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乘舆出自西房,即御坐。宾、赞入就位。 典仪曰:“再拜。”在位皆再拜。侍中及舍人前承制,侍中降至宾前,称“有制”。 公再拜。侍中曰:“将加冠于某之首,公其将事。”公少进,北面再拜稽首,辞曰: “臣不敏,恐不能供事,敢辞。”侍中升奏,又承制降,称:“制旨,公其将事, 无辞。”公再拜。侍中、舍人至卿前称敕旨,卿再拜。侍中曰:“将加冠于某之首, 卿宜赞冠。”卿再拜。黄门侍郎执节立于宾东北,西面。宾再拜受节,付于主节, 又再拜。中书侍郎取制书立宾东北,西面,宾再拜,受制书,又再拜。典仪曰: “再拜。”赞者承传,在位皆再拜。宾、赞出,皇帝降坐,入自东房,在位者以次 出。初,宾、赞出门,以制书置于案,引以幡节,威仪铙吹及九品以上,皆诣东宫 朝堂。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纳征。其日,使者至于主人之门外,执事者入,布幕于内门之外,玄纁束陈于幕上,六马陈于幕南,北首西上。执事者奉谷珪以椟,俟于幕东,西面。谒者引使者及主人立于大门之内外。傧者进受命,出请事。使者曰;「某奉制纳征。」傧者入告,主人曰:「奉制赐臣以重礼,臣某祗奉典制。」傧者出告,入,引主人出,迎使者入。执事者坐,启椟取珪,加于玄纁。牵马者从入,三分庭一在南,北首西上。执珪者在马西,俱北面。其余皆如纳采。

  若诸臣之嫡子三加,皆祝而冠,又祝而酌,又祝而字。庶子三加,既加,然后酌而祝之,又祝而字。其始冠皆缁布;再加皆进贤;其三加,一品之子以衮冕,二品之子以惊冕,三品之子以毳冕,四品之子以絺冕,五品之子以玄冕,六品至于九品之子以爵弁。其服从之。其即席而冠也,嫡子西面,庶子南面。其筮日,筮宾、赞,遂戒之,及其所以冠之礼,皆如亲王。

四曰嘉礼。

制文以版,长一尺二寸,博四寸,厚八分,后家答版亦如之。

  盥馈。舅、姑入于室,妇盥馈。布席于室之奥,舅、姑共席坐,俱东面南上。赞者设尊于室内北墉下,馔于房内西墉下,如同牢。牲醴皆节折,右载之于舅俎,左载之于姑俎。妇入,升自西阶,入房,以酱进。其他馔,从者设之,皆加匕箸。俎入,设于豆东。赞者各授箸,舅、姑各以篚菹擩于酱,祭于笾、豆之间,又祭饭讫,乃食。三饭,卒食。妇入于房,盥手洗爵,入室,酌酒酳舅,进奠爵舅席前少东,西面再拜,舅取爵祭酒,饮之。妇受爵出户,入房,奠于右。盥手洗爵,酌酒酳姑。设妇席于室内北墉下,尊东面,妇彻馔,设于席前如初,西上。妇进,西面再拜,退,升席,南向坐。将馂,舅命易酱,内赞者易之。妇乃馂姑馔,妇祭,内赞者助之。既祭,乃食,三饭,卒食。内赞者洗爵酌酒酳,妇降席,西面再拜,受爵,升席坐,祭酒,饮讫,执爵兴,降席东,南面立。内赞者受爵,奠于坫。妇进,西面再拜,受爵,升席坐,祭酒,饮讫,执爵兴,降席东,南面立。内赞者受,奠于篚,妇进,西面再拜。舅、姑先降自西阶,妇降自阼阶。凡庶子妇,舅不降,而妇降自西阶以出。

  前一日,尚舍设御幄于太极殿,有司设群官之次位,展县,设案,陈车舆,皆如皇帝之冠。设宾受命位于横街南道东,赞冠位于其后,少东,皆北面。又设文武官门外位于顺天门外道东、西。

冠日平明,宫臣皆朝服,其余公服,集于重明门外朝堂。宗正卿乘车侍从,诣 左春坊权停。左右二率各勒所部,屯门列仗。左庶子版奏“请中严”。群官有司入 就位。设罍洗于东阶东南。设冠席于殿上东壁下少南,西向;宾席于西阶上,东向; 主人席于皇太子席西南,西向;三师席于冠席北,三少席于冠席南。张帷于东序内, 设褥席于帷中。又张帷于序外冠席。内直郎陈服于帷内,东领北上:衮冕,金饰象 笏;远游冠。缁布冠,服玄衣、素裳、素韡、白纱中单、青领褾纮裾,履、袜,革 带、大带,笏。缁纚、犀簪二物同箱,在服南。栉实于箱,又在南。莞筵四,藻席 四,又在南。良纮令实侧尊甒醴于序外帷内,设罍洗于尊东,实巾一,角觯、柶各 一。太官令实馔豆九、笾九于尊西,俎三在豆北。衮冕,远游三梁冠、黑介帻,缁 布冠青组缨属于冠,冠、冕各一箱。奉礼郎三人各执立于西阶之西,东面北上。主 人、赞冠者宗正卿为主人,庶子为赞冠者。升,诣东序帷内少北、户东,西立。典 谒引群官以次入就位。

制命太尉为使,宗正卿为副,吏部署承以戒之。前一日,有司展县、设桉、陈 车舆于太极殿廷,如元日。文武九品、朝集、蕃客之位,皆如冠礼。设使者受命位 于大横街南道东,西上,副少退,北面。侍中请“中严”。群臣入就位。使、副入, 立于门外道东,西面。黄门侍郎引幡、节,中书侍郎引制书桉,立于左延明门内道 北,西面北上。乃奏“外办”。皇帝衮冕御舆,出自西房,即御座。使、副入,就 位。典仪曰:“再拜。”在位者皆再拜。侍中前承制,降,诣使者东北,西面曰: “有制。”使、副再拜。侍中宣制曰:“纳某官某氏女为皇后,命公等持节行纳采 等礼。”使、副又拜。主节立于使者东北,西面,以节授黄门侍郎,侍郎以授使者, 付于主节,立于后。中书侍郎引制书桉立于使者东北,以制书授使者,置于桉。典 仪曰:“再拜。”在位者皆再拜。使、副出,持节者前导,持桉者次之。侍中奏 “礼毕”。皇帝入,在位者以次出。初,使、副乘辂,鼓吹备而不作,从者乘车以 从。其制书以油络网犊车载之。其日大昕,使、副至于次,主人受于庙若寝。布神 席于室户外之西,莞筵纷纯,加藻席画纯,南向,右雕几。使、副立于门西,北上, 持幡、节者立于北,少退,制桉立于南,执雁者又在其南,皆东面。主人立于大门 内,西面。傧者北面,受命于左,出,立于门东,西面,曰:“敢请事。”使者曰:: “某奉制纳采。”傧者入告。主人曰:“臣某之女若如人,既蒙制访,臣某不敢辞。” 傧者出告,入引主人出,迎使者于大门外之南,北面再拜。使者不答。主人揖使、 副先入,至于阶。使、副入,导以幡、节,桉、雁从之。幡、节立西阶之西,东面; 使者由阶升,立于两楹间,南面;副在西南,持桉及执雁者又在西南,皆东面。主 人升阼阶,当使者前,北面立。持桉者以桉进,授使者以制书,节脱衣,制者曰: “有制。”主人再拜。宣制,主人降诣阶间,北面,再拜稽首,升,进,北面受制 书,以授左右。使者授雁,主人再拜,进,受雁,以授左右。傧者引答表桉进,立 于主人后,少西,以表授主人。主人进,授使者,退复位,再拜。节加衣。谒者引 使、副降自西阶以出。

  皇太子既受命,执烛、前马、鼓吹,至于妃氏大门外道西之次,回辂南向。左庶子跪奏,降辂之次。主人设几筵。妃服褕翟、花钗,立于东房,主妇立于房户外之西,南向。主人公服出,立于大门之内,西向。在庙则祭服。左庶子跪奏「请就位」。皇太子立于门西,东面。傧者受命出请事,左庶子承传跪奏,皇太子曰:「以兹初昏,某奉制承命。」左庶子俯伏,兴,传于傧者,入告,主人曰:「某谨敬具以须。」傧者出,传于左庶子以奏。傧者入,引主人迎于门外之东,西面再拜,皇太子答再拜。主人揖皇太子先入,掌畜者以雁授左庶子,以授皇太子,执雁入。及内门,主人让曰:「请皇太子入。」皇太子曰:「某弗敢先。」主人又固请,皇太子又曰:「某固弗敢先。」主人揖,皇太子入门而左,主人入门而右。及内门,主人揖入,及内霤,当曲揖,当阶揖,皇太子皆报揖。至于阶,主人曰:「请皇太子升。」皇太子曰:「某敢辞。」主人固请,皇太子又曰:「某敢固辞。」主人终请,皇太子又曰:「某终辞。」主人揖,皇太子报揖。主人升,立于阼阶上,西面。皇太子升,进当房户前,北面,跪奠雁,再拜,降,出。主人不降送。内厩尉进,厌翟于内门外,傅姆导妃,司则前引,出于母左。师姆在右,保姆在左。父少进,西面戒之曰:「必有正焉。若衣花。」命之曰:「戒之敬之,夙夜无违命。」母戒之西阶上,施衿结帨,命之曰:「勉之敬之,夙夜无违命。」庶母及门内施鞶,申之以父母之命,命之曰:「敬恭听宗父母之言,夙夜无愆。视诸衿鞶。」妃既出内门,至辂后,皇太子授绥,姆辞不受,曰:「未教,不足与为礼。」妃升辂,乘以几,姆加景。皇太子驭轮三周,驭者代之。皇太子出大门,乘辂还宫,妃次于后。主人使其属送妃,以族从。

  其日,侍中版奏「请中严」。太乐令、鼓吹令帅工人入就位。有司设罍洗于阼阶东南,设席于东房内,近西,张帷于东序外。殿中监陈衮服于内席,东领,缁纚、玉簪及栉三物同箱,在服南。又设莞筵一,纷纯,加藻席缁纯,加次席黼纯,在南。尚食实醴尊于东序外帷内,坫在尊北,实角、觯、柶各一。馔陈于尊西,笾、豆各十二;俎三,在笾、豆之北。设罍洗于尊东。衮冕、玉导置于箱。太常博士一人,立于西阶下,东面。诸侍卫之官俱诣阁奉迎,典仪帅赞者及群官以次入就位。太常博士引太常卿升西阶,立于西房外,当户北向。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空顶黑介帻、绛纱袍,出自西房,即御座立。太师、太尉入就位。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在位者皆再拜。太师升自西阶,立于东阶上,东面。太尉诣阼阶下罍洗,盥手,升自东阶,诣东房,取纚栉箱进,跪奠于御座西端。太师诣御座前跪奏曰:「坐。」皇帝坐。太尉当前少左,跪,脱帻置于箱,栉毕,设纚,兴,少西,东面立。太师降,盥,受冕,右执顶,左执前,升自西阶,当前少左,祝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寿考惟祺,以介景福。」乃跪,冠,兴,复西阶上位。太尉前,少左,跪,设簪,结缨,兴,复位。皇帝兴,适东房。殿中监彻栉纚箱以退。

前一日,尚舍设御幄于太极殿,有司设群官之次位,展县,设案,陈车舆,皆 如皇帝之冠。设宾受命位于横街南道东,赞冠位于其后,少东,皆北面。又设文武 官门外位于顺天门外道东、西。

册后。

  初昏,设洗、陈馔皆如亲王。牲用少牢及腊,三俎、二笾、二簠,其豆数:一品十六,二品十四,三品十二。婿及妇共牢,妇之簋、簠及豆、登之数,各视其夫。尊于室中北墉下,设尊于房户外之东,加冪、勺,无玄酒。夫妇酌于内,尊四,爵两,卺凡六,夫妇各三酳。主人乘革辂,至于妇氏大门外。女准其夫服,花钗、翟衣,入于房,以觯酌醴,如王妃。主人迎宾以入,遂同牢,皆如亲王纳妃之礼。

  冠日平明,宫臣皆朝服,其余公服,集于重明门外朝堂。宗正卿乘车侍从,诣左春坊权停。左右二率各勒所部,屯门列仗。左庶子版奏「请中严」。群官有司入就位。设罍洗于东阶东南。设冠席于殿上东壁下少南,西向;宾席于西阶上,东向;主人席于皇太子席西南,西向;三师席于冠席北,三少席于冠席南。张帷于东序内,设褥席于帷中。又张帷于序外冠席。内直郎陈服于帷内,东领北上:衮冕,金饰象笏;远游冠。缁布冠,服玄衣、素裳、素韡、白纱中单、青领褾纮裾,履、袜,革带、大带,笏。缁纚、犀簪二物同箱,在服南。栉实于箱,又在南。莞筵四,藻席四,又在南。良纮令实侧尊甒醴于序外帷内,设罍洗于尊东,实巾一,角觯、柶各一。太官令实馔豆九、笾九于尊西,俎三在豆北。衮冕,远游三梁冠、黑介帻,缁布冠青组缨属于冠,冠、冕各一箱。奉礼郎三人各执立于西阶之西,东面北上。主人、赞冠者宗正卿为主人,庶子为赞冠者。升,诣东序帷内少北、户东,西立。典谒引群官以次入就位。

皇太子兴,宾揖皇太子适东序,服衮冕之服以出,立于席东,西面。赞冠者彻 纚、栉箱以入,又取筵入于帷内。主人赞冠者又设醴,皇太子席于室户西,南向, 下莞上藻。宾之赞冠者于东序外帷内,盥手洗觯。典膳郎酌醴,加柶覆之,面柄, 授赞冠,立于序内,南面。宾揖皇太子就筵西,南面立。宾进,受醴,加柶,面柄, 进,北向立,祝曰:“甘醴唯厚,嘉荐令芳。拜受祭之,以定厥祥。承天之休,寿 考不忘。”皇太子拜,受觯。宾复位,东面答拜。赞冠者与进馔者奉馔设于筵前, 皇太子升筵坐,左执觯,右取脯,擩于棨,祭于笾、豆之间。赞冠者取韭菹,遍擩 于豆,以授皇太子,又祭于笾、豆之间。赞冠者取鸑一,以授皇太子,皇太子奠觯 于荐西,兴,受鸑,却左手执本坐,缭右手绝末以祭。止,左手哜之,兴,以授赞 冠者,加于俎。皇太子坐,帨手取觯,以柶祭醴三,始扱一祭,又扱再祭,加柶于 觯,面叶,兴,筵末坐,啐醴,建柶,兴,降筵西,南面坐,奠觯,再拜,执觯, 兴。宾答拜。皇太子降,立于西阶之东,南面。宾降,立于西阶之西少南,赞冠随 降,立于宾西南,皆东面。宾少进,字之,祝曰:“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厥 字,君子攸宜。宜之于嘏,永受保之。奉敕字某。”皇太子再拜曰:“某虽不敏, 敢不祗奉。”又再拜。洗马引太子降阼阶位,三师在南,北面,三少在北,南面立。 皇太子西面再拜,三师等各再拜以出。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在位者皆再 拜。左庶子前,称“礼毕”。皇太子乘舆以入,侍臣从至阁,宾、赞及宗正卿出就 会。

质明,布舅席于东序,西向;布姑席于房户外之西,南向。舅姑即席,妇执 枣、粟入,升自西阶,东面再拜,进,跪奠于舅席前,舅抚之,妇退,复位,又再 拜。降自西阶,受腶脩,升,进,北面再拜,进,跪奠于姑席前,姑举之,妇退, 复位,又再拜。妇席于姑西少北,南向。侧尊甒醴于房内东壁下,笾、豆一,实以 脯飐,在尊北。设洗于东房近北。妇立于席西,南面。内赞者盥手,洗觯,酌醴, 加柶,面柄,北面立于妇前。妇进,东面拜受,复位。内赞者西阶上,北面拜送, 乃荐脯棨。妇升席,坐,左执觯,右取脯,擩于棨,祭于笾、豆之间,以柶祭醴三, 始扱一祭,又扱再祭,加柶于觯,面叶,兴,降席西,东面坐,啐醴,建柶,兴, 拜。内赞者答拜。妇进升席,跪,奠觯于豆东,取脯,降自西阶以出,授妇氏从人 于寝门外。

  其遣使者奉迎。其日,侍中版奏「请中严」。皇帝服冕出,升所御殿,文武之官五品已上立于东西朝堂。奉迎前一日,守宫设使者次于大门之外道右,设使副及内侍次于使者次西,俱南向。尚舍设宫人次于阁外道西。奉礼设使、副、持桉执雁者、持节者及奉礼、赞者位,如册后。又设内侍位于大门外道左,西面。又设宫人以下位于堂前。使、副朝服,乘辂持节,至大门外次,宫人等各之次奉迎。尚仪奏「请皇后中严」。傅姆导皇后,尚宫前引,出,升堂。皇后将出,主妇出于房外之西,南向。文武奉迎者皆陪立于大门之外,文官在东,武官在西,皆北上。谒者引使者诣大门外位,主人立于内门外堂前东阶下,西面。傧者受命,出请事,使者曰:「某奉制,以今吉辰,率职奉迎。」傧者入告,主人曰;「臣谨奉典制。」傧者出告,入,引主人出门南,北面再拜。谒者引入至内门外堂西阶,使者先升,位于两楹间,南面;副在西,持桉、执雁者在西南,俱东面。主人升东阶,诣使者前,北面立,使、副授以制书,曰:「有制。」主人再拜。使者宣制,主人降诣阶间,北面再拜稽首。升,进,北面受制书。主人再拜,北面立。使、副授以雁,主人再拜,进受,仍北面立。傧者引二人对举答表桉进,主人以表授使、副,再拜,降自西阶以出,复门外位。奉礼曰:「再拜。」赞者承传,使、副俱再拜。使者曰;「令月吉日,臣某等承制,率职奉迎。」内侍受以入,传于司言,司言受以奏闻。尚仪奏请皇后再拜。主人入,升自东阶,进,西面诫之曰:「戒之敬之,夙夜无违命。」主人退,立于东阶上,西面。母诫于西阶上,施衿结帨,曰:「勉之敬之,夙夜无违命。」皇后升舆以降,升重翟以几,姆加景,内宫侍从及内侍导引,应乘车从者如卤簿。皇后车出大门外,以次乘车马引从。

  前一日,尚舍设席于太极殿中楹之间,莞筵纷纯,加藻席缁纯,加次席黼纯。有司设次,展县,设案,阵车辇。设文官五品以上位于县东,武官于县西,六品以下皆于横街之南,北上。朝集使分方于文武官当品之下,诸亲位于四品、五品之下,皇宗亲在东,异姓亲在西。籓客分方各于朝集使六品之南,诸州使人于朝集使九品之后。又设太师、太尉位于横街之南,道东,北面西上。典仪于县东北,赞者二人在南,少退,俱西向。又设门外位于东西朝堂,如元日。

前三日,本司帅其属筮日、筮宾于听事。前二日,主人至宾之门外次,东面, 宾立于阼阶下,西面,傧者进于左,北面,受命出,立于门东,西面,曰:“敢请 事。”主人曰:“皇子某王将加冠,请某公教之。”傧者入告,宾出,立于门左, 西面,再拜。主人答拜。主人曰:“皇子某王将加冠,愿某公教之。”宾曰:“某 不敏,恐不能共事,敢辞。”主人曰:“某犹愿某公教之。”宾曰:“王重有命, 其敢不从。”主人再拜而还,宾拜送。命赞冠者亦如之。

同牢之日,内侍之属设皇后大次于皇帝所御殿门外之东,南向。将夕,尚寝设 皇帝御幄于室内之奥,东向。铺地席重茵,施屏障。初昏,尚食设洗于东阶,东西 当东霤,南北以堂深。后洗于东房,近北。设馔于东房西墉下,笾、豆各二十四, 簋、簠各二,登各三,俎三。尊于室内北牖下,玄酒在西。又尊于房户外之东,无 玄酒。坫在南,加四爵,合卺。器皆乌漆,卺以匏。皇后入大门,鸣钟鼓。从永巷 至大次前,回车南向,施步障。尚仪进,当车前跪请降车。皇后降,入次。尚宫引 诣殿门之外,西向立。尚仪跪奏“外办,请降坐礼迎”。皇帝降坐,尚宫前引,诣 门内之西,东面揖后以入。尚食酌玄酒三注于尊,尚寝设席于室内之西,东向。皇 帝导后升自西阶,入室即席,东向立。皇后入,立于尊西,南面。皇帝盥于西洗, 后盥于北洗。馔入,设酱于席前,菹棨在其北;俎三设于豆东,豕俎特在北。尚食 设黍于酱东,稷、稻、粱又在东;设棨湆于酱南。设后对酱于东,当特俎,菹棨在 其南,北上;设黍于豕俎北,其西稷、稻、粱,设湆于酱北。尚食启会郤于簠簋之 南,对簠簋于北,加匕箸,尚寝设对席于馔东。尚食跪奏“馔具”。皇帝揖皇后升, 对席,西面,皆坐。尚食跪取韭擩棨授皇帝,取菹擩棨授皇后,俱受,祭于豆间。 尚食又取黍实于左手,遍取稷、稻、粱反于右手,授皇帝,又取黍、稷、稻、粱授 皇后,俱受,祭于豆间。又各取鸑绝末授帝、后,俱祭于豆间。尚食各以鸑加于俎。 司饰二人以巾授皇帝及皇后,俱涚手。尚食各跪品尝馔,移黍置于席上,以次授鸑 脊,帝、后皆食,三饭,卒食。尚食二人俱盥手洗爵于房,入室,酌于尊,以授帝、 后,俱受,祭。尚食各以肝从,皆奠爵、振祭、哜之。尚食皆受,实于俎、豆。各 取爵,皆饮。尚仪受虚爵,奠于坫。再酳如初,三酳用卺,如再酳。尚食俱降东阶, 洗爵,升,酌于户外,进,北面奠爵,兴,再拜,跪取爵祭酒,遂饮卒爵,奠,遂 拜,执爵兴,降,奠于篚。尚仪北面跪,奏称:“礼毕,兴。”帝、后俱兴。尚宫 引皇帝入东房,释冕服,御常服;尚宫引皇后入幄,脱服。尚宫引皇帝入。尚食彻 馔,设于东房,如初。皇后从者馂皇帝之馔,皇帝侍者馂皇后之馔。

  皇帝纳皇后。

  初,皇子降,宾降自西阶,直西序东面立。主人降自东阶,直东序西面立。宾少进,字之曰:「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其字,爰字孔嘉。君子攸宜,宜之于嘏。永受保之,曰孟某甫。」仲、叔、季唯其所当。皇子曰:「某虽不敏,夙夜祗奉。」宾出,主人送于内门外,主人西面请宾曰:「公辱执事,请礼从者。」宾曰:「某既得将事,敢辞。」主人曰:「敢固以请。」宾曰:「某辞不得命,敢不从?」宾就次,主人入。

有司卜日,告于天地宗庙。

其亲迎之日,大昕,婿之父、女之父告于祢庙若寝。将行,布席于东序,西向; 又席于户牖之间,南向。父公服,坐于东序,西向。子服其上服:一品衮冕,二品 勣冕,三品毳冕,四品絺冕,五品玄冕,六品爵弁。庶人绛公服。升自西阶,进立 于席西,南向。赞者酌酒进,北面以授子,子再拜受爵。赞者荐脯棨于席前,子升 席,跪,左执爵,右取脯、擩于棨,祭于笾、豆之间。右祭酒,执爵兴,降席西, 南面跪,卒爵,再拜,执爵兴。赞者受虚爵还尊所。子进,立于父席前,东面、父 命之曰:“往迎尔相,承我宗事,勖率敬,先妣之嗣,若则有常。”庶子但云: “往迎尔相,勖率以敬。”子再拜曰:“不敢忘命。”又再拜,降,出,乃迎。

  皇帝遣使者至于主人之家,不持节,无制书。其纳采、问名、纳吉、纳征、告期,皆如后礼。

  有司卜日,告于天地宗庙。

皇帝衮服出,即席南向坐。太尉诣序外帷内,盥手,洗觯,酌醴,加柶覆之, 面叶,立于序内,南面。太师进,受醴,面柄,前,北向祝曰:“甘醴唯厚,嘉荐 令芳。承天之休,寿考不忘。”退,降立于西阶下,东面。将祝,殿中监率进馔者 奉馔设于前,皇帝左执觯,右取脯,擩于棨,祭于笾、豆之间。太尉取鸑一以进, 皇帝奠觯于荐西,受棨,舒左执本,右绝末以祭,上左手哜之,授太尉。太尉加于 俎,降,立于太师之南。皇帝帨手取觯,以柶祭醴,啐醴,建柶,奠觯于荐东。太 师、太尉复横街南位。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在位者皆再拜。太师、太尉 出。侍中前,跪奏“礼毕”。皇帝兴,入自东房,在位者以次出。

皇太子纳妃。

  同牢之日,司闺设妃次于阁内道东,南向。设皇太子御幄于内殿室内西厢,东向。设席重茵,施屏障。设同牢之席于室内,皇太子之席西厢,东向,妃席东厢,西向。席间量容牢馔。设洗于东阶东南,设妃洗于东房近北。馔于东房西墉下,笾、豆各二十,簠、簋各二,钘各三,瓦登一,俎三。尊在室内北墉下,玄酒在西。又设尊于房户外之东,无玄酒。篚在南,实四爵,合卺。皇太子车至左阁,回辂南向,左庶子跪奏「请降辂」。入,俟于内殿门外之东,西面。妃至左阁外,回辂南向,司则请妃降辂,前后扇、烛。就次,立于内殿门西,东面。皇太子揖以入,升自西阶,妃从升。执扇、烛者陈于东、西阶内。皇太子即席,东向立,妃西向立。司馔进诣阶间,跪奏「具牢馔」,司则承令曰:「诺。」遂设馔如皇后同牢之礼。司馔跪奏「馔具」。皇太子及妃俱坐。司馔跪,取脯,取韭菹,皆擩于棨,授皇太子,又取授妃,俱受,祭于笾、豆之间。司馔跪取黍实于左手,遍取稷反于右手,授皇太子,又授妃,各受,祭于菹棨之间。司馔各立,取鸑皆绝末,跪授太子及妃,俱受,又祭于菹棨之间。司馔俱以鸑加于俎。掌严授皇太子妃巾,涚手。以柶扱上钘遍擩之,祭于上豆之间。司馔品尝妃馔,移黍置于席上,以次跪授脊。皇太子及妃皆食以湆酱,三饭,卒食。司馔北面请进酒,司则承令曰;「诺。」司馔二人俱盥手洗爵于房,入室,酌于尊,北面立。皇太子及妃俱兴,再拜。一人进授皇太子,一人授妃,皇太子及妃俱坐,祭酒,举酒,司馔各以肝从,司则进受虚爵,奠于篚。司馔又俱洗爵,酌酒,再酳,皇太子及妃俱受爵饮。三酳用卺,如再酳。皇太子及妃立于席后,司则俱降东阶,洗爵,升,酌于户外,北面,俱奠爵,兴,再拜。皇太子及妃俱答拜。司则坐,取爵祭酒,遂饮,啐爵,奠,遂拜,执爵兴,降,奠爵于篚。司馔奏「彻馔」。司则前跪奏称:「司则妾姓言,请殿下入。」皇太子入于东房,释冕服,著袴褶。司则启妃入帏幄,皇太子乃入室。媵馂皇太子之馔,御馂妃之馔。

  前三日,本司帅其属筮日、筮宾于听事。前二日,主人至宾之门外次,东面,宾立于阼阶下,西面,傧者进于左,北面,受命出,立于门东,西面,曰:「敢请事。」主人曰:「皇子某王将加冠,请某公教之。」傧者入告,宾出,立于门左,西面,再拜。主人答拜。主人曰:「皇子某王将加冠,愿某公教之。」宾曰:「某不敏,恐不能共事,敢辞。」主人曰:「某犹愿某公教之。」宾曰:「王重有命,其敢不从。」主人再拜而还,宾拜送。命赞冠者亦如之。

其日,侍中版奏“请中严”。太乐令、鼓吹令帅工人入就位。有司设罍洗于阼 阶东南,设席于东房内,近西,张帷于东序外。殿中监陈衮服于内席,东领,缁纚、 玉簪及栉三物同箱,在服南。又设莞筵一,纷纯,加藻席缁纯,加次席黼纯,在南。 尚食实醴尊于东序外帷内,坫在尊北,实角、觯、柶各一。馔陈于尊西,笾、豆各 十二;俎三,在笾、豆之北。设罍洗于尊东。衮冕、玉导置于箱。太常博士一人, 立于西阶下,东面。诸侍卫之官俱诣阁奉迎,典仪帅赞者及群官以次入就位。太常 博士引太常卿升西阶,立于西房外,当户北向。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空顶黑 介帻、绛纱袍,出自西房,即御座立。太师、太尉入就位。典仪曰:“再拜。”赞 者承传,在位者皆再拜。太师升自西阶,立于东阶上,东面。太尉诣阼阶下罍洗, 盥手,升自东阶,诣东房,取纚栉箱进,跪奠于御座西端。太师诣御座前跪奏曰: “坐。”皇帝坐。太尉当前少左,跪,脱帻置于箱,栉毕,设纚,兴,少西,东面 立。太师降,盥,受冕,右执顶,左执前,升自西阶,当前少左,祝曰:“令月吉 日,始加元服。寿考惟祺,以介景福。”乃跪,冠,兴,复西阶上位。太尉前,少 左,跪,设簪,结缨,兴,复位。皇帝兴,适东房。殿中监彻栉纚箱以退。

纳征。其日,使者至于主人之门外,执事者入,布幕于内门之外,玄纁束陈于 幕上,六马陈于幕南,北首西上。执事者奉谷珪以椟,俟于幕东,西面。谒者引使 者及主人立于大门之内外。傧者进受命,出请事。使者曰;“某奉制纳征。”傧者 入告,主人曰:“奉制赐臣以重礼,臣某祗奉典制。”傧者出告,入,引主人出, 迎使者入。执事者坐,启椟取珪,加于玄纁。牵马者从入,三分庭一在南,北首西 上。执珪者在马西,俱北面。其余皆如纳采。

  纳吉。使者之辞曰:「加诸卜筮,占曰日从,制使某也入告。」主人之辞曰:「臣某之女若如人,龟筮云吉,臣预在焉,臣某谨奉典制。」其余皆如纳采。

  初,宾升,赞冠者诣罍洗,盥手,升自东阶帷内,于主人冠赞之南,俱西面。主人赞冠者引皇太子出,立于席东,西面。宾赞冠者取纚、栉二箱,坐奠于筵。皇太子进,升筵,西面坐。宾之赞冠者东面坐,脱帻置于箱,栉毕,设纚,兴,少北,南面立。执缁布冠升,宾降一等受之,右执顶,左执前,进,东向立,祝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厥幼志,慎其成德。寿考惟祺,以介景福。」乃跪,冠,兴,复位。皇太子东面立,宾揖皇太子,赞冠者引适东序帷内,服玄衣素裳之服以出,立于席东,西面。宾揖皇太子升筵,西向坐。宾之赞冠者进,跪脱缁布冠置于箱,兴,复位。宾降二等,受远游冠,右执顶,左执前,进,祝曰:「吉月令辰,乃申嘉服,克敬威仪,式昭厥德。眉寿万岁,永寿胡福。」乃跪,冠,兴,复位。皇太子兴,宾揖皇太子,赞冠者引适东序帷内,朝服以出,立于席东,西面。宾揖皇太子升筵坐,宾之赞冠者跪脱远游冠,兴,复位。宾降三等受冕,右执顶,左执前,进,祝曰:「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其服,以成厥德。万寿无疆,承天之庆。」乃跪,冠,兴,复位。每冠,皆赞冠者跪设簪、结缨。

初,皇子降,宾降自西阶,直西序东面立。主人降自东阶,直东序西面立。宾 少进,字之曰:“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其字,爰字孔嘉。君子攸宜,宜之于 嘏。永受保之,曰孟某甫。”仲、叔、季唯其所当。皇子曰:“某虽不敏,夙夜祗 奉。”宾出,主人送于内门外,主人西面请宾曰:“公辱执事,请礼从者。”宾曰: “某既得将事,敢辞。”主人曰:“敢固以请。”宾曰:“某辞不得命,敢不从?” 宾就次,主人入。

礼乐八

  问名。使者既出,遂立于内门外之西,东面;主人立于内门内东厢,西面。傧者出请事,使者曰:「将加卜筮,奉制问名。」傧者入告。主人曰:「臣某之子若如人,既蒙制访,臣某不敢辞。」傧者出告,入,引主人出,迎使者以入,授主人以制书,答表皆如纳采。使、副降自西阶以出,立于内门外之西,东面;主人立于东阶下,西向。傧者出请事,使者曰:「礼毕。」傧者入告,主人曰;「某公奉制至于某之室,某有先人之礼,请礼从者。」傧者出告,使者曰:「某既得将事,敢辞。」傧者入告,主人曰:「先人之礼,敢固以请。」傧者出告,使者曰:「某辞不得命,敢不从。」傧者入告,遂引主人升,立于序端。掌事者彻几,设二筵东上。设甒醴于东房西牖下,加杓冪,坫在尊北;实觯二,角柶二,笾、豆各一,实以脯棨,在坫北。又设洗于东南。主人降迎使者,西面揖,先入。使、副入门而左,主人入门而右。至阶,主人曰:「请某位升。」使者曰:「某敢辞。」主人又曰:「固请某位升。」使者曰:「某敢固辞。」主人又曰:「终请某位升。」使者曰:「敢终辞。」主人升自阼阶,使、副升自西阶,北面立。主人阼阶上,北面再拜。受几于序端。掌事者内拂几三,奉两端西北向以进。主人东南向,外拂几三,振袂,内执之,掌事者一人又执几以从,主人进,西北向。使者序进,迎受于筵前,东南向以俟。主人还东阶上,北面再拜送。使者以几跪进,北面跪,各设于坐左,退于西阶上,北面东上,答拜,立于阶西,东面南上。赞者二人俱升,取觯降,盥手,洗觯,升,宾醴,加柶于觯,覆之,面叶,出房,南面。主人受醴,面柄,进使者筵前西,北面立。又赞者执觯以从。使者西阶上,北面各一拜,序进筵前东,南面。主人又以次授醴,使者受,俱复西阶上位。主人退,复东阶上,北面一拜送。掌事者以次荐脯棨于筵前。使者各进,升筵,皆坐,左执觯,右取脯,擩于棨,祭于笾、豆之间,各以柶祭醴三,始扱一祭,又扱再祭,兴;各以柶兼诸觯上,躐降筵于西阶上,俱北面坐,啐醴,建柶,各奠觯于荐,遂拜,执觯兴。主人答拜。使者进,升筵坐,各奠觯于荐东。降筵,序立于西阶上,东面南上。掌事者牵马入,陈于门内,三分庭一在南,北首西上。又掌事者奉币篚,升自东阶,以授主人,受于序端,进西面位。掌事者一人,又奉币篚,立于主人之后。使者西阶上,俱北面再拜。主人进诣楹间,南面立,使者序进,立于主人之西,俱南面。主人以币篚授使者,使者受,退立于西阶上,东面。执币者又以授主人,主人
受,以授使副,使副受之,退立于使者之北,俱东面。主人还东阶上,北面再拜送。使者降自西阶,从者讶受币篚。使者当庭实揖马以出,牵马者从出。使者出大门外之西,东面立。从者讶受马。。主人出门东,西面再拜送。使者退,主人入,立于东阶下,西面。傧者告于主人曰:「宾不顾矣。」主人反于寝。」使者奉答表诣阙。

  傧者受命于主人,出,立于门东,西面,曰:「敢请事。」宾曰:「皇子某王将加冠、某谨应命。」傧者入告,主人出迎宾,西面再拜,宾答拜。主人揖赞冠者,赞冠者报揖,主人又揖宾,宾报。主人入,宾、赞冠者以次入,及内门,主人揖宾,宾入,赞冠者从之。至内霤,将曲揖,宾报揖。至阶,主人立于阶东,西面;宾立于阶西,东面。主人曰:「请公升。」宾曰:「某备将事,敢辞。」主人曰:「固请公升。」宾曰:「某敢固辞。」主人曰:「终请公升。」宾曰:「某敢终辞。」主人升自阼阶,立于席东,西向;宾升自西阶,立于席西,东向。赞冠者及庭,盥于洗,升自西阶,入于东房,立于主人赞冠者之南,俱西面。

主人赞冠者引皇子出,立于房户外西,南面。宾之赞冠者取纚、栉、簪箱,跪 奠于皇子筵东端,兴,席东少北,南面立。宾揖皇子,宾、主俱即座。皇子进,升 席,南面坐。宾之赞冠者进筵前,北面,跪脱双童髻置于箱,栉毕,设纚。宾降, 盥,主从降。宾东面辞曰:“愿主不降。”主人曰:“公降辱,敢不从降。”宾既 盥,诣西阶。宾、主一揖一让,升。主人立于席后,西面,宾立于西阶上,东面。 执缁布冠者升,宾降一等受之,右执顶,左执前,北面跪,冠,兴,复西阶上席后, 东面立。皇子兴,宾揖皇子适房,宾、主俱坐。皇子服青衣素裳之服,出房户西, 南面立。宾揖皇子,皇子进,立于席后,南面。宾降,盥,主人从降,辞对如初。 宾跪取爵于篚,兴,洗,诣西阶,宾、主一揖一让,升,坐,主人立于席后,西面。 宾诣酒尊所,酌酒进皇子筵前,北向立,祝曰:“旨酒既清,嘉荐亶时。始加元服, 兄弟具来。孝友时格,永乃保之。”皇子筵西拜爵,宾复西阶上,东面答拜。执馔 者荐笾、豆于皇子筵前。皇子升座,左执爵,右取脯,扌需于棨,祭于笾、豆之间, 祭酒,兴,筵末坐,啐酒,执爵,兴,降筵,奠爵,再拜,执爵兴。宾答拜。冠者 升筵,跪奠爵于荐东,兴,立于筵西,南面。执馔者彻荐爵。

皇帝遣使者至于主人之家,不持节,无制书。其纳采、问名、纳吉、纳征、告 期,皆如后礼。

  初,宾、赞入次,左庶子版奏「外办」。通事舍人引三师等入就阁外道西位,东面立。皇太子空顶黑介帻、双童髻、彩衣、紫裤褶、织成褾领、绿绅、乌皮履,乘舆以出。洗马迎于阁门外,左庶子请降舆,洗马引之道东位,西向立。左庶子请再拜。三师、三少答拜。乃就阶东南位。三师在前,三少在后,千牛二人夹左右,其余仗卫列于师、保之外。皇太子乃出迎宾,至阼阶东,西面立。宗正卿立于门东,西面。宾立于西,东面。宗正卿再拜,宾不答拜。宾入,主人从入,立于县东北,西面。宾入,赞冠者从,宾诣殿阶间,南面。赞冠者立于宾西南,东面。节在宾东少南,西面。制案在赞冠西南,东面。宾执制,皇太子诣受制位,北面立。主节脱节衣,宾称「有制」。皇太子再拜。宣诏曰:「有制,皇太子某,吉日元服,率由旧章,命太尉某就宫展礼。」皇太子再拜。少傅进诣宾前,受制书,以授皇太子,付于庶子。皇太子升东阶,入于东序帷内,近北,南面立。宾升西阶,及宗正卿各立席后。

礼乐七

其遣使者奉迎。其日,侍中版奏“请中严”。皇帝服冕出,升所御殿,文武之 官五品已上立于东西朝堂。奉迎前一日,守宫设使者次于大门之外道右,设使副及 内侍次于使者次西,俱南向。尚舍设宫人次于阁外道西。奉礼设使、副、持桉执雁 者、持节者及奉礼、赞者位,如册后。又设内侍位于大门外道左,西面。又设宫人 以下位于堂前。使、副朝服,乘辂持节,至大门外次,宫人等各之次奉迎。尚仪奏 “请皇后中严”。傅姆导皇后,尚宫前引,出,升堂。皇后将出,主妇出于房外之 西,南向。文武奉迎者皆陪立于大门之外,文官在东,武官在西,皆北上。谒者引 使者诣大门外位,主人立于内门外堂前东阶下,西面。傧者受命,出请事,使者曰: “某奉制,以今吉辰,率职奉迎。”傧者入告,主人曰;“臣谨奉典制。”傧者出 告,入,引主人出门南,北面再拜。谒者引入至内门外堂西阶,使者先升,位于两 楹间,南面;副在西,持桉、执雁者在西南,俱东面。主人升东阶,诣使者前,北 面立,使、副授以制书,曰:“有制。”主人再拜。使者宣制,主人降诣阶间,北 面再拜稽首。升,进,北面受制书。主人再拜,北面立。使、副授以雁,主人再拜, 进受,仍北面立。傧者引二人对举答表桉进,主人以表授使、副,再拜,降自西阶 以出,复门外位。奉礼曰:“再拜。”赞者承传,使、副俱再拜。使者曰;“令月 吉日,臣某等承制,率职奉迎。”内侍受以入,传于司言,司言受以奏闻。尚仪奏 请皇后再拜。主人入,升自东阶,进,西面诫之曰:“戒之敬之,夙夜无违命。” 主人退,立于东阶上,西面。母诫于西阶上,施衿结帨,曰:“勉之敬之,夙夜无 违命。”皇后升舆以降,升重翟以几,姆加景,内宫侍从及内侍导引,应乘车从者 如卤簿。皇后车出大门外,以次乘车马引从。

  质明,布舅席于东序,西向;布姑席于房户外之西,南向。舅姑即席,妇执髟妗⑺谌耄升自西阶,东面再拜,进,跪奠于舅席前,舅抚之,妇退,复位,又再拜。降自西阶,受髂a脩,升,进,北面再拜,进,跪奠于姑席前,姑举之,妇退,复位,又再拜。妇席于姑西少北,南向。侧尊甒醴于房内东壁下,笾、豆一,实以脯飐,在尊北。设洗于东房近北。妇立于席西,南面。内赞者盥手,洗觯,酌醴,加柶,面柄,北面立于妇前。妇进,东面拜受,复位。内赞者西阶上,北面拜送,乃荐脯棨。妇升席,坐,左执觯,右取脯,擩于棨,祭于笾、豆之间,以柶祭醴三,始扱一祭,又扱再祭,加柶于觯,面叶,兴,降席西,东面坐,啐醴,建柶,兴,拜。内赞者答拜。妇进升席,跪,奠觯于豆东,取脯,降自西阶以出,授妇氏从人于寝门外。

  其日,侍中奏「请中严」。群官有司皆就位。宾、赞入,立于太极门外道东,西面。黄门侍郎引主节持幡节,中书侍郎引制书案,立于乐县东南,西面北上。侍中奏「外办」。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乘舆出自西房,即御坐。宾、赞入就位。典仪曰:「再拜。」在位皆再拜。侍中及舍人前承制,侍中降至宾前,称「有制」。公再拜。侍中曰:「将加冠于某之首,公其将事。」公少进,北面再拜稽首,辞曰:「臣不敏,恐不能供事,敢辞。」侍中升奏,又承制降,称:「制旨,公其将事,无辞。」公再拜。侍中、舍人至卿前称敕旨,卿再拜。侍中曰:「将加冠于某之首,卿宜赞冠。」卿再拜。黄门侍郎执节立于宾东北,西面。宾再拜受节,付于主节,又再拜。中书侍郎取制书立宾东北,西面,宾再拜,受制书,又再拜。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在位皆再拜。宾、赞出,皇帝降坐,入自东房,在位者以次出。初,宾、赞出门,以制书置于案,引以幡节,威仪铙吹及九品以上,皆诣东宫朝堂。

若诸臣之嫡子三加,皆祝而冠,又祝而酌,又祝而字。庶子三加,既加,然后 酌而祝之,又祝而字。其始冠皆缁布;再加皆进贤;其三加,一品之子以衮冕,二 品之子以惊冕,三品之子以毳冕,四品之子以絺冕,五品之子以玄冕,六品至于九 品之子以爵弁。其服从之。其即席而冠也,嫡子西面,庶子南面。其筮日,筮宾、 赞,遂戒之,及其所以冠之礼,皆如亲王。

初昏,设洗、陈馔皆如亲王。牲用少牢及腊,三俎、二笾、二簠,其豆数:一 品十六,二品十四,三品十二。婿及妇共牢,妇之簋、簠及豆、登之数,各视其夫。 尊于室中北墉下,设尊于房户外之东,加冪、勺,无玄酒。夫妇酌于内,尊四,爵 两,卺凡六,夫妇各三酳。主人乘革辂,至于妇氏大门外。女准其夫服,花钗、翟 衣,入于房,以觯酌醴,如王妃。主人迎宾以入,遂同牢,皆如亲王纳妃之礼。

  临轩醮戒。前一日,卫尉设次于东朝堂之北,西向。又设宫官次于重明门外。其日,皇太子服衮冕出,升金辂,至承天门降辂,就次。前一日,有司设御座于太极殿阼阶上,西向。设群官次于朝堂,展县,陈车辂。其日,尚舍设皇太子席位于户牖间,南向,莞席、藻席。尚食设酒尊于东序下,又陈笾脯一、豆棨一,在尊西。晡前三刻,设群官版位于内,奉礼设版位于外,如朝礼。侍中版奏「请中严」。前三刻,诸侍卫之官侍中、中书令以下俱诣阁奉迎。典仪帅赞者先入就位,吏部、兵部赞群官出次,就门外位。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乘舆出自西房,即御座西向。群官入就位。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在位者皆再拜。皇太子入县南,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皇太子再拜。诣阶,脱舄,升席西,南面立。尚食酌酒于序,进诣皇太子西,东面立。皇太子再拜,受爵。尚食又荐脯棨于席前。皇太子升席坐,左执爵,右取脯,擩于棨,祭于笾、豆之间。右祭酒,兴,降席西,南面坐,啐酒,奠爵,兴,再拜,执爵兴。奉御受虚爵,直长彻荐,还于房。皇太子进,当御座前,东面立。皇帝命之曰:「往迎尒相,承我宗事,勖帅以敬。」皇太子曰:「臣谨奉制旨。」遂再拜,降自西阶,纳舄,出门。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在位者皆再拜,以次出。侍中前跪奏「礼毕」。皇帝入。

  皇帝衮服出,即席南向坐。太尉诣序外帷内,盥手,洗觯,酌醴,加柶覆之,面叶,立于序内,南面。太师进,受醴,面柄,前,北向祝曰:「甘醴唯厚,嘉荐令芳。承天之休,寿考不忘。」退,降立于西阶下,东面。将祝,殿中监率进馔者奉馔设于前,皇帝左执觯,右取脯,擩于棨,祭于笾、豆之间。太尉取鸑一以进,皇帝奠觯于荐西,受棨,舒左执本,右绝末以祭,上左手哜之,授太尉。太尉加于俎,降,立于太师之南。皇帝帨手取觯,以柶祭醴,啐醴,建柶,奠觯于荐东。太师、太尉复横街南位。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在位者皆再拜。太师、太尉出。侍中前,跪奏「礼毕」。皇帝兴,入自东房,在位者以次出。

皇帝加元服。

亲王纳妃。

新唐书卷一十八

皇子兴,宾揖皇子适房,服衮冕以出方房户西,南面。宾揖皇子,进,立于席 后,南面。宾诣酒尊所,取爵酌酒进皇子,祝曰:“旨酒令芳,笾豆有楚。咸加其 服,肴升折俎。承天之庆,受福无疆。”皇子筵西拜,受爵。执馔者荐笾、豆,设 俎于其南。皇子升筵坐,执爵,祭脯棨。赞冠者取鸑一以授皇子,皇子奠爵于荐西, 兴,受,坐,祭,左手哜之,兴,加于俎。皇子坐,涚手执爵,祭酒,兴,筵末坐, 啐酒,降筵西,南面坐,奠爵,再拜,执爵兴。宾答拜。皇子升筵坐,奠爵于荐东, 兴。赞冠者引皇子降,立于西阶之东,南面。

其诸臣之子,一品至于三品为一等,玄纁束、乘马,玉以璋。四品至于五品为 一等,玄纁束、两马,无璋。六品至于九品为一等,玄纁束、俪皮二,而无马。俪 皮二,内摄之,毛在内,左首,立于幕南。其余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 大抵皆如亲王纳妃。

志第八  礼乐八

  冠前一日,卫尉设宾次于重明门外道西,南向,赞冠于其西南。又设次于门内道西,以待宾、赞。又设皇太子位于阁外道东,西向。三师位于道西,三少位于其南,少退,俱东向。又设轩县于庭,皇太子受制位于县北,解剑席于东北,皆北面。

初,宾、赞入次,左庶子版奏“外办”。通事舍人引三师等入就阁外道西位, 东面立。皇太子空顶黑介帻、双童髻、彩衣、紫裤褶、织成褾领、绿绅、乌皮履, 乘舆以出。洗马迎于阁门外,左庶子请降舆,洗马引之道东位,西向立。左庶子请 再拜。三师、三少答拜。乃就阶东南位。三师在前,三少在后,千牛二人夹左右, 其余仗卫列于师、保之外。皇太子乃出迎宾,至阼阶东,西面立。宗正卿立于门东, 西面。宾立于西,东面。宗正卿再拜,宾不答拜。宾入,主人从入,立于县东北, 西面。宾入,赞冠者从,宾诣殿阶间,南面。赞冠者立于宾西南,东面。节在宾东 少南,西面。制案在赞冠西南,东面。宾执制,皇太子诣受制位,北面立。主节脱 节衣,宾称“有制”。皇太子再拜。宣诏曰:“有制,皇太子某,吉日元服,率由 旧章,命太尉某就宫展礼。”皇太子再拜。少傅进诣宾前,受制书,以授皇太子, 付于庶子。皇太子升东阶,入于东序帷内,近北,南面立。宾升西阶,及宗正卿各 立席后。

亲迎。王衮冕辂车,至于妃氏之门外,主人布席于室户外之西,西上,右几。 又席于户内,南向。设甒醴于东房东北隅,篚在尊南,实觯一、角柶一,脯棨又在 其南。妃于房内即席,南向立,姆立于右。主人立于户之东,西面。内赞者以觯酌 醴,加柶,覆之,面柄,进筵前,北面。妃降席西,南面再拜,受觯。内赞者荐脯 棨,妃升席,跪,左执觯,右取脯,擩于棨,祭于笾、豆之间,遂以又柶祭醴三, 始扱一祭,又扱再祭,兴,筵末跪,啐醴,建柶,奠觯,降筵西,南面再拜,就席 立。主人乃迎宾。其余皆如皇太子之迎。

  其册妃。前一日,主人设使者次大门之外道右,南向;又设宫人次于使者西南,俱东向,障以行帷。奉礼设使者位于大门外之西,副及内侍又于其南,举册桉及玺绶,命服者又南,差退,俱东向。设主人位于门南,北面。又设位于内门外,如之。设典内位于内门外主人之南,西面。宫人位于门外使者之后,重行东向,以北为上,障以行帷。设赞者二人位于东阶东南,西向。典内预置一桉于阁外。使、副朝服,乘辂持节,鼓吹备而不作。至妃氏大门外次,掌严奉褕翟衣及首饰,内厩尉进厌翟于大门之外道西,东向,以北为上。诸卫帅其属布仪仗。使者出次,持节前导,及宫人、典内皆就位。主人朝服,出迎于大门之外,北面再拜。使者入门而左,持桉从之。主人入门而右,至内门外位。奉册宝桉者进,授使副册宝,内侍西面受之,东面授典内,典内持入,跪置于阁内之桉。奉衣服及侍卫者从入,皆立于典内之南,俱东面。傅姆赞妃出,立于庭中,北面。掌书跪取玉宝,南向。掌严奉首饰、褕翟,与诸宫官侍卫者以次入。司则前赞妃再拜,北面受册宝于掌书,南向授妃,妃以授司闺。司则又赞再拜,乃请妃升坐。宫官以下皆降立于庭,重行北面,西上。赞者曰:「再拜。」皆再拜。司则前启「礼毕」。妃降座,入于室。主人傧使者如礼宾之仪。

  初,宾出,皇子东面见,诸亲拜之,皇子答拜。皇子入见内外诸尊于别所。

前一日,尚舍设席于太极殿中楹之间,莞筵纷纯,加藻席缁纯,加次席黼纯。 有司设次,展县,设案,阵车辇。设文官五品以上位于县东,武官于县西,六品以 下皆于横街之南,北上。朝集使分方于文武官当品之下,诸亲位于四品、五品之下, 皇宗亲在东,异姓亲在西。籓客分方各于朝集使六品之南,诸州使人于朝集使九品 之后。又设太师、太尉位于横街之南,道东,北面西上。典仪于县东北,赞者二人 在南,少退,俱西向。又设门外位于东西朝堂,如元日。

临轩醮戒。前一日,卫尉设次于东朝堂之北,西向。又设宫官次于重明门外。 其日,皇太子服衮冕出,升金辂,至承天门降辂,就次。前一日,有司设御座于太 极殿阼阶上,西向。设群官次于朝堂,展县,陈车辂。其日,尚舍设皇太子席位于 户牖间,南向,莞席、藻席。尚食设酒尊于东序下,又陈笾脯一、豆棨一,在尊西。 晡前三刻,设群官版位于内,奉礼设版位于外,如朝礼。侍中版奏“请中严”。前 三刻,诸侍卫之官侍中、中书令以下俱诣阁奉迎。典仪帅赞者先入就位,吏部、兵 部赞群官出次,就门外位。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乘舆出自 西房,即御座西向。群官入就位。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在位者皆再拜。 皇太子入县南,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皇太子再拜。诣阶,脱舄,升席西, 南面立。尚食酌酒于序,进诣皇太子西,东面立。皇太子再拜,受爵。尚食又荐脯 棨于席前。皇太子升席坐,左执爵,右取脯,擩于棨,祭于笾、豆之间。右祭酒, 兴,降席西,南面坐,啐酒,奠爵,兴,再拜,执爵兴。奉御受虚爵,直长彻荐, 还于房。皇太子进,当御座前,东面立。皇帝命之曰:“往迎尒相,承我宗事,勖 帅以敬。”皇太子曰:“臣谨奉制旨。”遂再拜,降自西阶,纳舄,出门。典仪曰: “再拜。”赞者承传,在位者皆再拜,以次出。侍中前跪奏“礼毕”。皇帝入。

  皇太子纳妃。

  皇帝加元服。

冠前一日,卫尉设宾次于重明门外道西,南向,赞冠于其西南。又设次于门内 道西,以待宾、赞。又设皇太子位于阁外道东,西向。三师位于道西,三少位于其 南,少退,俱东向。又设轩县于庭,皇太子受制位于县北,解剑席于东北,皆北面。

纳吉。使者之辞曰:“加诸卜筮,占曰日从,制使某也入告。”主人之辞曰: “臣某之女若如人,龟筮云吉,臣预在焉,臣某谨奉典制。”其余皆如纳采。

  制文以版,长一尺二寸,博四寸,厚八分,后家答版亦如之。

  宾、主既释服,改设席,讫,宾、赞俱出次,立于门西。主人出揖宾,宾报揖。主人先入,宾、赞从之。至阶,一揖一让,升坐,俱坐。会讫,宾立于西阶上,赞冠者在北,少退,俱东面。主人立于东阶上,西面。掌事者奉束帛之篚升,授主人于序端。主人执篚少进,西面立。又掌事者奉币篚升,立于主人后。币篚升,牵马者牵两马入,陈于门内,三分庭一在南,北首西上。宾还西阶上,北面再拜。主人进,立于楹间,赞冠者立于宾左,少退,俱北面再拜。主人南面,宾、赞进,立于主人之右,俱南面东上。主人授币,宾受之,退,复位。于主人授币,掌事者又以币篚授赞冠者。主人还阼阶上,北面拜送,宾、赞降自西阶,从者讶受币。宾当庭实,东面揖,出,牵马者从出,从者讶受马于门外。宾降,主人降。送宾于大门,西面再拜。

冠之日,夙兴,设洗于阼阶东南,席于东房内西墉下。陈衣于席,东领北上: 衮冕,远游冠,缁布冠。缁纚、犀簪、栉实于箱,在服南。莞筵、藻席各三,在南。 设尊于房户之外西,两甒玄酒在西,加勺冪。设坫于尊东,置二爵于坫,加冪。豆 十、笾十在服北,俎三在笾、豆之北。质明,宾、赞至于主人大门外之次,远游三 梁、缁布冠各一箱,各一人执之,待于西阶之西,东面北上。设主人之席于阼阶上, 西面;宾席于西阶上,东面;皇子席于室户东、房户西,南面。俱下莞上藻。主人 立于阼阶下,当东房,西面。诸亲立于罍洗东南,西面北上。傧者立于门内道南, 北面。皇子双童髻、空顶帻、彩裤褶、锦绅、乌皮履,立于房内,南面。主人赞冠 者立于房内户东,西面。宾及赞冠者出,立于门西,赞冠者少退,俱东面北上。

问名。使者既出,遂立于内门外之西,东面;主人立于内门内东厢,西面。傧 者出请事,使者曰:“将加卜筮,奉制问名。”傧者入告。主人曰:“臣某之子若 如人,既蒙制访,臣某不敢辞。”傧者出告,入,引主人出,迎使者以入,授主人 以制书,答表皆如纳采。使、副降自西阶以出,立于内门外之西,东面;主人立于 东阶下,西向。傧者出请事,使者曰:“礼毕。”傧者入告,主人曰;“某公奉制 至于某之室,某有先人之礼,请礼从者。”傧者出告,使者曰:“某既得将事,敢 辞。”傧者入告,主人曰:“先人之礼,敢固以请。”傧者出告,使者曰:“某辞 不得命,敢不从。”傧者入告,遂引主人升,立于序端。掌事者彻几,设二筵东上。 设甒醴于东房西牖下,加杓冪,坫在尊北;实觯二,角柶二,笾、豆各一,实以脯 棨,在坫北。又设洗于东南。主人降迎使者,西面揖,先入。使、副入门而左,主 人入门而右。至阶,主人曰:“请某位升。”使者曰:“某敢辞。”主人又曰: “固请某位升。”使者曰:“某敢固辞。”主人又曰:“终请某位升。”使者曰: “敢终辞。”主人升自阼阶,使、副升自西阶,北面立。主人阼阶上,北面再拜。 受几于序端。掌事者内拂几三,奉两端西北向以进。主人东南向,外拂几三,振袂, 内执之,掌事者一人又执几以从,主人进,西北向。使者序进,迎受于筵前,东南 向以俟。主人还东阶上,北面再拜送。使者以几跪进,北面跪,各设于坐左,退于 西阶上,北面东上,答拜,立于阶西,东面南上。赞者二人俱升,取觯降,盥手, 洗觯,升,宾醴,加柶于觯,覆之,面叶,出房,南面。主人受醴,面柄,进使者 筵前西,北面立。又赞者执觯以从。使者西阶上,北面各一拜,序进筵前东,南面。 主人又以次授醴,使者受,俱复西阶上位。主人退,复东阶上,北面一拜送。掌事 者以次荐脯棨于筵前。使者各进,升筵,皆坐,左执觯,右取脯,擩于棨,祭于笾、 豆之间,各以柶祭醴三,始扱一祭,又扱再祭,兴;各以柶兼诸觯上,躐降筵于西 阶上,俱北面坐,啐醴,建柶,各奠觯于荐,遂拜,执觯兴。主人答拜。使者进, 升筵坐,各奠觯于荐东。降筵,序立于西阶上,东面南上。掌事者牵马入,陈于门 内,三分庭一在南,北首西上。又掌事者奉币篚,升自东阶,以授主人,受于序端, 进西面位。掌事者一人,又奉币篚,立于主人之后。使者西阶上,俱北面再拜。主 人进诣楹间,南面立,使者序进,立于主人之西,俱南面。主人以币篚授使者,使 者受,退立于西阶上,东面。执币者又以授主人,主人受,以授使副,使副受之, 退立于使者之北,俱东面。主人还东阶上,北面再拜送。使者降自西阶,从者讶受 币篚。使者当庭实揖马以出,牵马者从出。使者出大门外之西,东面立。从者讶受 马。。主人出门东,西面再拜送。使者退,主人入,立于东阶下,西面。傧者告于 主人曰:“宾不顾矣。”主人反于寝。”使者奉答表诣阙。

  册后。

  皇子冠。

有司豫奏司徒一人为宾,卿一人为赞冠,吏部承以戒之。

其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使者公服,乘犊车,至于妃氏之家,主人 受于庙若寝。其宾主相见,傧赞出入升降,与其礼宾者,大抵皆如皇太子之使,而 无副。其聘,以玄纁束、乘马,玉以璋。册命之日,使者持节,有副。

  同牢之日,内侍之属设皇后大次于皇帝所御殿门外之东,南向。将夕,尚寝设皇帝御幄于室内之奥,东向。铺地席重茵,施屏障。初昏,尚食设洗于东阶,东西当东霤,南北以堂深。后洗于东房,近北。设馔于东房西墉下,笾、豆各二十四,簋、簠各二,登各三,俎三。尊于室内北牖下,玄酒在西。又尊于房户外之东,无玄酒。坫在南,加四爵,合卺。器皆乌漆,卺以匏。皇后入大门,鸣钟鼓。从永巷至大次前,回车南向,施步障。尚仪进,当车前跪请降车。皇后降,入次。尚宫引诣殿门之外,西向立。尚仪跪奏「外办,请降坐礼迎」。皇帝降坐,尚宫前引,诣门内之西,东面揖后以入。尚食酌玄酒三注于尊,尚寝设席于室内之西,东向。皇帝导后升自西阶,入室即席,东向立。皇后入,立于尊西,南面。皇帝盥于西洗,后盥于北洗。馔入,设酱于席前,菹棨在其北;俎三设于豆东,豕俎特在北。尚食设黍于酱东,稷、稻、粱又在东;设棨湆于酱南。设后对酱于东,当特俎,菹棨在其南,北上;设黍于豕俎北,其西稷、稻、粱,设湆于酱北。尚食启会郤于簠簋之南,对簠簋于北,加匕箸,尚寝设对席于馔东。尚食跪奏「馔具」。皇帝揖皇后升,对席,西面,皆坐。尚食跪取韭擩棨授皇帝,取菹擩棨授皇后,俱受,祭于豆间。尚食又取黍实于左手,遍取稷、稻、粱反于右手,授皇帝,又取黍、稷、稻、粱授皇后,俱受,祭于豆间。又各取鸑绝末授帝、后,俱祭于豆间。尚食各以鸑加于俎。司饰二人以巾授皇帝及皇后,俱涚手。尚食各跪品尝馔,移黍置于席上,以次授鸑脊,帝、后皆食,三饭,卒食。尚食二人俱盥手洗爵于房,入室,酌于尊,以授帝、后,俱受,祭。尚食各以肝从,皆奠爵、振祭、哜之。尚食皆受,实于俎、豆。各取爵,皆饮。尚仪受虚爵,奠于坫。再酳如初,三酳用卺,如再酳。尚食俱降东阶,洗爵,升,酌于户外,进,北面奠爵,兴,再拜,跪取爵祭酒,遂饮卒爵,奠,遂拜,执爵兴,降,奠于篚。尚仪北面跪,奏称:「礼毕,兴。」帝、后俱兴。尚宫引皇帝入东房,释冕服,御常服;尚宫引皇后入幄,脱服。尚宫引皇帝入。尚食彻馔,设于东房,如初。皇后从者馂皇帝之馔,皇帝侍者馂皇后之馔。

志第七  礼乐七

傧者受命于主人,出,立于门东,西面,曰:“敢请事。”宾曰:“皇子某王 将加冠、某谨应命。”傧者入告,主人出迎宾,西面再拜,宾答拜。主人揖赞冠者, 赞冠者报揖,主人又揖宾,宾报。主人入,宾、赞冠者以次入,及内门,主人揖宾, 宾入,赞冠者从之。至内霤,将曲揖,宾报揖。至阶,主人立于阶东,西面;宾立 于阶西,东面。主人曰:“请公升。”宾曰:“某备将事,敢辞。”主人曰:“固 请公升。”宾曰:“某敢固辞。”主人曰:“终请公升。”宾曰:“某敢终辞。” 主人升自阼阶,立于席东,西向;宾升自西阶,立于席西,东向。赞冠者及庭,盥 于洗,升自西阶,入于东房,立于主人赞冠者之南,俱西面。

前一日,守宫设使者次于后氏大门外之西,尚舍设尚宫以下次于后氏阁外道西, 东向,障以行帷。其日,临轩命使,如纳采。奉礼设使者位于大门外之西,东向; 使副及内侍位于使者之南,举册桉及宝绶者在南,差退,持节者在使者之北,少退, 俱东向。设主人位于大门外之南,北面。使者以下及主人位于内门外,亦如之。设 内谒者监位于内门外主人之南,西面。司赞位于东阶东南,掌赞二人在南,差退, 俱西向。又置一桉于阁外。使、副乘辂,持节,备仪仗,鼓吹备而不作。内仆进重 翟以下于大门之外道西,东向,以北为上。诸卫令其属布后仪仗。使者出次,就位。 主人朝服立于东阶下,西面。傧者受命,出请事。使者曰:“某奉制,授皇后备物 典册。”傧者入告,主人出,迎于大门外,北面再拜,使者不答拜。使者入门而左, 持节者前导,持桉者次之。主人入门而右,至内门外位。奉册宝桉者进,授使副册 宝。内侍进使者前,西面受册宝,东面授内谒者监,持入,立于阁外之西,东面跪 置于桉。尚宫以下入阁,奉后首饰、袆衣,傅姆赞出,尚宫引降立于庭中,北面。 尚宫跪取册,尚服跪取宝绶,立于后之右,西向。司言、司宝各一人立于后左,东 向。尚宫曰:“有制。”尚仪曰:“再拜。”皇后再拜。宣册。尚仪曰:“再拜。。” 皇后又再拜。尚宫授皇后以册,受以授司言。尚服又授以宝绶,受以授司宝。皇后 升坐,内官以下俱降立于庭,重行相向,西上。司赞曰:“再拜。”掌赞承传,皆 再拜。诸应侍卫者各升,立于侍位。尚仪前跪奏曰:“礼毕。”皇后降坐以入。使 者复命。

  制命太尉为使,宗正卿为副,吏部署承以戒之。前一日,有司展县、设桉、陈车舆于太极殿廷,如元日。文武九品、朝集、蕃客之位,皆如冠礼。设使者受命位于大横街南道东,西上,副少退,北面。侍中请「中严」。群臣入就位。使、副入,立于门外道东,西面。黄门侍郎引幡、节,中书侍郎引制书桉,立于左延明门内道北,西面北上。乃奏「外办」。皇帝衮冕御舆,出自西房,即御座。使、副入,就位。典仪曰:「再拜。」在位者皆再拜。侍中前承制,降,诣使者东北,西面曰:「有制。」使、副再拜。侍中宣制曰:「纳某官某氏女为皇后,命公等持节行纳采等礼。」使、副又拜。主节立于使者东北,西面,以节授黄门侍郎,侍郎以授使者,付于主节,立于后。中书侍郎引制书桉立于使者东北,以制书授使者,置于桉。典仪曰:「再拜。」在位者皆再拜。使、副出,持节者前导,持桉者次之。侍中奏「礼毕」。皇帝入,在位者以次出。初,使、副乘辂,鼓吹备而不作,从者乘车以从。其制书以油络网犊车载之。其日大昕,使、副至于次,主人受于庙若寝。布神席于室户外之西,莞筵纷纯,加藻席画纯,南向,右雕几。使、副立于门西,北上,持幡、节者立于北,少退,制桉立于南,执雁者又在其南,皆东面。主人立于大门内,西面。傧者北面,受命于左,出,立于门东,西面,曰:「敢请事。」使者曰::「某奉制纳采。」傧者入告。主人曰:「臣某之女若如人,既蒙制访,臣某不敢辞。」傧者出告,入引主人出,迎使者于大门外之南,北面再拜。使者不答。主人揖使、副先入,至于阶。使、副入,导以幡、节,桉、雁从之。幡、节立西阶之西,东面;使者由阶升,立于两楹间,南面;副在西南,持桉及执雁者又在西南,皆东面。主人升阼阶,当使者前,北面立。持桉者以桉进,授使者以制书,节脱衣,制者曰:「有制。」主人再拜。宣制,主人降诣阶间,北面,再拜稽首,升,进,北面受制书,以授左右。使者授雁,主人再拜,进,受雁,以授左右。傧者引答表桉进,立于主人后,少西,以表授主人。主人进,授使者,退复位,再拜。节加衣。谒者引使、副降自西阶以出。

  四曰嘉礼。

初,宾出,皇子东面见,诸亲拜之,皇子答拜。皇子入见内外诸尊于别所。

  其亲迎之日,大昕,婿之父、女之父告于祢庙若寝。将行,布席于东序,西向;又席于户牖之间,南向。父公服,坐于东序,西向。子服其上服:一品衮冕,二品勣冕,三品毳冕,四品絺冕,五品玄冕,六品爵弁。庶人绛公服。升自西阶,进立于席西,南向。赞者酌酒进,北面以授子,子再拜受爵。赞者荐脯棨于席前,子升席,跪,左执爵,右取脯、擩于棨,祭于笾、豆之间。右祭酒,执爵兴,降席西,南面跪,卒爵,再拜,执爵兴。赞者受虚爵还尊所。子进,立于父席前,东面、父命之曰:「往迎尔相,承我宗事,勖率敬,先妣之嗣,若则有常。」庶子但云:「往迎尔相,勖率以敬。」子再拜曰:「不敢忘命。」又再拜,降,出,乃迎。

  宾揖皇子,皇子进,升筵,南向坐。宾之赞冠者跪脱缁布冠,置于箱。宾降二等,受远游冠,冠之。皇子兴,宾揖皇子适房,宾、主俱坐。皇子服朝服,出房户西,南面立。宾、主俱兴,宾揖皇子,皇子进,立于席后,南面。宾诣尊所,取爵酌酒,进皇子筵前,北向立,祝曰:「旨酒既湑,嘉荐伊脯。乃申其服,礼仪有序。祭此嘉爵,承天之祜。」皇子筵西拜,受爵,祭馔如初礼。宾揖皇子进,升席,南面坐。宾之赞冠者跪脱进贤冠,宾降三等,受冕,冠之。每冠,皆赞冠者设簪结缨。

皇子冠。

  皇太子加元服。

本文由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发布于古典文学名著,转载请注明出处:澳门威尼斯网址古典文学之新唐书·志·卷七·礼

上一篇: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古典文学之子夏易传·卷一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子夏易传》节选
    《子夏易传》节选
    六四,无不利,撝謙。象曰:无不利,撝謙。不違則也。 斷曰: 剛者,物之健也,人之難御也,履重剛動而失之咎也,時無止也,人道無息也,故乾乾。
  • 古典经济学之围炉夜话·第贰14则
    古典经济学之围炉夜话·第贰14则
    每见勤苦之人绝无痨疾,显达之士多出寒门,此亦盈虚消长之机,自然这理也。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 古典文学之红楼·第三14回
    古典文学之红楼·第三14回
    可喜你天生成百媚娇,恰便似活神仙离碧霄。度青春,年正小,配鸾凤,真也着。呀!看天河正高,听谯楼鼓敲,剔银灯同入鸳帏悄。唱毕,饮了门杯,笑
  • 东周策精湛评析: 文信侯出走
    东周策精湛评析: 文信侯出走
    文信侯出走,与司空马之赵,赵以为守相。秦下甲而攻赵。司马空说赵王曰:“文信侯相秦,臣事之,为尚书,习秦事。今大王使守小官,习赵事。请为大
  • 北齐书: 卷四10贰·光武10王列传第三十贰
    北齐书: 卷四10贰·光武10王列传第三十贰
    康薨,子EC34嗣,建安十二年,为黄巾贼所害。子开嗣,立十三年,魏受禅,以为崇德侯。 城阳怀王淑,以永元二年分济阴为国。立五年薨,葬于京师,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