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夏易传》节选
分类:古典文学名著

六四,无不利,撝謙。象曰:无不利,撝謙。不違則也。

斷曰:

剛者,物之健也,人之難御也,履重剛動而失之咎也,時無止也,人道無息也,故乾乾。因其時,得其上下,乃無咎也。

  乾始降氣者也。始而通,終而濟,保其正也,故綂萬物而無外。夫天者,位也、質也。乾者,人也、精神也,有其人然後定其位,精神通明然後綂其質,故能雲行雨施、生類繼續。大明終始而分其六位,乘其隱見而得其變化,故得生成而性命正矣。是以聖人之當位也,保合於乾元太和之道乃利而終正也。故能首出庶物萬國保其安也。

六二,鳴謙,貞吉。象曰:鳴謙貞吉,中心得也。

身在險難,動而知懼,所謂有勞而不自居其勞者,故曰「勞謙」。

陽氣始生,潛而未形,雖德龍德,與衆無以異也。

  類之同、氣之合,無情而相從也。清者,本乎天上之道也;濁者,本乎地下之事也。聖人在上,君子、小人各得其所,親而從其類,而天下定也。

陽,天也,而下其隂,是以謙。無不通。君子所以保終也。天之道,寒暑日月也。盈則虧之,損則益之。地之道,山川丘陵谷也。髙則傾之,卑則受之。鬼神依人,謙則福之,盈則禍之。人道惡盈,盈則慢之,以人惡已。謙則下人,故人好也。尊而謙之,益光大矣。卑而謙之,人莫之踰。君子所以保終也。

天明年間,該氏修文武之業,經歷諸國,時或賣卜,以充旅費。

大哉乾乎,剛健中正,純粹精也。六爻發揮,旁通情也,時乘六龍,以御天也。雲行雨施,天下平也。君子以成德為行,日可見之行也。

  九四,或躍在淵,无咎。象曰:進无咎也。

上六,鳴謙,利用行師,征邑國。象曰:鳴謙,志未得也。可用行師征邑國也。

=15地山謙

陽氣生物始見於田也,稼者可以乘其時也,惟大人學之成德可以普天下所利、見明其道也。

  夫大人者,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天且弗違而況於人乎?況於鬼神乎?

謙以在位,不僭不偪,不違其則者也。以之奉五,而待於三,奉事得宜,指撝皆從,无不利也。謙敬之利,道之然也。

但「卑以自牧」,不求聞達,則大難可以涉,所以吉也。

初九,曰:潛龍勿用,何謂也?子曰:龍德而隱者也,不易乎世,不成乎名,遯世无悶。不見是而无悶。樂則行之。憂則違之。确乎其不可拔,潛龍也。

  不易乎世,一世而不可辨也,道未行而名不彰也,世非之而不悶也,吉凶與人同患憂則違之也。

柔以處下,謙之謙也。君子用謙於初,自養其德,雖涉難而吉也。

☆¸.•°”˜˜”°•.¸☆ ★ ☆¸.•°”˜˜”°•.¸☆ ☆¸.•°”˜˜”°•.¸☆

潛之為言也。隱而未見,行而未成,是以君子弗用也。

  行之成,乃君之德也。

山下於地,而得地中,謙也。君子謙以下人,得人心也。多者損己,以聚之寡者減己,以益之稱物而平施。不失其常乃平也。

夫牧牛馬,守之不使奔逸,君子之牧心,亦猶此也,能安其卑,不與人爭先。

潛龍勿用,陽氣潛藏。見龍在田,天下文明。終日乾乾,與時偕行。或躍在淵,乾道乃革。飛龍在天,乃位乎天德。亢龍有悔,與時偕極。乾元用九乃見天則。

  大哉乾乎,剛健中正,純粹精也。六爻發揮,旁通情也,時乘六龍,以御天也。雲行雨施,天下平也。君子以成德為行,日可見之行也。

居下之上,為衆之,則勤於正,衆雖勞,而謙厚之至也。謙以保位,萬民服也,故得保其終,吉矣。

《彖傳》曰:謙,亨,
天道下濟而光明,地道卑而上行。
天道虧盈而益謙,
地道變盈而流謙,
鬼神害盈而福謙,
人道惡盈而好謙。
謙尊而光,卑而不可踰,君子之終也。

上九,亢龍有悔。象曰:盈不可久也。

  地道以上爲用,承天以布生也。天道以下為用,資始而流形於下也。三履於地,守得其處,人道之安,據衆之所也。四升上矣,乘重剛矣。上近於天,革於衆庶者也。位逼於尊,德崇於人,而猶自疑而不果,在淵而守下,故得無咎也。

柔居上位,止而順之,謙也。柔之過,盜之心生,故至用師也。居尊而著於謙,得衆之道也,故不待富鄰而利以侵伐也。

《象****傳****》曰:鳴謙,貞吉,中心得也。

類之同、氣之合,無情而相從也。清者,本乎天上之道也;濁者,本乎地下之事也。聖人在上,君子、小人各得其所,親而從其類,而天下定也。

  文言曰:元者,善之長也。亨者,嘉之會也。利者,義之和也。貞者,事之幹也。君子體仁,足以長人。嘉會,足以合禮。利物,足以和。義貞,固足以幹事。君子行此四德者,故曰:乾,元、亨、利、貞。

陽者衆隂之所求也。二承而親之,旣得於心,聲以發外,謙而鳴之,辭也。守中而不敢自大,得正之吉也。

[坤]曰「大終」,[艮]曰「厚終」,故曰「君子有終」。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陽極則消之,盈則虧之,終則始之也。亢而不知,雖尊極天下威大四海,未離於悔也。故聖人與時而消息,則堯授舜、舜授禹,不極於亢,而善其終也。

謙,亨。君子有終。彖曰:謙,亨。天道下濟而光明,地道卑而上行。天道虧盈而益謙,地道變盈而流謙。鬼神害盈而福謙,人道惡盈而好謙。謙尊而光,卑而不可踰,君子之終也。

☆¸.•°”˜˜”°•.¸☆ ★ ☆¸.•°”˜˜”°•.¸☆ ☆¸.•°”˜˜”°•.¸☆

九四,曰:或躍在淵,无咎。何謂也?子曰:上下无常非為邪也,進退无恒非離羣也。君子進德、脩業、欲及時也,故无咎。

  天之道,不形而善始,故謂之乾。乾始通於物,物得而生也。物利而成,雖利之而純精不改其正,物自乘其化也。故聖人經營其始終而不失其正焉,情興於性,大通無累也,故乾之利美矣,安往而不利哉。不言其所利者也。

六五,不富以其鄰,利用侵伐,无不利。象曰:利用侵伐,征不服也。

《易》之取象,變動而不拘如此。

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象曰:大人造也。

  其惟聖人乎?知進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惟聖人乎?

象曰:地中有山,謙。君子以裒多益寡,稱物平施。

****「天道下濟」,「地道卑俯」,所以成[謙]也;天氣光明,地氣上行所以為「亨」也。****

日中星鳥,春分象也。乾道乃革,革於隂也。位乎天德,高明而周也。時者,天之節也。乾者,中之動也。時有節,動有中,亢則俱極矣。乾善用九,周而不殆,天之德也,可以觀其則矣。

  大人之道、无私之德,而不偏也。而況於中人乎?故能觀象立器、征讓與時而無差者也。人者神之主也,得於人,鬼神之道可知也。

九三,勞謙君子,有終吉。象曰:勞謙君子,萬民服也。

六四,無不利,撝謙。

陽升而萬物相見也,以聖人之大德而爲乎天下,明以周之、神以化之,而莫見其狀,則智惘辨其處,萬物咸仰其宜,利見大人而賴其治也。

  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象曰:大人造也。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蓋「虧」、「變」、「害」、「惡」,
自從「益」、「流」、「福」「好」中而出,循環自然,亳無偏私。****

其惟聖人乎?知進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惟聖人乎?

  夫乾,剛健中正,為主純精不雜之至也。故始終六位,隨時發散,能旁通庶物之情。變化乘時,雲行雨施而無不及,德之大者也。君子象之,能博其德,乃日可見之行,則民之所利見矣。故能體化合變而治於無形也。

上雖應三,二近相與,故中心未得也。徒聲鳴而已。然正應無爭,辭謙無怨,是以外助也。分衆受命,纔堪征邑國而已,非不利者也。

斷曰:

亢之為言也,知進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喪。

  上下無常,非求越其羣也,所以自進其德,民歸之。

初六,謙謙君子,用涉大川,吉。象曰:謙謙君子,卑以自牧也。

上六,鳴謙,利用行師,征邑國。

九三,重剛而不中,上不在天,下不在田,故乾乾。因其時而惕,雖危无咎矣。

  上九,亢龍有悔。象曰:盈不可久也。

近從鄉里來,尚不知世間之廣大,一到東京,得良師之教誨,日夜勤學,
心愈虛而業愈進,積中發外,必得廣聞令譽也,謂之「鳴謙貞吉,中心得也」。

潛龍勿用,下也。見龍在田,時舍也。終日乾乾,行事也。或躍在淵,自試也。飛龍在天,上治也。亢龍有悔,窮之災也。乾元用九,天下治也。

  善於物治之始也,通其情治之道也,利於物而義歸之,守其正則無敗事矣。

【占例之112】

君子學以聚之,問以辨之,寛以居之,仁以行之。易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君德也。

  初九,潛龍勿用。象曰:陽在下也。

初六,謙謙君子,用涉大川,吉。

九二,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何謂也?子曰:龍德而正中者也。庸言之信,庸行之謹,閑邪存其誠,善世而不伐,德博而化。易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君德也,龍德而成行也。非其位而居君德,謹信以為常,得於正也。存誠以防邪,立於中也。善世而不伐,守其謙也。

  潛龍勿用,陽氣潛藏。見龍在田,天下文明。終日乾乾,與時偕行。或躍在淵,乾道乃革。飛龍在天,乃位乎天德。亢龍有悔,與時偕極。乾元用九乃見天則。

余十七歲時,與靜岡藩士早川和右衛門氏相知,時氏已八十餘歲,語余以少時之事。

文言曰:元者,善之長也。亨者,嘉之會也。利者,義之和也。貞者,事之幹也。君子體仁,足以長人。嘉會,足以合禮。利物,足以和。義貞,固足以幹事。君子行此四德者,故曰:乾,元、亨、利、貞。

  上九,曰:亢龍有悔。何謂也?子曰:貴而无位;高而无民。賢人在下位而无輔,是以動而有悔也。

譽稱其情,非自我而干譽,名副其實,非向人以沽名。

乾,元、亨、利、貞。彖曰: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统天。雲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終始,六位時成,時乘六龍以御天。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貞。首出庶物,萬國咸寧。

  九四,重剛而不中。上不在天,下不在田,中不在人,故或之。或之者,疑之也,故无咎。

《象傳》「中心得也」,「中心」者,謂積中而發也。

乾元者始而亨者也,利貞者性情也。乾始能以美利利天下,不言所利大矣哉。

  初九,曰:潛龍勿用,何謂也?子曰:龍德而隱者也,不易乎世,不成乎名,遯世无悶。不見是而无悶。樂則行之。憂則違之。确乎其不可拔,潛龍也。

【占例之116】

初九,潛龍勿用。象曰:陽在下也。

  君子學以聚之,問以辨之,寛以居之,仁以行之。易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君德也。

今諸君朋友之情,代謀申請,謂之「鳴謙,貞吉」。

不易乎世,一世而不可辨也,道未行而名不彰也,世非之而不悶也,吉凶與人同患憂則違之也。

  乾元者始而亨者也,利貞者性情也。乾始能以美利利天下,不言所利大矣哉。

☆¸.•°”˜˜”°•.¸☆ ★ ☆¸.•°”˜˜”°•.¸☆ ☆¸.•°”˜˜”°•.¸☆

九三,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无咎。象曰:反復道也。

  位雖高而猶可進也,德之修也,君子之知,在乎幾也。上體者,位之大也、難至之地也,而能至之,是其所至而至之,則乃免於悔也,故可與論其幾矣。事之難,在乎終也,而能終於下,是素知終而能終也,非義以利人則不能矣。故可與存其義也,進德而不盈也,豈上位而驕乎。安位以自守也,豈下位而憂乎。惕然其危,何咎之有!

行未成,則於事不盡也。

  九五,曰:飛龍在天,利見大人。何謂也?子曰:同聲相應、同氣相求、水流濕、火就燥、雲從龍、風從虎,聖人作而萬物覩。本乎天者,親上;本乎地者,親下。則各從其類也。

「撝謙」者,謂虛心以求賢,進而信任之也。

君子能通天下之志、體天下之變,屈舒用舍唯時進退者也。故當知終之地、守知至之機,有庇人之大德,守事君之小心,雖在上位反而復守其卑。健於德、敬於人、勤於事上,終日而不懈夕。猶惕然此其道也。雖危,何咎君子所以修其德而後其身也。

  見龍有君德矣;時舍而不用也;或躍以進其道、行其德而自試飛龍,治在一人也。用九上下皆正,天下得治也。

然邑國屬己之小國,上六力柔,未足克大敵,力柔不足興王師,
是以有不能昭神武於天下,振王威於華夷之意。

九三,曰: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无咎。何謂也?子曰:君子進德、脩業、忠信。所以進德也,脩辭立其誠;所以居業也,知至至之,可與幾也、知終終之,可與存義也。是故,居上位而不驕,在下位而不憂,故乾乾。因其,時而惕,雖危无咎矣。

  九四,曰:或躍在淵,无咎。何謂也?子曰:上下无常非為邪也,進退无恒非離羣也。君子進德、脩業、欲及時也,故无咎。

《彖》辭曰:「謙,亨,君子有終」,謂[謙]則事無不通,終必成就。

夫乾,剛健中正,為主純精不雜之至也。故始終六位,隨時發散,能旁通庶物之情。變化乘時,雲行雨施而無不及,德之大者也。君子象之,能博其德,乃日可見之行,則民之所利見矣。故能體化合變而治於無形也。

  陽氣生物始見於田也,稼者可以乘其時也,惟大人學之成德可以普天下所利、見明其道也。

《象傳》曰「志未得也」,中心未得之意,亦可見也。
[豫]之利行師,用其順而動也;
[謙]之利行師,用其順而止也。

地道以上爲用,承天以布生也。天道以下為用,資始而流形於下也。三履於地,守得其處,人道之安,據衆之所也。四升上矣,乘重剛矣。上近於天,革於衆庶者也。位逼於尊,德崇於人,而猶自疑而不果,在淵而守下,故得無咎也。

  亢之為言也,知進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喪。

☆☆☆☆☆☆☆☆☆☆☆☆☆☆☆☆☆☆☆☆☆☆☆☆☆☆☆☆☆☆☆☆☆☆☆☆

進退存亡時之然,於我何有焉。因内外之分明,則保其終而無悔,聖人之道也。

  潛之為言也。隱而未見,行而未成,是以君子弗用也。

以[乾]九三之君子,入[坤]而為[謙],故[謙]之三,亦曰「君子」。
[艮]者,萬物成終之象,故曰「有終」。

夫大人者,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天且弗違而況於人乎?況於鬼神乎?

  德博可施,萬物雖利見之,其道未行也。

《象****傳****》曰:勞謙君子,萬民服也。

乾始降氣者也。始而通,終而濟,保其正也,故綂萬物而無外。夫天者,位也、質也。乾者,人也、精神也,有其人然後定其位,精神通明然後綂其質,故能雲行雨施、生類繼續。大明終始而分其六位,乘其隱見而得其變化,故得生成而性命正矣。是以聖人之當位也,保合於乾元太和之道乃利而終正也。故能首出庶物萬國保其安也。

  官人者人望其咎也。位髙者,主畏其逼也,位革於下也,可無懼乎?位上公也、逼帝王也、可進而謙讓恤患,以勤百姓將務時,以進其道也。而猶自疑德之薄,而位之下,而卑以自守,故曰在淵无咎也。

此爻居尊位,有柔中之德,以為溫恭克讓之君。
為君而能謙順,不以崇高自滿,則天下之人,莫不歸心焉,是謙德之至也。

上下無常,非求越其羣也,所以自進其德,民歸之。

  九三,曰: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无咎。何謂也?子曰:君子進德、脩業、忠信。所以進德也,脩辭立其誠;所以居業也,知至至之,可與幾也、知終終之,可與存義也。是故,居上位而不驕,在下位而不憂,故乾乾。因其,時而惕,雖危无咎矣。

筮得[謙]之[升]。

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象曰:德施普也。

  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象曰:德施普也。

此卦以山之高,下地之低,即以尊下卑之義,故曰[謙]。
是上而為下謀,貴而為賤謀,皆得謙退之道也。足下所占事,適合此卦義。

陽者,剛德之物也。凡用者皆取象焉,故曰乾坤,其易之門,邪陽肆而不已,則暴時而後動,則治。夫首者事之,倡也。故聖人之治天下也,有以誅亂去惡者也,應之而正,非其倡也。則天下皆覩聖人之用九之無首也。此天之無私矣,天下之歸矣吉。何往哉!

  亢者直,進而不知退,極窮而悔也。

往往台灣知縣,聚廣東福州等剽悍之徒,有蠻人不服者,則使之伐之,竊為得施治之方。
是以剽悍之徒,常施詐謀奇計,或設陷井,伐蠻人猶獵禽獸。
積年之久,蠻人復仇之念,不能復已,爭鬥殆無虛日。

健而不息,天之運也。自强而成,德者君子之事也。

  剛者,物之健也,人之難御也,履重剛動而失之咎也,時無止也,人道無息也,故乾乾。因其時,得其上下,乃無咎也。

【占例之114】

民歸者,位也,亢窮也,何有於民哉!賢人何輔哉!

  用九,見羣龍无首,吉。象曰:用九,天德不可為首也。

[謙]者,卑退為義,屈己下物也。
止內而順外,[謙]之意也;屈高而居卑,[謙]之象也。

九四,重剛而不中。上不在天,下不在田,中不在人,故或之。或之者,疑之也,故无咎。

  民歸者,位也,亢窮也,何有於民哉!賢人何輔哉!

【占問】

見龍有君德矣;時舍而不用也;或躍以進其道、行其德而自試飛龍,治在一人也。用九上下皆正,天下得治也。

  陽升而萬物相見也,以聖人之大德而爲乎天下,明以周之、神以化之,而莫見其狀,則智惘辨其處,萬物咸仰其宜,利見大人而賴其治也。

****有可為之才,而不敢為,象山之止,不得不為而後為,象地之順,
謂之「君子有終」也。 ****

行之成,乃君之德也。

  君子能通天下之志、體天下之變,屈舒用舍唯時進退者也。故當知終之地、守知至之機,有庇人之大德,守事君之小心,雖在上位反而復守其卑。健於德、敬於人、勤於事上,終日而不懈夕。猶惕然此其道也。雖危,何咎君子所以修其德而後其身也。

「謙」字本從旱,謂心所念,常收斂向在民下也。

九五,曰:飛龍在天,利見大人。何謂也?子曰:同聲相應、同氣相求、水流濕、火就燥、雲從龍、風從虎,聖人作而萬物覩。本乎天者,親上;本乎地者,親下。則各從其類也。

  潛龍勿用,下也。見龍在田,時舍也。終日乾乾,行事也。或躍在淵,自試也。飛龍在天,上治也。亢龍有悔,窮之災也。乾元用九,天下治也。

明治二十二年(1889),聞舊友元老院議員井田氏病篤,馳往訪之。

九四,或躍在淵,无咎。象曰:進无咎也。

  乾,元、亨、利、貞。彖曰: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统天。雲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終始,六位時成,時乘六龍以御天。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貞。首出庶物,萬國咸寧。

爻以一陽居下卦之上,位高而責重,虛己而求實,有吐哺握髮之風,
《繫辭》所云「勞而不伐,有功而不德」者也。

亢者直,進而不知退,極窮而悔也。

  行未成,則於事不盡也。

此卦有以山之高,入地之卑之象,
恰如有功大臣,去高位而就下位,辭俸祿而隱山林,使天下之人,皆頌揚其謙德也。
是以眾望益歸之,君上亦屢征召之,其人終謙遜而不應,
迨至有可疑之跡,於是朝廷不得不聲其罪,而用侵伐。

位雖高而猶可進也,德之修也,君子之知,在乎幾也。上體者,位之大也、難至之地也,而能至之,是其所至而至之,則乃免於悔也,故可與論其幾矣。事之難,在乎終也,而能終於下,是素知終而能終也,非義以利人則不能矣。故可與存其義也,進德而不盈也,豈上位而驕乎。安位以自守也,豈下位而憂乎。惕然其危,何咎之有!

  九三,重剛而不中,上不在天,下不在田,故乾乾。因其時而惕,雖危无咎矣。

【占問】

用九,見羣龍无首,吉。象曰:用九,天德不可為首也。

  九三,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无咎。象曰:反復道也。

****謙則不自尊,而人愈尊之,故「其道光」也;
卑而不自高,而其道彌高,故「不可逾」也。****

大人之道、无私之德,而不偏也。而況於中人乎?故能觀象立器、征讓與時而無差者也。人者神之主也,得於人,鬼神之道可知也。

  進退存亡時之然,於我何有焉。因内外之分明,則保其終而無悔,聖人之道也。

《象傳》曰:鳴謙,志未得也。可用行師,征邑國也。

上九,曰:亢龍有悔。何謂也?子曰:貴而无位;高而无民。賢人在下位而无輔,是以動而有悔也。

  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化外之民,以武力壓之,謂之「利用侵伐,無不利」。

陽極則消之,盈則虧之,終則始之也。亢而不知,雖尊極天下威大四海,未離於悔也。故聖人與時而消息,則堯授舜、舜授禹,不極於亢,而善其終也。

  陽者,剛德之物也。凡用者皆取象焉,故曰乾坤,其易之門,邪陽肆而不已,則暴時而後動,則治。夫首者事之,倡也。故聖人之治天下也,有以誅亂去惡者也,應之而正,非其倡也。則天下皆覩聖人之用九之無首也。此天之無私矣,天下之歸矣吉。何往哉!

爻辭曰:「初六,謙謙君子,用涉大川,吉。」

善於物治之始也,通其情治之道也,利於物而義歸之,守其正則無敗事矣。

  日中星鳥,春分象也。乾道乃革,革於隂也。位乎天德,高明而周也。時者,天之節也。乾者,中之動也。時有節,動有中,亢則俱極矣。乾善用九,周而不殆,天之德也,可以觀其則矣。

余一日,與某貴顯談往事而及此,感天命之可畏,相與悚然者久之。

官人者人望其咎也。位髙者,主畏其逼也,位革於下也,可無懼乎?位上公也、逼帝王也、可進而謙讓恤患,以勤百姓將務時,以進其道也。而猶自疑德之薄,而位之下,而卑以自守,故曰在淵无咎也。

  九二,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何謂也?子曰:龍德而正中者也。庸言之信,庸行之謹,閑邪存其誠,善世而不伐,德博而化。易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君德也,龍德而成行也。非其位而居君德,謹信以為常,得於正也。存誠以防邪,立於中也。善世而不伐,守其謙也。

此爻柔順中正,與三相比,與五相應,服三之剛,從五之柔,並用謙退之道,
故得令聞傳於遠近,世人盛稱其德,謂之「鳴謙,貞吉」。

天之道,不形而善始,故謂之乾。乾始通於物,物得而生也。物利而成,雖利之而純精不改其正,物自乘其化也。故聖人經營其始終而不失其正焉,情興於性,大通無累也,故乾之利美矣,安往而不利哉。不言其所利者也。

  健而不息,天之運也。自强而成,德者君子之事也。

  • 問時運:目下正當好運,萬事吉利。
  • 問商業:任從指揮,無不獲利;凡買賣但宜留些餘步為好。
  • 問家宅:闔家以謙和作事,事事吉利。
  • 問戰征:指揮如意,必得大捷。
  • 問疾病:宜表散之,吉。
  • 問六甲:生女。

德博可施,萬物雖利見之,其道未行也。

  陽氣始生,潛而未形,雖德龍德,與衆無以異也。

【占例之113】

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克善甚始,知必克全其終也,故曰「謙謙君子」。

****若小人有位而自恃其顯,有才而自誇其能,有功而自矜其勞,
視人之有位有才有功者,則嫉妒之,誨毀之,
唯期其顛覆傾敗而後快,絕無相扶相助之情,偏多相軋相傾之意,
何怪夫吉凶利害之相尋於無窮也哉?****

  • 問時運:目下平順,有步步漸高之象。
  • 問商業:物價均平,利益順適,此業可保永遠。
  • 問家宅:此宅想近山麓,家道平順,大利。
  • 問戰征:營屯宜近山,須整齊隊伍,嚴明賞罰。至五爻進師,六爻可以攻取城邑,大勝。
  • 問訟事:宜平和,不宜紛爭。
  • 問疾病:是內鬱之症,宜寬懷調治。
  • 問行人:舟行而歸,吉。
  • 問失物:須於積土中尋見。
  • 問年成:風雨調順,在不豐不歉之間,平平。

明治二十九年(1896)冬至,占三十年台灣之施政,筮得[謙]之[蹇]。

然以陰居陰,德不及五,功不及三,不敢自安,動作施為,無在而不「撝謙」。
「撝」字,注作「揮」,《本義》作「發揮」,
「撝」與「揮」本通,即《文言》「六爻發揮」之「揮」,謂「發越揮發」也。 《象傳》釋之曰「不違則也」。
「則」者,法則也,謂其發揮謙德,能合乎法則也。

明治十年(1877),某貴顯囑余占本年國運,筮得[謙]之[蹇]。

☆¸.•°”˜˜”°•.¸☆ ★ ☆¸.•°”˜˜”°•.¸☆ ☆¸.•°”˜˜”°•.¸☆

《象****傳****》曰:謙謙君子,卑以自牧也。

爻辭曰;「用涉大川,吉」,謂此絕大事業,勉而行之,不患不成也。

《易》爻之昭示未來,靈應如此,益為驚服,至今追思,心猶凜凜。

****蓋以[謙]為主,則卑者尊下以無為盈,則高者危;以平為福,則盈者菑,
是「裒多益寡」之理也。****

《子夏傳》作「嗛」,「嗛」與「謙」同。

三爻變則為地,是山崩也,料身死之時,恩命可下。

「鳴謙」者,非自鳴其謙,
謂謙德積中,必聞於外,名譽彰著,而人皆知其謙,稱為謙德之君子也。

☆¸.•°”˜˜”°•.¸☆ ★ ☆¸.•°”˜˜”°•.¸☆ ☆¸.•°”˜˜”°•.¸☆

今文曰「終」下當有「吉」字,蓋本劉向《說苑》。

【占例之117】

是以撫恤島民,格外寬柔,恰有以山之高,下地之卑之象。
蓋蠻民之凶悍,屢起騷亂,抗拒官吏,此台灣總督府所深患也。
加之為之魁首者,清國陰為輸送銃器彈藥,
我若以武力鎮壓之,外國宣教師等,將訾我處置之殘酷,故總督府亦不能不躊躇也。

答曰:未嘗有也。轉顧左右壁上天井,悉皆船蟲,因益駭異,筮之得[謙]之[蹇]。

此卦以山之高,下地之卑,故名曰[謙]。

【占問】

****蓋自初至三,自[謙]而進之;自四而上,自[謙]而反之。
進至三而止,能濟險,能揚善,能立功,一以[謙]行之,有以進為退之象;
反至六而止,能順則能服人,能克已,自上反下之象。****

蠢然動物,尚感天地,預知禍福,人為萬物之靈,不克前知,可謂人而不如禽獸者也。

又爻變而為[升],即「升聞上達」之謂也。

《象傳》曰「卑以自牧」,「卑」者,卑下之事,「牧」者,牧畜也,
「自牧」者,謂自願從事於牧畜也。
或謂郊外為牧,郊外者,郊野也,農桑之事,皆屬之矣。

然謙雖美德,專尚柔和,或致有輕慢而不服者,故柔宜濟以剛,則「利用侵伐」。

爻辭曰:「六二,鳴謙,貞吉。」

****「濟」,助也。
天道高明,其氣下降而助乎地;地道卑俯,其氣上騰而交乎天;是天地自然之道也。****

推之古老傳言,洪水之年,獺鑿穴於高處;大風之年,鳥不巢於喬木之梢;
昔江戶有大火災,前數夜,鼠連綿結隊,轉渡橋欄之外,避就他處。

【占例之115】

山本高聳地上,今入地中,有「謙退在下」之義,故曰「地中有山,謙」。

《象傳》換「利」字以「可」字,可者,謂當其時之可,可則用,不可則已。
上六之用師,豈得已乎?故斷曰「可」。

六五,不富以其鄰。利用侵伐,無不利。

斷曰:

  • 問時運:一生勞苦,目下萬事亨通,老運更佳。
  • 問商業:經營之始,百般勤勞,今基業已成,可以永遠獲利。
  • 問家宅:必是卅苦起家,積資成富,能復持盈保泰,家業可長保也。
  • 問疾病:死病成勞弱,天命有終。
  • 問失物:後可復得。
  • 問六甲:生男。
  • 問訟事:枉者自服,即可了結。
  • 問功名:得此勞績,自必升用。

後未幾,果如此占。

時已將暮,主人勸留明朝,不聽,提燈直發。

明治二十二年(1889),某貴顯來,請占某院氣運,筮得[謙]之[小過]。

今占國運,得謙之五爻,其辭曰「不富以其鄰」,「利用侵伐,無不利」,
蓋謂人居國中,往往有不事生產,徒羨他人之資財,竊效歐州社會黨所為。
政府雖寬厚待民,此中有不得不懲罰者,猛以濟寬,亦勢之不得不然也。

****君子戒其「盈」而守其「謙」,體聲化之功,察陰陽之理,萬事咸亨,而終身可行,
此所以為「君子之終」也。****

蓋山本高也,伏於地下,而不自以為高,是為「謙」之義也。遂以[謙]為卦名。

  • 問時運:目下雖處正運,然或有齟齬,宜自振作,不可一昧姑息也。
  • 問商業:所獲利益,防為他人分取,致生事端。
  • 問家宅:能以擇鄰而處,自得守望相助之義。
  • 問婚姻:得鄰近之女議婚,大利。
  • 問疾病:利用消伐之劑,吉。
  • 問訟事:宜取鄰人作證,得直。
  • 問失物:於鄰家覓之,得。

****堯之克明克興,舜之捨己從人,禹之拜昌言,
所謂恭已無為而天下治者也,其皆同行[謙]之道者乎?****

六以柔處柔,柔而未得其志,不能不濟之以剛,故曰「利用行師,征邑國」。

****故君子之謙,非委靡也,器大而識遠,基厚而養定。****

爻辭曰:「六五,不富以其鄰。利用侵伐,無不利。」

此爻變則為[明夷],[明夷]之初九,有「垂翼」之辭,君子涉難之象。

威德並著,然後能懷服天下,安往而不利哉!
故曰:「不富以其鄰,利用侵伐,無不利。」

一年夏,偶至羽州象潟湊,船舶輻輳,風景奇絕,為北海之大輳,氏留此數旬。

此爻不中而在上卦之極,即處[謙]之極。
處[謙]之地,而未得其志,所謂不得其平則鳴,故曰「鳴謙」,
與六二之「鳴謙」,誠中而發者,辭同而義異。

图片 1

山路險惡,至夜半,漸行四里許,猛聞山谷震盪,神魂驚駭,伏地傍徨。

【占問】

夫地至卑也,百步而上丘陵,人以為高,此咫尺之見而已。
四隅八極,相距萬里,高山峻嶺,不知其幾也。

《尚書‧泰誓》曰:如有一臣,斷斷兮無他技,其心休休焉,其如有容焉。
人之有技,若已有之,人之彥聖,其心好之,
不啻如自其口出,實能容之,以保我子孫黎民,尚亦有利哉。
亦可見其發揮休休有容之度也。
若無功而受其祿,無實而竊其名,是失其則矣。

至明年五月,某貴顯過東京紀尾井坂,猝罹暴徒之毒,
迄今西南有九三之塚,東京有上六之塚。

「不富」者,謂「不以己之爵位為富」,即「謙遜」之意。
本《虞書》「臣哉鄰哉」,鄰即臣也。

筮得[謙]之[明夷]。

****爻象
初六[謙]之始,卑以自牧也。
六二[謙]之中,積中以發也。
九三[謙]之至,以功下人也。
六四[謙]之過,不失其則也。
六五[謙]之尊,以武服柔也。
上六[謙]之極,反而自治也。****

且[艮]為身,互卦三三四為[坎],[坎]為險難,
三四五為[震],[震]為動,為知懼。

【占問】

一書生攜友人千眾葉人某介書來,曰:「自今將就學事,請占其氣運。」

****夫天下之事,始而亨者,十得八九,終而亨者,十不過一二而已,是終之難也,
故其終為「君子之終」也。****

《象****傳****》曰:无不利,撝謙,不違則也。

【占例之111】

此卦[艮]下[坤]上,是即山在地下之象。

謙柔庂過,或失威武也,聖人故發此義,防其過。

謙,亨,君子有終。

今占得五爻,知本年尚有匪眾未靖之象,不得不一奮兵威也。
我兵士之出征,軍用甚巨,
區區台灣之勢,有必不敷歲入,不得不以國帑償之,謂之「不富,以其鄰」。

此爻足以一陽居眾陰之中,眾陰皆順之,有「一人信任,萬民歸服」之象。

斷曰:

****君子存謙遜退讓之道,其心愈小,其德愈光,其志益虛,其道益高,
人雖欲逾之,而卒不可逾也,故曰:「謙亨,君子有終。」****

夫台灣之地,當明季為鄭成功所據,後為清人戰而取之,故島民常不馴服清國,
清廷苦其難馭,使滿洲人監之,滿人不通南方風俗人情,駕馭不奏其績,
唯以多得蠻人首級,受清廷賞譽為功。

****蓋其[謙]也,非以不足而[謙],正以有餘而用[謙]也。****

又互卦有[坎],大川之象。
一說「牧」為「郊外之地」,大川在郊外,故曰「用涉大川」。

既而震息,燈火已滅,昏黑不能行,躊躇無計,遠遠聞有人馬之聲。

斷曰:

上六為九三之應,雖惜九三之為人,廟議命討,不得已也。

《象傳》曰「卑以自牧也」者,正以釋「用涉大川」之義。

此卦山入地中,有地陷之象,
《易》爻經驗,未嘗或爽,然如此大數,未可妄言告人,唯心中畏懼,急切收拾行李而行。

斷曰:

爻辭曰:「六五,不富以其鄰。利用侵伐,無不利。」

****此卦下[艮]為山,上[坤]為地。
山本在上,退而居於地下,如人去高位而降下位,能以「謙退」而居下也,********故名此卦曰[謙]。****

此卦以山之高,下地之低,故曰[謙]。
以人擬之,有功高而居卑之象,恰與井田氏有功未賞相合。

《序卦》曰:「有大者不可盈,故受之以謙。」此[謙]之所以次乎[大有]也。

蓋上卦居夫多,多則裒;下卦居夫寡,寡則益,聖人設象,最有深意。

六二,鳴謙,貞吉。

「牧」者,馴養六畜之名。

****有文德,又有武功,愈卑下,乃愈高大。****

此卦以山之高,就地之低,以人比之,有高尚君子,不顯於世之象。

往前問之,答以因驚受地震,馱倒貨覆也。

此卦全卦中唯九三一陽為上所任,為眾所宗,有功而在下位者也。

  • 問時運:目下名稱藉藉,定多得意。
  • 問商業:得利。
  • 問家宅:家中積產富足,外面名聲亦好。
  • 問戰征:可鳴鼓直前,攻取中營,大捷。
  • 問疾病:是用心過勞之症。
  • 問功名:有必得之喜。
  • 問訟事:嗚冤得伸。
  • 問失物:即得。
  • 問六甲:生女。

占爻早隱示其兆,愈知天命之不可誣也。

君子見此象,稱量品物,宜酌量貧富,使人各得其平,[謙]之道在此,
謂之「裒多益寡,稱物平施」。

蓋三爻為成卦之主,大公無我,人好其德,未嘗期人之服,而人自服之。

某氏感謝而歸。後據所聞,某就居農場近旁,朝夕勞苦,「卑以自牧」,
屬僚下吏,相與共事,果得創業厥功,悉如此占。

一說九三一爻,以全卦言,為勞謙之君子;自六五而言,為過剛不服之臣。

****以此卦擬人事,有謙遜卑退之義,為德之基也,即禮義所由生也,唯君子能之。****

****諸卦以第三爻為凶地,唯[謙]能保終;
諸卦以第五爻為尊也,唯[謙]獨用武。****

然其間亦有功勞卓著,偶因意見不合,辭朝歸隱者,朝野矚望,
以為此公謙退避位,有高山入地之象,群情惜之。
朝廷因以人望所歸,勢不得不復征召。
此公以「勞謙」自居,不應徵辟,於是平日不平之徒,乘機啟釁,相傳而煽惑人心。
朝廷見之,以為不廷之臣,不得不用侵伐,是九三過謙,而敗於[謙]之象。

【占問】

爾後政府創行歐美文化,撫育人民,政令寬裕,世人名之曰「自由」。
一時多誤解自由之義,為可以放縱自由,不受朝廷管制,此誠盛世之頑民也。

「鳴謙,志未得」,「利用行師,征邑國」之辭,可玩味也。

此爻居大臣之位,上載柔順謙德之君,下有勞謙大功之君子,
己處其中,位得其正,故上無所疑,下無所忌,[謙]之善者也,故曰「無不利」。

子臨就學,得此卦,子將就高尚君子以求學也。

某院眾賢所集,今以陰居陰,氣運委靡不振,有登用九三之望,故曰「無不利,撝謙。」

****天之「虧盈」者,日月晦明是也;
地之「變盈」者,山川河嶽是也。**** ****鬼神之「害盈」者,妅雄末路,每為鬼神揶揄;
人道之「惡盈」者,暴富起家,多為群情怨懟。****

其器度之大,識量之高,是足令天下眾民畏服,
如此則天下無與爭功者,其位可終保矣,故曰「君子有終,吉」。

☆¸.•°”˜˜”°•.¸☆ ★ ☆¸.•°”˜˜”°•.¸☆ ☆¸.•°”˜˜”°•.¸☆

[大有]六五,以不自有而能有人,
[謙]之六五,以不自用而能用人,

就此五爻推之,明年值上爻,又有「鳴謙,利用行師,征邑國」之象,
不如今年剪伐,毋使復滋也。

於是謂馬丁曰:黑夜難以前往,不如焚火,以待天明,眾皆以為然。

《高島斷易》15-謙

附言:山入地中,地變也,有地脈陷落之兆。

九三,勞謙君子,有終吉。

他如老狐能知未來,鵲知前吉,雅知前凶,皆有令人所不可解者。

****六爻之象,下[艮]上[坤],[艮]止[坤]順,能止而不上,所以[謙]也。****

斷曰:

  • 問時運:盛運已過,目下未見得意。
  • 問商業:有名無實,宜整頓舊業。
  • 問家宅:防有怪崇,時作響動,用法鎮壓治之。
  • 問疾病:宜自調養心志。
  • 問六甲:生女。

****震世之事功,處之以虛懷,及其當大任,決大疑,藏大亂,離大惡,
世之退諉所不敢任者,君子未常不兼任之也。****

明治九年(1876),應某貴顯之囑,為占一事,筮得[謙]之[艮]。

****「盈」者[謙]之反,所謂「謙受益,滿招損」,「滿」則「盈」也。****

或曰:山各有脈,其形起於地上,其根發於地下,故山從地而上。

一日午後,結髮於旅店樓上,見室內船蟲蝟聚,初疑為此地常有,問旅店主。

明治二十七年(1894),占國家氣運,筮得[謙]之[蹇]。

爻辭曰:「六四,無不利,撝謙。」

上爻變而為[艮],見內外兩卦,顯現二冢之象,當時苦不得其解,
至翌十年,西海起一冢,十一年東京又起一冢,遙見東西相對。

《象****傳****》曰:利用侵伐,征不服也。

大凡涉江海之險,輕率急進則多失,寬容緩濟則無息,故曰「用涉大川,吉」。

當時任侵伐之權者,上六之臣也。
上六與九三,陰陽不應,《易》謂之「敵應」,是以曰「利用行師,征邑國」也。

爻辭曰:上六,鳴謙,利用行師,征邑國。」

某縣勸業課長某,以上京順途,過余山莊,
自云奉職某縣,意欲舉行勸業實際,購種牛於美國,改良品質,將勸牧畜,
並大開桑園,擴張蠶業,及蒐集米麥等良種,勉勸農業。
某縣知事,亦樂為贊成。初著進步,後日功效,尚難預知,煩為一筮。

☆¸.•°”˜˜”°•.¸☆ ★ ☆¸.•°”˜˜”°•.¸☆ ☆¸.•°”˜˜”°•.¸☆

****下卦三爻,皆吉而無凶;上卦三爻,皆利而無害。****

《象》辭曰:「君子有終」,亦不言吉。蓋不言吉,而吉自在也。

****通觀此卦,[謙]者,「兼」也,卑而能尊,故曰「兼」。****

****六五之君,虛已禮賢,不敢自作威福,一以委任臣鄰,
或用其「吉」以濟險,
或善「鳴」以作樂,
或取其「撝」以制禮,
或尚其「勞」以興師。****

迨曉,見有賷飛信過者,問之曰:
昨夜地大震,象瀉輳變陷成海,其他山谷傾倒,頓改舊形,聞之毛髮悚然。

千仞之山,自百里之外而視之,己沒而為平地,豈其山之不高哉?以地之能[謙]也。

此卦以山之高,屈而入地之象,故名曰[謙]。

小人亡而為有,約而為泰,是自滿也,滿者故難保其終;
君子則尊而能卑,高而能下,心愈小而道愈宏,志彌顯。

爻辭曰:「六二,鳴謙,貞吉。」

****無他,在不知「持謙之道」也,故《易》惟[謙]一卦,六爻皆吉,反此則凶,
《易》之垂誡深遠矣!****

****鮮克有終,此小人之所以為小人也。****

一說此爻在大臣之位,
初六「謙謙」,如一味謙虛,未免反失權勢,恐開輕蔑之漸,故誡之曰「撝謙」。
蓋謂謙而違其則,必招輕悔,唯不違其則,斯謂之「撝謙」也。

【占例之118】

取心念常在下,而不自滿亢,故「屈己下物」曰「謙」,「貶己從人」亦曰「謙」。

「用涉」「利涉」同,「用涉」者,謂「用謙道以涉之」,
不言期其利,而要無不利者也,故吉。

爻辭曰:「六五,不富以其鄰。利用侵伐,無不利。」

時楠田、三浦兩議官亦相會,兩氏謂余曰:
「井田氏有功勞於維新前後,人所共知,
明治四年任陸軍少將,後又任外國公使,今與余輩同在元老院。
維新功臣,各有爵賞,氏獨不與,余輩甚憾之。
故余輩欲謀代請,俾氏生時得拜恩命也。請為一占,以卜成否。」筮得[謙]之[升]。

此卦以山之高,入地之卑,
擬以國運,在維新之際,天下牧伯,懸命於軍門,脫萬死而得一生,漸得平定。
奉還數百年管領之封土,復古郡縣之制,非盡心力於國家者不能也,
蓋其勞而不伐,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

守之以虛,行之以遜,故亨也。

「以其鄰」者,謂願與臣鄰同心圖治,亦即「德必有鄰」之義也。

今歸我版圖,務鎮撫其民,專施恩惠,以得該地之輿情。
然彼一時不知戴德,亦無可如何;
在我官吏,亦苦於風俗之不同,言語之不通,每於施政,終相隔膜。

《大象》曰:地中有山,謙,君子以裒多益寡,稱物平施。

今聖明天子治世,又得賢明之臣輔弼,四海靜謐,太平有象。
當維新之初,諸侯奉命,勤勞王事,以奏復古之大業,各藩奉還封土,改置郡縣,
一時贊襄諸臣,皆可謂勞謙之君子也。

既而此年果有西南之亂,征討之議,某貴顯所專任。
戰經數月,賊軍撲滅,王師凱旋,既爻辭所云「利用侵伐,無不利」。

****夫造化之理,不足者常益,有餘者常損。
君子以不足留有餘,以有餘待不足,故有餘者終不至過盈,不足者終不至大損。
此兩兼之道,稱平之權也。****

斷曰:

****為君而利,為臣而亦利;處常而吉,涉險而亦吉;平治利,即戳亂而亦利。****

變而之[坤],[坤]六三曰「或從王事,無成有終」,是可見其[謙]之德也。

此爻柔而居[謙卦]之初,是謙中之謙者,為篤行之君子,而在下位者也。

[謙]者,德之本。
六二者,臣位也,人臣而過謙,恐流佞媚之嫌,惟其貞而正,故吉也。

****以此卦擬國家,
上卦者地也,下卦者山也,即以山之高,入於地中之象,是[謙]之義也。****

****後世不察,君耽暴慢,臣溺驕盈,擅權而虐下,
竊位而蔽賢,品尊而德益晦,名高而行益污,君不能終其位,臣不能終其祿,凶莫大焉。****

本文由威尼斯游戏手机版登陆发布于古典文学名著,转载请注明出处:《子夏易传》节选

上一篇:古典管医学之子夏易传·卷二·坤下乾上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子夏易传》节选
    《子夏易传》节选
    六四,无不利,撝謙。象曰:无不利,撝謙。不違則也。 斷曰: 剛者,物之健也,人之難御也,履重剛動而失之咎也,時無止也,人道無息也,故乾乾。
  • 古典经济学之围炉夜话·第贰14则
    古典经济学之围炉夜话·第贰14则
    每见勤苦之人绝无痨疾,显达之士多出寒门,此亦盈虚消长之机,自然这理也。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 古典文学之红楼·第三14回
    古典文学之红楼·第三14回
    可喜你天生成百媚娇,恰便似活神仙离碧霄。度青春,年正小,配鸾凤,真也着。呀!看天河正高,听谯楼鼓敲,剔银灯同入鸳帏悄。唱毕,饮了门杯,笑
  • 东周策精湛评析: 文信侯出走
    东周策精湛评析: 文信侯出走
    文信侯出走,与司空马之赵,赵以为守相。秦下甲而攻赵。司马空说赵王曰:“文信侯相秦,臣事之,为尚书,习秦事。今大王使守小官,习赵事。请为大
  • 北齐书: 卷四10贰·光武10王列传第三十贰
    北齐书: 卷四10贰·光武10王列传第三十贰
    康薨,子EC34嗣,建安十二年,为黄巾贼所害。子开嗣,立十三年,魏受禅,以为崇德侯。 城阳怀王淑,以永元二年分济阴为国。立五年薨,葬于京师,无